拥抱中国牛市梦,拥抱习李黄金十年

I、关于中国——牛市——梦

“中国牛市梦”这个名词是格隆自己杜撰的,里面包含了三个层次:梦、中国梦、中国牛市梦。

梦有两个层次的理解:
一,梦本身的内容与结果(美梦还是噩梦、实现了与否);
二、做梦的外在环境和条件。
大多数语境下,人们对梦最直观的反应和理解是第一层次的,也就是内容和结果,近几年比较热门的词汇“中国梦”,强调的明显就是一个可能的结果或者愿景。

但对梦想而言,更有意义的是无疑后者:做梦的外在环境和条件——按马丁·路德·金对美国梦的诠释:在相关环境、制度约束下,只要个体足够努力,就大概率能过上相对体面的、免于恐惧且有尊严的生活。

简而言之,梦不是结果,是一个对做梦环境(生活环境、制度环境、约束条件等)的要求。在这样一个环境和条件下,个体通过自身的努力能无限接近自己的梦想。这样的梦才是有意义的:
第一,  它属于个体,是个体自己独特的梦,而不是集体的一致的梦;
第二,  它的结果并不确定,但对多数人而言,经过努力,很可能实现,或者能无限接近;
第三,  这个梦的实现过程与结果让个体真正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幸福与愉悦,而不是被幸福!

目前阶段,有哪个梦比较符合这些要素吗?
有的,中国牛市梦!

格隆之所以无比喜欢证券市场,就是因为这是唯一一个我不需要看人脸色,不需要仰人鼻息,靠自己的足够努力就能离自己梦想足够近的地方,是唯一一个比我聪明,比我情商高,还远比我有背景的人最后的成绩却很可能不如我的地方

现在这个梦想已经有了外在的三大实现支点:降息+油价走熊+中国BBC(Built ByChina)计划

所以很多人在兴奋传送一个攻略:胡温十年,炒房!习李十年,炒股!



II 、狂飙突进的一周:这轮牛市梦的三个支点

这轮牛市梦靠谱吗?多数人的回答肯定是:是的。

因为有上周一周上证综指近乎狂飙突进一样的7.88%的涨幅作证,有上周五人类历史上最高的7100亿的成交天量作证。

上周五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A股成交量破7000亿人民币,超越美股历史上的成交量峰值(2007年7月26日,995亿美元,约合6100亿人民币),成为人类历史上一国股市单日成交量的最大值。这被形象概括为:就是有钱,就是任性!(目前美股平均日均成交量仅250亿美元左右。连A股的一半都不到。)

对于一个指数十年没有涨,只有做多才能赚钱的市场,哪怕是没有任何逻辑和理由地空喊几声牛市,也一定会博得大面积的掌声与喝彩。但总有少数不同声音(真理是否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天知道)——在昨日的一次高端论坛上,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称,现在所谓的牛市的“制度基础是不是稳当的、是不是牢固的,我认为我们股市的缺陷还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我就有些担心了,如果在一个制度基础不是很完善的情况下迎来了因为某种原因形成了一种羊群效应、形成了一种牛市,就不能避免过去我们中国股市存在的大起大落的状态。”

类似吴老这样经常提醒股市不具备牛市制度基础赌场论的人多半是不受欢迎的,就算这是一个在格隆看来在中国做经济学研究无比严谨的少数经济学大家,就算过去十年A股指数原地踏步充分说明了他的结论的前瞻性。但,这次,吴老有没有可能稍稍悲观了些

我们不讨论最终结果。结果在很长时间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所以讨论结果实际是一种自我循环论证的忽悠,是很扯的一件事——就像历史上无数农民起义时向追随者忽悠的愿景一样。我们还是讨论做梦的环境。

很明显,现在的大环境和大趋势是,中国股市已经进入一个各种短中长因素共振的初级牛市——是否会演变为大牛市,取决于其中的中期因素与长期因素能否持续!

A、三支点之一的短期因素:低估值+降息掺水
估值低是支撑牛市的确定短期因素之一,这个无需赘言,一张图说明问题:除了俄罗斯这种奇葩市场,在全球范围内比A股估值低的大市场只有港股。(全球主要市场市盈率水平, 基于过去十二个月盈利计算

 

至于降息,这个非常容易理解:当菜市场买萝卜就好了。无论央行出于什么目的,是主动行为,还是被动
行为,其现实结果都是往面盆里掺了水,面团就一定会膨胀——简而言之,如果菜场一个萝卜卖10元,央行再往菜场多注入一倍的钞票,萝卜还是那个萝卜,但所有商贩都会把价格改成至少20元。这种掺水游戏对央行而言易如反掌斌郭可以一直和你玩下去,如果你觉得很有趣的话!

