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手川隆:日本散户股神是怎样炼成的?

小手川隆:日本散户股神是怎样炼成的?
小手川隆

引子
长期跟踪格隆汇——港股那点事的朋友都会发现一个秘诀:格隆汇每周日分享的文章,一定都是格隆自己写的文章。今天有所破例,格隆分享一个在格隆汇潜伏很久的日本“民间股神”小手川隆的文章。鉴于他并不知道如何完成写作,只是提供了很多有关他自己的操作案例与投资报道,所以这篇文章实际算是一个对小手川隆自己提供材料的综合整理。

中国股市最喜欢的一个运动是造神运动:这是基于中国股市本质的投机性导致的获利的艰难——所以大多数人明知不可能,但也宁可相信存在股神,并乐此不彼把一批又一批股神推上神坛,然后这些股神又不堪重负,一个接一个陨落

但,以这么久与小手川隆的沟通,格隆相信,他确实做到了神一样的回报:最关键的,他并不乐于宣传自己,甚至从不代客理财——而这是多数中国股神造神运动后会做的一件事。

这也是格隆想把他介绍给大家的原因。

学习尼德霍夫起家的小手川隆
做投资的大多都知道美国天才投机家维克多尼德霍夫(Victor Niederhoffer)的故事,嗯,就是大神索罗斯曾经的战友,操盘手和顾问。但很多人知道他不是因为有多成功而是因为他失败。对,在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60岁的投机天才破产了,当然作为传奇人物,他很快又东山再起了,但是现在似乎没人提到他近年有啥建树。不过他破产后再起的1998年,日本NHK制作了一个电视节目《Money革命》,对美国当时蒸蒸日上的IT革命和金融创新进行全面报道,第一集就专门采访了这个传奇人物---维克多尼德霍夫。

不过我要讲的是股神不是这个美国佬,而是一个把他当偶像的日本人。这个日本人对他的美国偶像有多崇拜呢?他把自己的偶像名字作为在BBS上发言的ID了,嗯,这个IDB.N.F,为什么不是V.N.F呢?学过日语的朋友都知道,东方人(尤其日本人)舌头不灵光导致英语发音怪异,V不是念作Bui就是念作B,总之,维克多尼德霍夫就是这个日本新生代股神早期在网络世界里不朽传奇的起点了。

其实当时NHK那个节目自身既包含了日本人对当时IT革命以及金融全球化的影响积极评价的一面,也有对金钱游戏本能的社会性批判含义。就在这个节目播出的前后,日本政府正在大力模仿英国的“金融大爆炸”,积极推动民间资金从储蓄向投资转移,金融机构服务的IT化开始真正起步,交易费用大幅下调,散户被渴望吸引资金的机构们美其名曰为:个人投资家。不过让日本政府大失所望的是,到今年6月末日本的私人金融资产总额已经从当年的1400万亿日元升值到超过1600万亿日元,但现金和存款比例基本没有任何实质性改变

不过这种宏观上的缺陷丝毫不影响日本这个小岛上诞生出大神级别的牛散。虽然日经指数在安倍经济学刺激下,但现在也不过才回到历史高点的一半多一点点,但是在过去的20年里,日本的牛散却象雨后春笋般的不断涌现。以至于今年9月,一家东京券商为其资产排在前100位的散户们开了个晚宴,据当日有资格参加的一位格隆汇会员朋友说,他们100人在该券商的平均资产超过200亿日元。不过他们的故事总的来说都比不上B.N.F那样具有传奇色彩,因此我们还是回到股神诞生的现代都市传说上。


貌似技术天才?
那么股神到底怎么练成的呢?在拜大神前,我们先来看看他的一些交易,大家看下面这些股价走势图和交易时点,有什么发现吗?没错,按我们中国股市一些从来看不起他人的牛掰语言水说,总的而言,“丫的是短期交易,很多时候都跑的太早吗”之类的答案最多,也有不少有经验的A股散户朋友也很快发现,这个交易者老是在底部介入,把握时机的能力似乎很强,但是从股价走势来看没有一只算得上大牛股,靠看图做短期交易赚钱的牛人咱们A股也比比皆是。

