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毒 北丐 先健 科技

西毒北丐之死

最近朋友圈被小船文刷屏,友谊的小船真是说翻就翻啊。但古龙说真正的知己不是朋友而是敌人。这观点金庸先生也应认同,证据就在《神雕侠侣》第十一回中:

【洪七公一见,脸色大变,本来瘫痪在地,难以动弹,此时不知如何忽生神力,一跃而起,大叫:“老毒物,欧阳锋!老叫化今日服了你啦。”说着扑上前去,紧紧抱住了他。

   杨过大惊,只道他要伤害义父,急忙拉他背心,可是他抱得甚紧,竟然拉之不动。只听洪七公哈哈大笑,叫道:“老毒物欧阳锋,亏你想得出这一着绝招,当真了得!好欧阳锋,好欧阳锋。”

   欧阳锋数日恶斗,一宵苦思,已是神衰力竭,听他连叫三声“欧阳锋”,突然间回光反照,心中斗然如一片明镜,数十年来往事历历,尽数如在目前,也是哈哈大笑,叫道:“我是欧阳锋!我是欧阳锋!我是欧阳锋!(重要的事说三遍)你是老叫化洪七公!”

   两个白发老头抱在一起,哈哈大笑。笑了一会,声音越来越低,突然间笑声顿歇,两人一动也不动了。

   杨过大惊,连叫:“爸爸,老前辈!”竟无一人答应。他伸手去拉洪七公的手臂,一拉而倒,竟已死去。杨过惊骇不已,俯身看欧阳锋时,也已没了气息。二人笑声虽歇,脸上却犹带笑容,山谷间兀自隐隐传来二人大笑的回声。

北丐西毒数十年来反覆恶斗,互不相下,岂知竟同时在华山绝顶归天。两人毕生怨愤纠结,临死之际却相抱大笑。数十年的深仇大恨,一笑而罢!】

QQ截图20160416164016.png

小时候读到这里就觉得西毒北丐才是真知己。也赞叹金庸先生的慈悲心,让欧阳锋在临死前恢复意识得以解脱,事实上,金庸小说中的反派人物大多都得到解脱的机会。但当时也不免叹息这两位正练、逆练过《九阴真经》的绝世高手真的就这么笑死了吗?

西毒北丐真正的死因 

这几年关注医疗行业尤其是关注先健科技(1302.HK)后,开始对心脑血管领域疾病有所了解,近日重读射雕三部曲,忽然脑洞大开,觉得西毒北丐并非笑死的,而大概率是心脏性猝死

西毒北丐死时约80岁,欧阳锋还略小洪七公几岁。死前先是任性的在拳脚杖棒上恶斗了四天导致疲劳过度(【二人日斗晚睡,接连斗了四日,均已神困力倦,几欲虚脱,但始终不肯容让半招。】),再到比拼内力一整天(【洪七公渐感内力消竭】【欧阳锋也已气衰力竭,支撑维艰】),真是武生意气,挥斥方遒,除了任性还是任性,此时已出现心动过缓的症状。最后实在打不动了,还通过杨过演练的方式进行了三天最强大脑的脑力PK,由欧阳锋破解了洪七公的36路打狗棒法。最后【神衰力竭】引发室颤猝死。嗯,真相一定就是这样!

其实不用到西毒北丐的80岁高龄,过了60岁就是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病高危人群。随着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中国心血管病患病率处于持续上升阶段。目前,估计全国有心血管病患者2.9亿,其中心肌梗死患者约250万,心力衰竭患者约450万,心脏性猝死发生率为41.8/10万人。每年我国心脏性猝死(SCD)发病人数超过54万,每天1480人因心脏性猝死离世,相当于每分钟有1人发生心脏性猝死。心脏性猝死抢救成功率极低,欧美发达国家在5%以下,而发生在中国的心脏性猝死能够抢救过来的不足1%,大多数人没等到入院就已经死亡。

冠心病、心肌病、慢性风湿性瓣膜病、心力衰竭、心律失常、先天性心脏病等患者都容易发生心脏骤停。有心脏病发作史、家庭成员有过心跳骤停史、心脏骤停幸存者、低射血分数,都是心脏骤停的高危人群。左龙大叔提醒,许多看似健康的人群,实际上也存在高危因素。最近的例子是在愚人节前一天,年仅65岁,以设计风格前卫时尚著称的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北京地标建筑银河SOHO的设计和广州歌剧院就是扎哈·哈迪德所创作)在美国迈阿密医院治疗支气管炎时,因心脏病突发逝世。这还是在心脏抢救生存率相对较高的美国医院内。在中国,马季、高秀敏、候耀文等众多家喻户晓的人物皆因心源性猝死离世。因此,心脏性猝死重在预防