什么?您问央行未来会不会继续往面盆里掺水?这个格隆就真不知道。不像美联储早早就提前告诉你它以后会怎么做而且实际情况多半八九不离十,老实说,哪怕是央行货政司的人,理解中国的货币政策基本都靠猜,而且猜对的几率很低。格隆只能从目前CPI、PPI水平(10月CPI增长1.6%)与走势判断,中国经济离通货膨胀还比较远,央行还有相当降息或者降准的空间(见下图)。

 

至于你说这种普惠制的全面降息是不是与政府定向调结构的长远战略背道而驰,是不是推迟痛苦、只顾眼前的权宜之计,你问我,我问谁去?

B、三支点之二的中期因素:油价走熊——我听见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
格隆撰写过长文阐述过油价的中长期走势与逻辑、影响(请参阅格隆汇官网www.gelonghui.com的文章),所以也不展开。只补充两张最新油价走势:

 

最新的数据是,NYMEX油价再次暴跌,已经到了65.99美元/桶。
这是不是很像陈楚生那首“有没有人告诉你”歌里的歌词:我听见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OPEC国家这次高峰会维持不减产,很明显是打落牙,泪水混着血水一起往肚里吞。对进口原油依赖度超过50%的中国无疑是欢呼的那一部分:就像格隆前期所说的,天佑中华,这次上天终于回馈了勤劳善良但却一直饱受磨难的中国一份非常意料之外的的厚礼!——感谢美国人孜孜不倦对各种新能源技术,尤其页岩油气的钻研。

之所以说这是个中期因素,是因为OPEC产油国与美国页岩油气的PK短期根本不会分出胜负。美国页岩油公司大多数的成本价在65美元/桶(布伦特)。换句话说,OPEC这场自杀式的价格战要使得油价在一个较长时间内低于65美元,OPEC才有赢的胜算,这还不算美国人灵光一闪的页岩油气开出技术再突破——就算油价低于65美元,多长时间才能弄死那些财大气粗的美国能源巨头,也是未知数。所以美国能源信息局(EIA)负责人谢明斯基得意洋洋宣称原油价格将在2015年中旬跌落至每桶50美元

格隆之所以把中东土豪与美国人之间的较量称为PK而不是多数人所谓的“死磕”,是因为这场较量根本不是一个平台的:面对美国人想追求更滋润生活而对页岩油气孜孜不倦的投入,筹码不多的中东土豪们唯一的有利武器就是通过杀油价的方式自残——这样美国人即使在页岩油气领域暂时受挫,他也在制造业等诸多其他领域获得了回报。这很类似围棋术语里的一个经典场景:活人与死人打架!——这描述的是这样一种较量:一方已经有两个眼了,活棋已成定局。另一方四顾无眼,唯有死搅蛮缠。


C、三支点之三的长期因素:以中国BBC计划(也即所谓的马歇尔计划)等行为为代表的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努力
这个因素,格隆在前期的文章里也有详细阐述(请参阅格隆汇官网www.gelonghui.com的文章)。相对于前面的短期因素与中期因素,这个长期支点是中国这轮牛市会否从初级牛市演变为大牛市的关键所在。降息只是个面盆掺水的数字游戏,油价是一个我们无法掌控的别人的战争,唯有经济结构转型成功,才有可能出现真正的大牛市,才有可能出现真正的黄金十年——否则,吴敬琏老先生的话我们就可能必须重温一遍:
“这是很完善的情况下迎来了因为某种原因形成了一种羊群效应、形成了一种牛市,就不能避免过去我们中国股市存在的大起大落的状态”

但无论如何,有了上述三个支点,格隆还是把前期说过的那句话再拿出来:有了以上几个因素,习李黄金十年,八成靠谱!



III、拥抱中国牛市梦——我们赚的永远是一个大趋势的钱——做一个追风者

好的,是三项因素共振形成的初级牛市!好的,能否转化成黄金十年的大牛市,需要观察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成效!

都认可,最关键的,你说,后面怎么办吧?!