这些理解都很正确。不过也正是凭着这些看似平凡的交易,这个日本小伙子很快从只有160万日元的小散蜕变成为日本新生代股神的代表人物——他叫小手川隆

当然这些交易发生的岁月里,谁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当时还是2000年代初期,他用B.N.FID在日本最大的BBS网站2chanel上和其他网络流忙以及DIao丝散户们交流每天的交易心得,除了觉得他对交易还是蛮有心得而且“蛮拼的”每天大量交易之外,大家也没太多关注他。就像现在很多QQ群里小散们膜拜股市神棍那样,涨了就山呼大神,跌了就一篇哀嚎。但日复一日,渐渐的他贴出来的交易记录显示单日盈利很快超过了一般日本白领的平均年收,这种不合常理的资金规模让BBS上“理性的”diao丝们出离愤怒,一阵猛烈的臭骂和尖酸的讽刺很快让这个叫做B.N.FID从那个日本最为自由而且无奇不有的网站上消失了。就像你是曾经在新浪BBS上活跃过的用户,还记得多少曾经的ID呢?对,大多都化为春泥,撒哟那拉了。


JCOM一战被迫曝光
但是时间转眼到了2005128日,也就是B.N.F逃离BBS大约一年半左右,日本证券史乃至全球发达国家证券史上都难得一见的肥指事件发生了。一只叫做JCOM的新股上市的当天,当时的瑞穗证券有一个倒霉蛋交易员下错了单,把JCOM一笔“61万日元卖出1股”的单下成了“1日元卖出61万股”,而临近开盘时很多人都下出一股90万日元左右的价格等着买入。虽然日本也有单日股价变动幅度的限制,不可能以1日元的价格成交,但是61万股是该公司发行股票总数的42倍,被这么大的卖单出现把很多散户吓懵了,疯狂的割肉出逃。但是只要是看过公司招股书的人都知道,这个原本不可能出现的卖单一定是错单了,而瑞穗证券在东京交易所没有强行撤单的情况下,只好自己掏钱反向买回JCOM股票,于是股价很快从跌停拉回到涨停。

这个千载难遇的机会被不少机灵的交易员们抓住了,当天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哪些券商特别是欧美外资大行交易员在这笔交易中赚了N多的钱钱,言下之意是蓝眼睛们都是不靠谱的,道德良心都被狗吃了。但实际上,这些赚大钱的外资投行的交易员并不都是蓝眼睛,很多就是当地日本人,而且并不为人所知的是这里面还有一位为格隆汇会员的中国人,按照他的回忆那天他和另一位同事在一个小时内为UBS赚了接近2亿美元,但结果是在日本强大的社会舆论下,无论是外资还是日资都把获利捐出来作为券商行业的基金,咱们这位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的朋友还被禁止交易好几个月。去年秋天格隆在北京调研时遇到他,已经在香港和伙伴经营一家对冲基金的他对此段历史依然还愤愤不平。

