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薄情的市场中寡义地生存

2016-06-29 18:33 诺依曼 阅读 6998

经过一个看起来“政治正确”的公投,英国要退欧了。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连公投结果出来之前博彩公司的赔率都没能看出来。当然,前夜的完美诱多,然后第二天肆意猎杀,要说最开心的,是市场中的空头,这是值得用一生来等待的盛宴与狂欢。就像中国人看欧洲杯还喜欢说人家是豪门盛宴一样很多人对6月23日英镑汇率那支大阴线意淫不已,构想着自己以百倍杠杆做空的情形。这似乎也对,用港剧的话来说,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

一、复盘:英国为什么会退欧接着悔退欧

政经人士普遍把英国退欧理解为民族国家与全球化的矛盾,或者理解为平民态度与精英政治的冲突。这种分析对我们小民来说大而无当,没有什么操作性。我们做市场的人,喜欢简单粗暴地复盘,将其理解为成本收益对比。

Clipboard Image.png

1、留与退的比较

留欧的成本是什么?就要承担作为成员国的责任和义务;收益是什么?最明显的就是单一市场。显然,如果留欧的成本或大于收益,或者退欧的好处大于退欧的后果,那么退欧就是对的,反之反之。

但事情不是一个不等式这么简单,还在于成本、后果和好处、收益是如何被认知的。如果投票的人不能对留欧的成本和收益进行正确对比的话,或者仅以自己有限的感知和信息进行对比的话,那么决策后的后果会很严重。

于是我们看到,英国人又悔退欧了。显然,很多人过高地估计了留欧的成本,过低地估计了退欧的后果。但是,怎么理解这个民意公投出来的结果?这对于以民意为导向的民主来说,似乎应该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

2、为什么说这次投票可能是错的:政治“底层技术”已经改变

有人以上世纪七十年代英国关于加入欧盟的公投进行比较,来论证此次公投的正当性。但是,不要忘了,那个时代还没有互联网,没有FACEBOOK,人与人之间的信息能力大致相当,投票结果不会极化。

但现在不同了,现在有了互联网,有了FACEBOOK这样的帝国(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就是这么称呼扎克伯格的),人与人之间社交网络的相互影响和渗透实在是太强大了。

卢森堡总理Xavier Bettel对这个事实愤怒地说:“要么结婚要么离婚,不能介乎两者之间。我们不是在玩FACEBOOK”。其实,他道出了本质,人们就是在玩FACEBOOK中投票的。处于社交网络中的平民对于自己的现状是很愤怒,很不满,可是他们选择出了一个双输的结果,他们可能只得到了选举结果公布出来时的瞬间快感,却不得不承担比其现状更差的后果。他们在看到市场振荡后开始疯狂查找欧盟是什么意思。这里我们不禁又想起法国心理学家勒庞的乌合之众理论,如果卡梅伦看过这本书的话,他会对公投三思的(当然,政客的心思最好别猜,猜来猜去也不明白)。

二、港股A股新思维

当下市场的联动性比以前不知道高了几个纬度。因而,英国退欧对全球市场的影响不言而喻。但是,市场中的投资者与英国投票人又有什么分别?他们都是玩着FACEBOOK和微信,在社交网络之海中互相影响、聚集,形成所谓的共识。这就形成了关于港股A股的新思维。

1、选择良善,不要阴谋论

前几天意外离世的原驻法大使吴建民先生在与某将军在电视上辩论时说出了一个很好的观点,就是不要把西方看成铁板一块,都有各自利益。英国退欧正好印证了他的观点。

其实市场也是如此。不要总怀疑人家恶意做空,更应该反思自己为什么给了人家做空的机会。以良善之意对待市场,市场也会以回报对待。“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只有如此,才有市场的新天换来。

2、多数人也会有暴政

其实这次退欧公投,从结果来看就是“多数人的暴政”,其后果很可能超过了民主过程的价值。个体的成本收益感知并不完善,由相互影响的个体投票产生出的结果是可以质疑的

市场的道理如出一辙。也就是说,投资者用货币投票也会像英国人一样犯错!这种群体错误是最值得等待的机会,或者说,市场其实是出现了策略意义上的黄金坑。

Clipboard Image.png

三、薄情市场中的生存策略

英国这次退欧,给人的感觉是想“吃在东家,睡在西家”,想要好的,不要坏的,给人一种薄情、不厚道的感觉。按道理,像英国这样的国家,如果对欧盟不满意,应该启动欧盟议事机制,与德法等国家进行协商,效果应该胜于公投。

德国和法国等欧洲领导人明显强硬,要求英国尽快启动退欧程序。薄情与寡义,在现实中充分演绎。这就引出了在当下市场中的生存策略选择问题,这是两种不同的价值观。

1、惩罚

这是最直接朴素的思考,也是多数“暴民”的逻辑。你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这话说给英国人听似乎并不为过。但这里面包含的市场可能性是值得人们好好琢磨的。如果是一种惩罚机制,那么市场结果会很不好看,是一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零和博弈。

无论他们嘴上怎么说,但政治家多半不会这么幼稚与冲动。

2、救赎

这是不大容易的思考,但往往就是现实。“他人虐我千百遍,我待他人如初恋”。这句话说的就是救赎精神。退欧公投结果既成事实,再去责备和怨愤并没有什么用处。相信默克尔和奥朗德等一众人等,会有一种救赎心态,来对待英国退欧公投——救赎他人,实际也是成全自己。

这就为市场提供了稳定的基础。毕竟欧洲的共同性基因还是非常明显的。

在薄情的市场中寡义地生存,实际上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也在表达着这个道理。

不要艳羡人家的盛宴和狂欢,你要在“多数人的暴政”挖出“黄金坑”时勇敢参与进去,在罪与罚中腾挪,完成自我和他我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