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的故事才刚刚、刚刚拉开序幕

世纪IPO只是一个开始
上周五(11月7日),上市不足两个月的阿里巴巴(BABA)在美国在美国再创历史新高,收盘价114.56美元,这个价格较公司68美元的招股价已上涨68.56%,公司市值已达283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7829亿元——这个估值已经超越了当初上市前市场上哪怕最乐观的投资者的估计——这其中也包括了格隆——8月31日,在阿里上市前,格隆把对阿里的定价调整为1950亿美金(参见格隆汇官网文章——“格隆对阿里巴巴上市前的最后解读”),这个定价当时招致了市场几乎一致的批评,但现在回过头看,阿里轻舟已过万重山了。
9月19日阿里上市尘埃落定后,很多朋友都跃跃欲试,试图做空阿里,并询问格隆意见。格隆在9月21日的文章中(请参阅格隆汇官网文章——“格隆对阿里巴巴尘埃落定后的若干反思”)明确表达了意见,在此一字不改抄录如下:“这是个长期看好的品种。冲着短期的略微高估去做空,这是在和自己内心的不忿在较劲(人多少都有不忿他人太风光的内心情节),没必要,也不是赚钱的合理逻辑与正当路数。如果中国经济不出大问题,阿里不犯大的错误,阿里市值总有一天会上4000亿乃至6000亿美金”。
如果阿里占股比例20%的陌陌,以及占股比大约30%的蚂蚁金服上市进程不发生什么意外,格隆的以下两个判断是大概率成立的:
1、阿里市值会轻松突破3000亿大关并向格隆预计的4000亿进军;
2、念念不忘做空阿里的人,会因为战略上的错判而不得不去重新买底裤;


对竞争对手而言,阿里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企及
阿里上市时,有句经典的广告词是:昨天你对我爱理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这句广告词一度让无数被心目中女神拒绝了的屌丝热泪盈眶,并激励了一批人义无反顾撸起袖子干革命。
没错,马云是屌丝出身,但,阿里从来都不是——电商这个商业模式天生就是贵族。
阿里选择的商业模式是电商,电商是直接做买卖和支付的生意——格隆前期的文章专门强调过,人类所有的经济行为最终都会归结到支付环节——你的商业模式距离支付环节的远近,决定了你离屌丝更近,还是离贵族更近——所以我们看到银行一直是中国经济体系以及证券市场最赚钱、市值最大的行业,因为他们把持了最关节的支付节点并坐收买路钱(所以我们的股市一直没有起色,因为贡献股市主要利润和市值的永远是这批的死而不僵的老面孔,而没有空间留给新诞生的facebook、特斯拉这样的新崛起公司)。腾讯的微信社交看似热闹(用户在线时长、用户粘性等都远远优于淘宝用户,格隆身边很多朋友白天第一件事就是开机打开微信,晚上睡觉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也是瞄瞄微信朋友圈),但,社交说白了就是聊天,99%的人聊完天后做的下一件事是洗洗睡,而不是掏出银行卡付账。
这很类似中国足球队,所有队员无比勤奋地带着球满场跑,无比热闹,但就是不射门。阿里不跑,阿里只做一件事:把球放在十二码的罚球点,然后,射门!
所以腾讯需要面对流量变现的问题,所以张小龙需要绞尽脑汁考虑怎么让庞大的微信聊天人群从口袋里掏出银行卡,所以腾讯试图采用微信红包、嘀嘀打车、微信电商,入股京东等各种手段试图偷袭阿里的电商老巢,但效果不大——用一句粗话,腾讯这些动作是试图黑虎掏心,一把拽住阿里的睾丸,但最后却只是扯到了阿里的裤裆。对于BAT三家巨头来说,各自的老巢(腾讯的社交、百度的搜索、阿里的电商)都足够稳固和强大,很难被偷袭。所以我们看到马云做“来往”去南极烧企鹅,但最后明显南辕北辙去到了北极。所以我们看到腾讯搞微信红包,做电商的各种尝试,最后倾力支持刘强东这个“打手”,效果都不明显。倒是阿里注册“双十一”商标反戈一击,让刘强东义愤填膺:这个由阿里巴巴一手打造出来的不是节日的节日,从此京东等其他电商不能想用就用,想参和就随便参合了。
对于刘强东的愤怒,网上对此最捧腹的评论是:马云说,我只是把别人喝奶茶的时间,用来去注册商标了。
所以我们能够理解腾讯在7月7000万美金入股丁香园,10月又一亿美金入股挂号网这两家总部都在阿里老巢杭州的在线医疗公司——恶心马云也罢,打冷枪也罢,总之腾讯已经明白与其去做掏阿里电商老巢的无用功,还不如抓紧在类似移动医疗这些大家起点都差不多的领域尽早做些战略布局。腾讯入股网络彩票供应商华彩控股(1371HK也是这种务实思路的延续。
对BAT这几家竞争对手而言,阿里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企及。我们不知道阿里会膨胀到多大,但对于百度和腾讯而言,与阿里已经越来越不是一个级别:这如同金砖五国一样,大家当初都是一起玩的好基友小伙伴,但几年后就沧海桑田,俄罗斯已经根本没有资格继续呆在金砖五国内(请参阅10月12日格隆汇官网的格隆文章“全球化的终结: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那些忽悠去投俄罗斯股市的,应该先给自己洗个冷水澡),巴西的滞涨继续演绎下去,迟早也神话褪尽,泯然众人
很多故事是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但阿里不是。阿里的故事刚刚拉开序幕:阿里上市与融来钱后的批量收购只是第一步(我们拭目以待阿里的收购),第二步是蚂蚁金服,第三步才是大数据。所以很多看马云不顺眼的人都在告诉格隆一件事:随着万达年内香港上市,中国首富会重新变成王健林——在格隆看来,谈首富之争是一种无知的表现:
1、马云的钱是不借助任何非市场以外的手段赚回来的,这样的首富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首富;
2、你忘了,马云后面还有另一个庞然大物:蚂蚁金服。蚂蚁金服上市的估值乐观一点到1000亿美金完全不算过分(请参阅格隆在本文后面对蚂蚁金服的分析);
你看过“动物世界”吗?知道蚂蚁大军跨越丛林的恐怖阵仗吗?
所以,格隆在善意提醒一下:看马云不顺眼,骂骂马云就好了,他不会对你跨省的。但不要试图做空阿里。格隆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阿里会变成一个很恐怖的庞然大物,一个地跨全球的商业帝国——除非他自己犯错,自毁长城!