他的不平是有理由的。当天最吸引日本大众眼球不是这些大公司的精英交易员,而是三个日本散户,其中两人通过JCOM的交易赚了6亿日元,另一个多达20亿日元。准确的说,最让大众羡慕嫉妒恨的其实是其中两个年轻的散户,因为一个赚了5.6亿日元的那个是自己开公司的老板,有钱炒股不算啥。但另两个都是没工作的年轻人,嗯,就是咱们这些年说的“三无青年”或者“啃老族”。他们的利润没有一分钱需要退还,很多人都认为这个错单造就了两位亿万富翁。但实际上,当日赚取20多亿日元意味着必须动用超过40亿日元的资金。也就是说这两个所谓的“散户”,原本就是亿万富翁。由于这个赚了20多亿的牛散买的太多原本不存在的低价股票,大部分持仓是第二天证券公司用现金直接交割,按照规则他的名字被公布在大股东名册上,世间才知道东京近郊还有一个叫做20多岁的叫小手川隆的diao丝青年这么牛X闪闪。那么问题来了?那么多的钱钱从哪里来的?反正中国山东至今还没发现这么牛的diao丝牛散。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知道媒体不会放过他,终于在雷曼危机后,主要是2008-09年期间,他才接受了大大小小各种媒体的采访,于是他的经历逐步为人所知。但至今依然有很多人认为这个人不过是证券公司编造出来的“影武者”,用来骗散户佣金的。只是JCOM事件后,很快有人发现他的名字还出现在其他股票的大股东名册上,以至于现在每次日股的四季报出来都会有人去寻找他的名字,看看他还拿着哪些股票。随着时间推移,另一个JCOM事件里赚取超过6亿日元的散户也被挖掘出来,让大家惊讶的是,这个人当年和小手川隆一起混BBS的,当时其IDCIS,和B.N.F还有过不少对话,这些历史被人紧急挖掘出来,成为了解他们交易规律最为宝贵的历史资料,现在也是不少新手散户们膜拜的圣经。

不同于小手川隆。CIS在中国很出名,是因为他今年接受彭博采访而被内地网友疯狂转发CIS被称作日本最牛散户,据称年间交易金额超过万亿日元。但是他从来没有公开过自己的容貌和交易手法。唯一能作为其见证的公众人士是当年一起混BBS的战友B.N.F,也就是小手川隆。他们不仅早期在BBS上 交流,也在顶级散户的私下聚会中有过几次实际接触。但这些新生代股神中,只有小手川隆不仅接受过杂志的采访还上了很多次电视,其中包括日本最具有批判精神 的新闻主持人久米宏。久米宏当时刚从自己的招牌新闻节目隐退不久,但依然影响力巨大,因为他是日本民间媒体里最有性格的主持人,在节目里好几次当面让几任 总理大臣下不了台。但不懂投资的他成为至今为止最有时间近距离观察日本三无首富实际操作数百亿日元在股市厮杀的见证人,不知道算不同业界人士的巅峰对决还 是历史性机会的浪费。

那期间,久米宏见证了股神因为抄底雷曼的股票在9.15损失数亿,但到了年底又多赚回来12个 亿日元。但日本最牛新闻主持人两次电视采访,也没能告诉大家日本最牛散户是怎么炼成股神的。他的节目和威信只是告诉大家股神真的降临日本了,股神是多么的 不花钱,然后股神是多么的有钱。最牛新闻主持人的结论是:新日本人诞生了!其实潜台词是,那么有钱还不花钱,结果自然是通缩。

股神怎么不花钱呢?小手说他在新买的高级公寓楼下就近找了个小巷里的面馆请大名鼎鼎的久米吃了260日元的面,嗯,满大街最便宜的那种面。日本的广大人民群众只能在电视那边或者光纤的那头巴巴等着看年底股神的资产到底增加了多少日元。就像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真有一群蓝精灵。后来股神也不上电视了,大家只能等四季报出来去一页一页的寻找蓝妹妹的身影。

当然股神的存在自然让日本舆论惊呆了,日经新闻具有20多年的经验的老牌记者,大型券商的策略分析师都用不同疑问式对其表示质疑。但是悲催的是,他们的疑问很快被网友们给否决了,因为他们都犯了很低级的错误。90年代中期桥本内阁推动的金融大爆炸改革虽然没有彻底改变日本的金融结构,但金融生态的确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以前的常识不再适用了。股神大学毕业时没有去找工作,直接以160万日元起步炒股的一个原因就是互联网带来的信息开放和交易成本大幅下降。散户对股市的影响甚至超过了日本国内的金融机构,到现在日本股市的买超和卖超金额,多数时间是外资和散户的相互反向操作(见下图)。