据统计,由冠心病引起的心室恶性心律失常是我国心脏病猝死的主要原因(占80%以上),而引起冠心病患者猝死的原因中,80%—90%来自室颤(心跳太快,心室不停地颤动,每分钟可达400-600次,导致心脏不能有效收缩)。

QQ截图20160416164031.png

当患者的心脏不再正常搏动而处于没有规律地颤动时,病人会因大脑缺氧而不省人事,随后约10分钟内,心脏由无秩序颤动逐渐减弱,直至完全停止(想起了西毒北丐临死前哈哈大笑,笑了一会,声音越来越低,突然间笑声顿歇)。10分钟后,缺氧便导致了脑死亡。这时,就算把病人救活,病人也可能因脑死亡而成为植物人。这样凶险的死亡突如其来地降临,而黄金抢救时间只有十分钟。除颤每拖延一分钟,病人的生还几率就下降10%。因此,发生过冠心病、心肌梗死而伴有心衰的心脏高危人群,即使尚未发生室颤,也值得提前植入心脏起搏器,进行一级预防。

对于已经发生过室颤的病人(也就是“死过一次”的)进行的预防叫二级预防,我国即使是为开展二级预防植入的起搏器(带除颤功能),每年也仅两三千台,而人口不到3亿的美国每年植入病人体内的30万台起搏器中,70%是用于一级预防。我国心脏病猝死的预防需从二级预防走向一级预防

心脏起搏器在中国普及率为何极低?

心脏起搏器作为治疗心动过缓的唯一有效疗法,具有药物不可替代的临床价值。近年来,我国植入心脏起搏器的患者数目呈上升趋势。根据中华医学会电生理和起搏学会的统计,2014年中国起搏器的植入总量约为七万台。从2008年到2014年,中国起搏器的植入量年复合增长率为14%。虽然年年增长,但普及率仍然极低,在中国,总共只有3-5%的符合起搏器适应征的患者接受了起搏器的植入治疗。只有不到2%的新确诊的患者会在确诊后一年内接受起搏器的植入治疗。虽然在中国和国外主要发达国家,起搏器适应征的人群发病率基本一致,但起搏器疗法的在中国的普及程度还远远不及国外发达国家,例如,在2012年,欧洲的每百万人口的起搏器植入量为951台,而中国的每百万人口的植入量仅为34台。    

这与三个方面的原因有关:

1、 认知观念

如前文所述,我国连“死过一次”的二级预防率都不到50%,更不要说高危人群的一级预防了。眼下的中国,连许多非心脏科的医生都未必知道起搏器的作用进而向病人推荐,普通老百姓就更不具备这方面的知识和意识了。但,我们不少人也许有这方面的记忆——身边某位亲友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2、外资品牌垄断市场价格昂贵

由于中国企业目前尚未能够掌握起搏器的核心技术,并缺乏相应的产业化经验,国内起搏器市场长期被国外品牌所占据(美敦力、圣犹达、波士顿科学、百多力),各地医保对起搏器的覆盖也不足,其昂贵的价格使很多普通的中国家庭无法承担,导致病人失去救治的机会。

而西方国家的起搏器100%进入健康保险,医生的法定责任也要求他们必须对相关病人告知植入起搏器、除颤器的必要性。美国前副总统切尼已经换到了第三个起搏器,他就属于高危人群的一级预防。

3、 售后服务团队

起搏器的销售和植入不是一锤子的买卖,而是需要厂家有一支专业、稳定的售后服务团队,需要为植入起搏器的患者定期做程控,才能获得临床医生的信赖和认可。意大利索林公司就曾因为这一点而撤出过中国,去年宣布和微创医疗成立合资公司重新进入中国,能否重新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还有待观察。起搏器的售后服务要求高,这对于一个新进入者来说,无疑也是抬高了进入的门槛。所以起搏器在全球各个市场都出现了赢家通吃的情况。

如果达到欧美发达国家的植入率,中国每年起搏器的植入量将超过100万台,目前仅为每年7万台。因此,中国的起搏器市场还有极大的潜力,医疗需求极大,为了让中国更多的患者尽快受益于心脏起搏器疗法,开发和生产适合我国国情的国产心脏起搏器迫在眉睫。