阿里已经渡过PC电商向移动电商转型的阵痛期
本周阿里巴巴公布了上市之后的第一份季报。因为很多投行已经开始正式覆盖阿里,相信各位已经看到不少关于阿里本次季报的点评,格隆就不在此过多讨论季报中的细节。格隆只提醒季报中有几个关键的运营数据
首先是三季度GMV仍保持同比48.7%的高速增长,手机端GMV的增长尤为迅速,高达262%。
其次是移动端的货币化率由二季度的1.49%提升至三季度的1.87%,基本可以消除移动端货币化率在上市后会出现回落的担心。管理层在电话会议中解释移动端货币化率的上升是因为移动端流量的提升使得更多的客户愿意为移动端广告付费。由于移动电商GMV占比的提升和货币化率的提升,三季度移动电商营收已经占到中国零售营收的29%。
当移动电商走上这样一个良性循环的时候,基本上就可以认为阿里已经渡过PC电商向移动电商转型的阵痛期了。
另一个比较显著的运营指标变化是运营利润率的下降,即使以调整后的NonGAAP运营利润率来看(把期权费用和无形资产摊销全部加回),调整后运营利润率也从二季度的51.7%下降到三季度的47.3%。影响运营利润率主要有三个因素:
一是UC Web和高德的营收在三季度并表,拖累了利润率,电话会议上管理层透露并表对利润率的影响有3.5个百分点。
第二个因素就是阿里巴巴对新业务的研发投入,包括手机操作系统,本地化服务和数字娱乐。
第三个因素是本季度阿里增加了市场营销的投入。由于阿里管理层表示会持续对新业务进行投入,运营利润率的下降恐怕是未来一段时间无法避免的趋势
最后一点让格隆印象深刻的就是季报中披露的阿里对员工的股权激励。在上市后的第一个季度,阿里对全体员工发出了30亿元人民币的股权激励。如果按照阿里招股书中披露的2.2万员工计算,平均每位员工在三季度收到的期权红包就有13.6万人民币。今年以来阿里累积发出的股权激励已经达到50亿人民币,平均每位员工22.7万元,尽显土豪公司本色。
据说应女嘉宾强烈要求,“非诚勿扰”节目组遴选男嘉宾时,对阿里男员工,只要未婚,就直接通过:嫁人只嫁阿里郎!