股神有哪些特质?
东拉西扯说了这么多,那么股神到底怎么炼成的?除了他自己其实没人知道。从他过去在BBS的留言和接受采访时的情况来看,他的当日交易很少,一般会持有数日。更多细心的网友整理了那些有限的资料,包括前面我们看到的那几幅股价走势图,发现他买入的标准似乎是股价偏离200日均线20%,卖出时机是回到200日均线的10%左右。看起来似乎有道理,毕竟完全不看报告,不做调研,除了技术分析还有啥呢?最近他常年的好基友CIS接受彭博采访时就重复了他们的原则:买大家都在买的,卖大家都在卖的。但对于普通散户而言,这话跟没说一样。就像当年那个在春晚上靠冯巩卖头发的德国光头佬说:不知道怎么踢球?把球往门里踢!但丫的最后是没有把中国队带进世界杯的。

不过我们还是能从小手发给我们的资料里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股神的生活简朴,目的是专注,交易就是他的人生。跟人交往绝不失礼,但也绝没有一般日本人那么多礼。这种气质,在很多日本的专业人士身上都可以找到,日本人叫做“职人”精神。嗯,翻译过来,就是最近网上很流行的所谓“匠人情怀”。悲催的是,格隆问一个出身四川的业内人士匠人的产品究竟如何时,得到的回答是:锤子。。。

那日本的“职人”怎么样呢?就像日本体育界公认的棒球天才铃木一郎几次在接受电视采访时都反复解释的那样:自己的巅峰状态完全是来自对基础的不断重复---从用脑记练到到身体记,直到可以自然反应。小手川隆说自己仅仅看过一本入门书,对交易的熟悉完全是反复练习造就的。但是不为人注意的是,大学是法学系专业的股神对宏观的理解实际上也非同寻常。在2004年,也就是H股开始起步的那一年的某一天,他在BBS的一个帖子里对日本和中国介入汇市的影响做了很初略的分析,当时他预计会引发基础原材料商品市场的泡沫,并在4年后到达顶点破灭。后来具体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这种洞察力不大像是与生俱来的,他也不认为自己是天才,但这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谦逊,更像是实事求是的坦然。同样是2004年初的一个帖子里他写道:看了NHK的货币革命,维克多尼德霍夫真是个天才,我真心认为他才是天才。花了一年半把180万日元做到1亿日元以上时,我感觉尾巴都要翘上天了。但看了维克多的成绩,才知道自己多麽的渺小。1000万亏50万和10个亿亏5000万的难受,只有做到10亿以上才知道区别。做股票可能不能像维克多那样太过天才,做到比普通人好一点点大概最好。

着这样吗?要成为股神,要诀大概就是能做到比普通好一点点,恩,一点点!

一点点需要的就是只是专注和彻底。对投资的专注,把适合自己的投资风格贯彻到底。股神是怎么专注的呢?除了不买汽车,不带1万日元以上现金之类的怪癖之外,对别人的钱完全不感冒。投资界大神的孙正义曾专门找他管理自己的私财,一口就被回绝了:别人的钱管不过来。的确,久米宏采访他的时候,超过200亿的资金每日高速交易已经让他经常累得跟狗似的。很快他就花了170亿 日元在秋叶原买了一栋新的大楼,后来买了第二栋,最近小手说他在涉谷的三岔路口买了个很小的地盖了一栋楼,很快有人质疑涉谷这块地面积那么小,盖得估计都 找不到租户。但是竣工一看,大家发现那栋楼临街一面巨大的液晶广告屏才不由得感叹,股神做地产还是神。那么你可能要说了,都兼营做地产了还算什么专注和彻 底呢?请看本文的题目和前面那些股神曾经的实战交易解说图:我们只讨论股神是怎么炼成的!至于你练成股神后要转业什么的,到时候再说吧。


后期我们会专门再分享小手川隆的一些实战操作心得。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