当然是做个追风者,去果断拥抱趋势。哪怕做个短的美梦,也是好的

格隆曾经解释过为何会把“追寻有趋势的价值”作为格隆汇的重要投资理念之一:我们多数时候赚的其实只是一个大趋势的钱。我们只是很幸运地把自己放在了风口上——我们只是很幸运地偶尔替代佛祖管理一下钱财。

看过“Discovery”自然频道节目的人相信都对龙卷风这种难得一见而又惊心动魄的自然现象印象深刻:就算重达数吨的汽车也会象火柴盒子一样被卷到半空中。龙卷风肆掠过后,一切都不复存在,只剩下了地基。在狂野且不可琢磨的龙卷风面前,人类显得渺小而无助,避之唯恐不及。饶是如此,却有这么一群人努力想要追逐龙卷风,为了记录、了解、预报和防范龙卷风这种恐怖的自然力量,他们象战地记者一样把自己置于险境,让自己无限接近龙卷风。他们被形象地称为“追风者”。正是通过这些追风者的智慧、胆识、勤奋与敬业,我们才能如此近距离地真切见识这种看似混沌且狂暴自然天象的瑰丽与壮观。

某种角度,牛市非常类似龙卷风这种混沌天象,而投资过程则非常类似这种追风行为。

周五晚格隆与一帮基金界朋友闲坐喝茶侃投资,朋友问起格隆在资本市场这么多年一直活下来且活得很不错的秘诀何在?我想了想,回答:无他,追风而已。

这么回答并不是为了故意装酷。多数职业投资者最大的弱点就在于会经常高估自己的能力边界。事实上,任何一件事,只要你数十年如一日浸淫其中反复做,你必然会成为这个领域的所谓专家,除非你实在太过偏执和愚钝。投资也不例外。一般而言,一个人如果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多年,想做到不跑赢指数都难。但这并不表示你有多么睿智多么出类拔萃,随风而起罢了。换句话说,好的投资者应该,也只应该是个追风者,你只是恰好在合适的时间点把自己放在了风刮过的路线上,“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大风刮起时,猪也会飞。没有风的时候,凤凰与麻雀并无本质区别。

股市实际是一个非常类似龙卷风自然天象的混沌系统。曾数十年如一日追逐龙卷风,被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称为世界上最专业最著名的“追风者”蒂姆·萨马拉斯(Tim Samaras)说过:“我对龙卷风了解不少。但时至今日,我仍然不知道为什么这场风暴会产生龙卷风,而另一场则不会。”

格隆对股市的困惑与无奈与蒂姆类似。多年的投资经验告诉我,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并无能力提前预测市场会发生什么变化并依此做出投资决策,因此我涉足资本市场时会有个基本的假设前提:即我并无能力超越大环境太多。在这个混沌世界中,我们赚的终究还是一个大环境的钱,也即所谓的靠天吃饭。在大旱的时候不排除少数接近水源地的企业仍能活得很滋润,但只是个案,而且这种独善其身式的滋润也必定无法独立支撑出一个生态系统,因此也注定无法持久。

在大环境不支持的时候,自以为是地逆着风飞,最后的结果多半是以悲剧收场。候鸟如此,大基金经理如此,普通投资者亦如此。

追风有两种路径:追国家与追行业。

多数投资者的选股方式不外乎两条路径:宏观角度的自上而下,或者微观角度的自下而上。自下而上的选股方式与追风无关,本质上是一种完全依靠投资者自身的能力边界,一事一议的个案式挖掘。这种方法是个笨办法,但并不是一个坏方法,多数时候用这种方法是能够获取超越市场平均水平的收益的。但这种方法的缺点显而易见:无法复制,靡费人力,还很容易陷入盲人摸象,一叶障目不及其余的陷阱。

自上而下的挖掘起点是一个国家(或地区),虽然投资标的是上市公司,但其实质是投资一个处于上升周期的国家(或地区)。这种投资方法是典型的追风,即所谓的驭风而行。很难想象如果没有美国这么多年的持续经济成长,以买入并长期持有为特征的巴菲特恐怕基本没有可能创造他的投资奇迹。同样,我们也很难说服自己,在实体经济没有根本起色的情况下,日本股市单靠安倍的疯狂印钞行为能在目前基础上持续走牛。

与此类似的推理是,未来1-2年在A股赚钱应该会比过去变得轻松:中国这艘经济巨轮的速度在放慢,而且很多地方在漏水。顾此失彼的堵漏一度让赚钱变得很艰难。但油价下跌、中国BBC(Built By China)计划这两个强力水泵的安装,让船底舱里的积水远没有曾经看起来的可怕,而降息甚至让底仓以上的房间瞬间变得干燥温暖而舒适——这就是所谓的上升周期。

同样的逻辑也能解释为什么从去年初开始我就建议开始购买包括美国房地产在内的美元资产:美元已经进入一个中长期的上升周期,这是确定的风向!全世界都在等待的美联储加息的枪声只是让这个风刮得更剧烈一点而已

追国家需要全球化的视野、深厚的经济学常识以及敏锐的政治触觉,是真正的投资大家所为。从我个人而言更倾向的是追行业,即通过行业供需、行业毛利率等指标寻找景气度反转或者未来持续向好的行业,然后将该行业中的主要公司做组合式买入:以自己的能力边界判断风向,然后把自己摆在风要刮过的路上,剩下的事情就只是看你是否够幸运了。

