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曼昆:中国经济、股市、楼市与余额宝

 

近期,格隆汇会员婧暄不远万里只身赴美,对全球经济学界泰斗、哈佛大学终身教授、《经济学原理》作者格里高利·曼昆进行了专访。

曼昆,美国著名经济学家,29岁就成为哈佛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之一,他所著的《经济学原理》是出版史上最成功的经济学教材之一,还没完稿时,出版商就出价250万美元买下版权,从而创下经济学著作卖价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而该书首年销售量就达到20万册,其畅销速度和畅销数量又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可是,这位顶尖学者会亲自回复邮件,亲自辅导学生功课,却极少在公共平台露面,更极少接受媒体的采访。所以婧暄能够获得这次采访的机会,也尤为不容易。

曼昆对当下的中国经济有何看法?又如何看待中国GDP增速高于美国,但道指屡创新高,而A股却一直低位徘徊?他又怎么看待中国的房价以及余额宝的超额收益?所有这些问题都会在婧暄的专访中找到答案。

下面,我们就把婧暄的专访分享给大家。

婧暄:此前,有西方舆论发出唱衰中国经济、唱空楼市的声音,但近期不少经济学家认为,随着对外开放的发展,中国经济发展有着不可阻挡的步伐,您怎么看?

曼昆:关于中国经济最重要的一点是过去几十年的飞速发展,堪称人类历史上最令人激动的发展。这必须是予以支持的。我觉得中国在缓慢走向市场经济的道路上一直取得良好的进展,但仍然还有路要走。我觉得允许有更多的自由企业以及更多的私人决策,减少政府的控制,是正确的方向,当然,中国已经善于在这方面稳步前进了。

婧暄:在您的《经济学原理》中,您提及市场调控在经济运行中是非常重要的,您认为市场调控在中国是充足的吗?
曼昆:中国的经济处于一种自由企业与市场规则之间艰难的平衡。自由企业的盈亏取决于市场的力量,而不是政府的控制。一般情况下,政府的主要职能是保护企业产权和执行合同,但某些特定情况下,需要政府在仅仅保护产权和执行合同之外履行更多的职能。

经济学家认为最典型的因素就是外部效应,比如工厂产生污染,政府就有理由去干涉这个市场。如果工厂产生污染了,这就是一个外部效应,所以就需要政府站出来扮演引导市场力量的角色。举个例子,当今全球气候的变化就是一个影响着世界上每一个人的外部因素。

婧暄:您觉得中国的机会成本在哪些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曼昆:我觉得一个经济体最重要的资源就是它普及的时间——自从人类创造出经济的时间,并确保人们有价值地利用这段时间。人力资源和教育系统是非常重要的。所有国家都应专注于建设最好的教育系统。如果社会有更多的技工,经济将会更加繁荣,而教育是把非技工转向技工的关键。

婧暄:能否预测一下您对中国经济未来的看法?

曼昆:我觉得经济学家很不擅长预测。我们从经济史学到的是,经济学家倾向于不使用这方法。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看到一个十几二十年飞速发展的经济体,那么我会说接下来几十年的发展将会有所放缓。中国经济有一个了不起的20年,因此说接下年的20年重复这前20年的发展速度是不太合理的,但中国经济的未来并不会不明朗,只是增速有所放缓而已。

谈股市:
婧暄:中国的GDP增速高于美国,但道琼斯指数屡创新高,而中国A股为何一直在低位徘徊呢?
曼昆:这是个有趣的现象,GDP和股市倾向于有所关联,但根据国际经验,它们之间的关联性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强。有时候经济发展很快但股市并没多大起色,有时候股市起飞了但GDP又不是很令人满意。这是因为股市中含有大量的心理因素。股市是对现在所发生的和未来将会发生的一种赌注,所以它与实体经济并没那么强的关联性。GDP和股市都是不可预测的。正因这样,我给股民最好的建议就是要持有多样的投资组合。
股市具有全球性,股市的波动是因为投资者在对他们觉得未来会获利的东西上下注,这些赌注或是基于好的证据,或是猜测,或是理论和贪欲的结合。有趣的是,股市也是不可预测的。

谈房价:
婧暄:当前,有业内声音认为,为了提振经济,中国政府就得给房地产松绑。您觉得中国的房价是否合理?
曼昆:房价取决于对房子的供需。但在中国经过一段经济飞速发展期和人们收入的增加,对房子的需求已比以前高,这并不令人意外。长远来看,如果政府允许更多的房子建起来,房价涨幅最终会降低。
如果房价在中国部分地区变得过高,那么这种状况会鼓励企业着眼于中国的其他地区。

谈余额宝:
婧暄:在中国非常流行的互联网理财产品“余额宝”其实是一种货币基金,但是其收益率一度达到活期存款的20倍?您怎么看待?
曼昆:货币基金的收益率不可能维持一个很高的水平,(因为持续高收益)是不可思议的。


手记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脚步匆匆无心流连哈佛校园的美景,因为等待我们的,是全球知名的经济学家曼昆教授。我们深知这次采访机会的可贵,要知道,这位顶尖学者会亲自回复邮件,亲自辅导学生功课,却极少在公共平台露面,更极少接受媒体的采访。

在采访中,有着一米九几身高的曼昆教授始终带着最温和儒雅的笑容,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和蔼可亲的学者,29岁就成为哈佛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之一,2003年走入政坛担任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用一句古言表述,“经济界,学者易得,才子难求”。有人断言,曼昆拿诺贝尔经济学奖只是时间问题。

当我们开口提及大才子眼中的中国经济,他微笑着一直点头称赞,他说对未来中国经济十分看好,希望有机会的话再来中国看看。当问及会不会来中国买房,曼昆说,“我会考虑一下,我很喜欢中国。”

采访完曼昆,我们礼貌地离开了他整洁又紧凑的办公室,他的学生在门口等待着向他提问。我想,正是温和谦虚的气质,才帮助他写出《经济学原理》这样被全球经济学人仰视但行文却深入浅出的经济学教材。我们期待着通过他独特的方式,让更多的人读懂经济学。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