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款“撞线”MASH的GLP-1要来了?

GLP-1除了糖尿病和减肥外还有哪些想象空间?答案或许在MASH。2与27日,一家海外生物技术公司Viking Therapeutics发布了其GLP-1R/GIPR双靶点激动剂VK2735的最新临床数据,II期VENTURE研究成功达到

GLP-1除了糖尿病和减肥外还有哪些想象空间?答案或许在MASH。

2与27日,一家海外生物技术公司Viking Therapeutics发布了其GLP-1R/GIPR双靶点激动剂VK2735的最新临床数据,II期VENTURE研究成功达到主要终点和所有次要终点,患者在13周后平均体重较基线减少14.6kg。

这一消息直接让该公司股价大涨123%,一夜间,公司市值狂飙40多亿美元,达85.47亿美元(约670亿港元),与国内信达生物的市值几乎不相上下。

VK2735仅仅是Viking Therapeutic的一面,该公司还有更高的想象空间,在其四款核心在研药物中还有治疗MASH的VK2809,2023年发布的IIb期临床(VOYAGE研究)积极顶线数据,VK2809治疗12周可以显著降低受试者肝脂肪含量,最高平均相对降幅达到51.7%。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一周,关于MASH的积极研究数据频频传出。

BI在2月26日也发布了其与和Zealand Pharma共同研发的GLP-1R/GCGR激动剂survodutide(BI 456906)取得了统计学意义的显著改善。接受survodutide治疗48周后,83%患者MASH症状得以显著改善,而安慰剂组该数值为18.2%(p<0.0001),而且F1/F2/F3期肝纤维化没有恶化。基于这一结果,BI表示survodutide有望成为治疗MASH的潜在最佳药物。

再往前一周,海外数字疗法明星企业Better Therapeutics宣布其用于治疗MASH的认知行为治疗(CBT)平台获得了FDA授予的“突破性设备”称号。

事实上,MASH几乎可以纳入制药行业中最受期待有突破疗法的领域,因为该领域已经四十年未有新疗法获批,也是制药公司们频频碰壁的领域,大到阿斯利康、辉瑞等MNC,小到Intercept Pharmaceuticals、Akero Therapeutics等生物技术公司都曾在此折戟。

而MASH市场需求却极其庞大,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2020年全球MASH药物市场规模已经达19亿美元,到2030年将达到322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24.6%。中国MASH药物市场2020年达7亿元人民币,到2030年预计达到355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61.4%。

为鼓励MASH新药的开发,全球肝脏协会还在2023年宣布将其从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更改为代谢功能障碍相关脂肪性肝炎(MASH,Metabolic dysfunction-associated steatohepatitis),呼吁人们认识到精确疗法和以患者为中心的护理在治疗MASH中的重要性。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