追风如同冲浪,借助自然的力量勇立潮头,很刺激也很精彩,但追风本身有相当难度,也并不是购买了全额保险的无风险游戏——我们很难确知在如此狂飙突进的一周后,A股短期还有多少做多能量。去年5月31日有3名追踪并研究龙卷风的美国人在俄克拉荷马州风灾中死亡。这是第一次有追风者在追风过程中丧生,而且遇难者就包括格隆前面提到的大名鼎鼎的蒂姆·萨马拉斯。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发言人芭芭拉·莫非特的评论是:蒂姆·萨马拉斯是这个领域顶尖职业高手之一,一向非常注重安全。不幸的是,研究难以预测的自然力量时,从来没有百分之百的安全。

但我们依然要追风。投资如同远征,我们不能一直靠徒步。格隆的理解是:风,能给我们方向和翅膀!



IV、牛市——一个也不会少

在转入最后一个话题:牛市操作手法之前,格隆简单解答一下近期无数人疑惑的问题:已经沪港通了,香港占中的核心阵地旺角也清场了,两地70%以上的公司与市值是重合的,怎么就A股一边风景独好呢?(见下图,其中红箭头所指就是占中以后,港股、国内A股分道扬镳的刺眼大喇叭口走势)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OICE_333C793E-8886-4EB4-AED8-733CD4ECC5DF.0/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8.jpg

这个格隆不详细展开,只是简单讲几个判断:

A、既然是牛市,就一个也不会少(这里特指港股)。不可能A股一路高歌猛进,血缘关系基本一致(多数公司就是同一家公司)的香港市场会悄无声息。经历过香港牛市的人才知道什么叫牛市:上百亿市值的大型股票一年给你翻十倍。相比起来,A股的牛市真不够性感。所以格隆身边很多跨市场的人近期在做的一个工作:杀港股,调资金北上追A股,很可能会左右挨耳光!

B、港股估值比A股还低(见下图全球主要市场市盈率水平,这一波逆向后,港股显得更低了)。如果估值是投资的核心逻辑,如果互联互通是有效的,港股追落后是没有悬念的结论。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OICE_333C793E-8886-4EB4-AED8-733CD4ECC5DF.0/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9.gif


C、选一个不算题外话的论据——昨日结束的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结果(见下图),您就知道目前沪港指数的喇叭口在万有引力定律面前会怎么演绎: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也

 

上图是昨天(11月29日)台湾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九合一选举”结果。台上一度风光的执政党国民党历史
性惨败,蛰伏的民进党则狂胜。国民党目前在15席县市、六都中的四都执政,然而此次选举大败,原本执政的台北市、新北市、桃园县、新竹县、新竹市、苗栗县、台中市、彰化县、南投县、嘉义市、基隆市、澎湖县、金门县、连江县一一沦陷。悲观者认为国民党失去政权已开始进入倒数。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OICE_333C793E-8886-4EB4-AED8-733CD4ECC5DF.0/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11.jpg

D、牛市一个不能少,格隆特别要提醒的是银行
很多人想当然考虑了减分项:不对称降息会损失银行利差与盈利能力,但多数人忽略了加分项:降息对行业估值水平的提升。

负面的利润压缩是微小的,但正向的估值提升是更明显的

过往之所以银行股业绩一直很好,但股价一直不涨,估值压得那么低,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市场担心经济恶化,坏账增加。对于很多银行来说,坏账增加一个点,利润可能就没了。现在如果降息带来的是对坏账水平担忧的降低,多数银行估值再压在一倍PB以下就说不过去了(见下表)。


IV、牛市投资必须遵循的“格隆汇”军规

好了,我们该谈最后一个话题了:牛市到底如何操作?

华尔街有这么一个牛市投资原则:像雇佣兵一样交易——你在赢的这边战斗,而不是可能正确的一边。这多少解释了在不同市场环境下做投资应该遵循的一个基本原则:锚定价值研究,还是锚定行为规范。换句话说,如果目前看起来像一个小牛市,锚定行为规范(投资遵循一定的投资原则与军规)远比锚定价值研究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往往在牛市的多数时候,从业多年的分析员的投资收益会低于菜市场老大妈的原因。

格隆曾总结过牛市应尽量坚持的六条交易军规,现再分享如下:

1,做指数
牛市时(无论大小,大牛市尤其突出),指数最牛,所以尽量做指数以及指数的相关衍生产品(类似港股中与A股指数挂钩的ETF),既省时又省力。在牛市时试图通过自己价值选股的阿尔法来超越指数是书呆子的做法;

2,做贝塔
贝塔值高的行业会在无论大牛市还是小牛市中受益,最典型的如证券、保险、地产等;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