假如不靠收购,已经膨大的阿里还有多大膨胀空间?
剩下要讨论的问题是:阿里已经2800亿市值了,未来奔4000亿,乃至6000亿市值,靠什么?
在格隆看来,阿里巴巴已经平稳渡过了移动互联网的转型期,我们已无需太过担忧阿里当下的经营状况,而是应该思考一下体量已经膨大的阿里未来增长空间在什么地方。下面格隆只讨论阿里巴巴未来内生式的业务增长,也就是从阿里巴巴现有业务中延伸出来的增长,而不去考虑那些靠并购获得的增长——比如这个季度已经并表的UC和高德,以及刚刚披露的持股20%的陌陌都不在本文的讨论之内。
讨论阿里巴巴的内生增长,一定要了解阿里巴巴目前业务线的架构。在阿里巴巴的招股书中,有一张描述阿里巴巴现有业务架构的图表。格隆觉得这张图清楚的描述了阿里巴巴现有业务之间的关系、阿里巴巴的核心竞争力以及阿里巴巴未来业务延伸的方向,很多人忽略了这张图的意义。
 
         file:///C:/Users/glh/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jpg
这张图清晰描述了阿里金字塔型生态系统的三大组成:自上而下,分别为金字塔顶端的六大电商平台、金字塔中间层的三大服务平台,以及金字塔最底层的技术平台。
最上面是阿里巴巴的六大电商平台。这六大平台放在图的最上面因为电商平台是直接面向客户的,与客户的距离最近,客户对这六大板块的感知最直接。六大电商平台的下面是支撑阿里巴巴业务的三个服务平台体系,分别是:
(1)提供担保与支付功能的支付宝平台,也就是现金流动的渠道;
(2)提供物流信息服务的菜鸟物流,也就是商品流动的渠道;
(3)为电商平台上的卖家提供广告服务、以及将电商流量变现的阿里妈妈平台。
这三个服务平台是阿里巴巴电商业务的支撑,也是阿里巴巴核心竞争力所在。图的最下面是更加底层的阿里云平台,也就是支撑上述三个服务平台的技术平台
最上层的电商平台、中层的三个服务平台以及底层的技术平台都有各自延伸的足够空间与可能,下面格隆逐一解剖。
首先电商平台。
电商平台的扩展包括做广和做深两个维度。做广就是增加商品的品类,比如前段时间引起在线旅游市场震动的阿里巴巴在线旅游平台“去啊”——去哪儿不重要,重要的是去啊!估计去哪儿要吐血——格隆由此联想到的是,既然阿里土豪开始布局在线旅游,在该领域大格局既定的情况下,去啊就一定只是个幌子,手握大把美元的阿里土豪一定会收购!什么,你问收谁?我可没说它要去收携程,反正必须收购!)。还有以“天猫汽车节”为代表的汽车电商。这些产品都将阿里巴巴的电商扩展至新的品类。
做深的含义包括O2O电商与配送渠道的下沉,两者都需要中间层的服务平台做出相应的拓展来支持。O2O电商需要支付平台能够延伸到线下。而渠道的下沉则需要物流配送体系能够延伸到三四线城市甚至农村。支付平台延伸到线下的雏形就是手机支付宝,目前的手机支付宝已经可以通过二维码和NFC等方式支持一些线下支付的场景。而物流平台的扩展则是通过菜鸟来建立一个标准化的物流服务体系,并接入更多的第三方物流来实现。目前一个成功的例子就是天猫的大家电在接入日日顺物流之后有效的拓展了天猫在农村市场的份额。日日顺目前拥有7600多家县级专卖店和26000家乡镇专卖店,在全国2800个县拥有物流配送站。这种由菜鸟物流提供技术服务和数据支持、日日顺提供配送网点的合作显然是一种双赢的模式。
电商平台的扩展只是马云在2012年网商大会上提出的(电商)平台、金融、数据服务三大业务的第一步,金融与数据服务两块业务则蕴含着更大的潜力。金融和数据服务本来都是为了支撑电商平台的中后台服务,在上面阿里巴巴的业务架构图中处于中层和底层。马云的布局就是想要把自家的中后台业务打包成标准化的产品,让这些本来只服务于自家电商业务的服务平台和技术平台也能被第三方的用户所使用。目前看起来金融和数据服务两大业务板块中,布局更加完善是金融业务平台。因此余下的部分格隆就专注的讨论一下阿里巴巴的金融业务布局,也就是以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为前身成立的蚂蚁金融服务集团(简称“蚂蚁金服”)。


蚂蚁金服:马云花了巨大代价赎身的超级性感美女
很多人看马云不顺眼,甚至上升到对马云人品口诛笔伐,很大一个原因就是马云把支付宝(目前蚂蚁金服的主要资产之一)从阿里巴巴集团剥离了出来。这件事的是非不论,格隆只想带大家一起来看看,这个让马云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宁可付出巨大经济代价(参考格隆后文的展开分析)甚至人格供给都要剥离出来的是个什么东东?
是的,蚂蚁金服非常、非常性感!自古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多了去了,就不许屌丝马云这么干?更何况他干或许没有节,但有理有据!利己只有的,有多损人就真不至于。在阿里身上赚了个盆满钵满的杨致远计较这事,多少显得矫情。深谙中国做生意的方法,“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亚洲首富孙正义就从没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