美敦力的经济价值导向

以减轻病痛、恢复健康、延长寿命为使命的美敦力公司以其全球化眼光敏锐的捕捉到中国市场这一需求。

美敦力公司是心脏起搏器的发明者,于1957年制造出第一台便携式体外心脏起搏器,并于1960年制造出第一台可靠的可植入式心脏起搏系统。由此奠定了美敦力全球起搏技术领导者的地位。今天,美敦力依然掌控着全球超过50%的心脏起搏器市场,包括中国市场。

美敦力在中国的起搏器份额虽然超过50%,但每年也仅有3万多台,不到美国市场的10%,这和中国14亿的人口极不匹配,这种情况也同样出现在印度等其他发展中国家。作为全球医疗器械的领导者,美敦力开始了反思。

美敦力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奥马尔·伊什拉克日前撰文指出全球医疗系统正面临着严峻的临床和经济挑战,如果不及时修正,这些问题就会影响全球经济增长和发展速度。同时即使是最简单的疾病,全球也会有数百万的人无法得到治疗。医疗的未来需要新方法和新型创新。

QQ截图20160416164047.png

他认为发展中国家的医疗系统依然按照传统方式,看重医疗的数量,而不是医疗的价值。而美敦力公司在几年前就认识到日益注重价值的趋势,公司的进一步发展始于其所提出的“经济价值”这一理念,简而言之,“我们从客户对我们的期望中看到了转变。他们不只需要从我们的创新疗法中获得临床应用价值(治得好),他们也需要获得经济价值(治的起)。我们提供的产品或服务必须要提供经济效益,比如使医疗服务更高效,最大限度地减少系统浪费或扩大医疗可及性。

奥马尔·伊什拉克:“经济价值”这一理念,这已成为我们2012年所制定的经营发展战略的基石。

也正是在2012年,美敦力战略入股先健科技(1302.HK),持有先健科技19.0%的权本权益并拥有两个董事会席位,也获得了彼时先健科技及未来产品分销的优先谈判权。此外,该宗合作也确保了美敦力日后购买更多先健科技股权的机会(配套发行了两批可转债)。

2014年7月28日,美敦力和先健科技正式宣布扩大双方的战略合作,将在中国市场联合生产先健科技品牌的心脏起搏器。在此轮扩大版的合作协议中, 美敦力和先健科技强强联手,在先健位于中国深圳的工厂建立心脏起搏器生产软硬件设施,共同开发包括心脏起搏器和导线在内的技术先进、质量优秀、价格亲民的中国国产新产品组合。美敦力公司还将为先健科技进入中国心脏起搏市场的计划提供特定的技术、培训和支持,以帮助更多的患者改善生命质量。

先健科技的现金牛业务——心脏起搏器

也就是从美敦力入股先健科技开始,左龙大叔开始关注当时还在创业板的先健科技。在这老千横流的港股市场,如果有创业板民企公司说他要去生产心脏起搏器、去研发可降解铁支架,大家是不相信呢还是不相信呢?但有世界最大的医疗器械巨头背书就不同了,让大叔多了一份耐心和信心。和美敦力一样,我看好在美敦力支持下的先健科技心脏起搏器业务前景。

美敦力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医疗器械公司,但在中国市场上有点像纸老虎。中国企业的仿(shān)制(zhài)能力全宇宙第一,只要能被仿制出来的医疗器械领域,美敦力等国际巨头都纷纷落败,比如冠脉支架和先心病封堵器。

冠脉支架:是植入类医疗器械一个较大的领域,目前已经完全国产化,全国几十家生产企业,仅仅乐普、微创、吉威这三家上市公司就合计占据国内将近70%市场份额。这一领域要打破目前格局,要看可完全降解支架的发展了。

先心封堵:这是最早完成国产替代的一个子领域,乐普、华医圣杰和先健科技基本占据了95%以上的市场份额,新进入者,甚至是该技术的发明者AGA公司(2010年被圣犹达以13亿美金收购)重新进入中国,抢占市场份额的机会都不大。

冠脉支架业务被国产化打败后,美敦力仿佛看到了其起搏器业务的未来:一旦中国企业研发成功心脏起搏器,美敦力将面临失去中国市场的风险。而这并非危言耸听,乐普医疗旗下的秦明医学,微创医疗和意大利索林的合资公司都在逐渐接近这个目标。因此,在先心封堵业务上已经证明其优秀经营能力,同时坚持不走仿制路线而放弃冠脉支架业务的先健科技成为了其最佳选择。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2016年4月12日,先健科技公司心脏起搏器产线落成仪式于本集团子公司先健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举行。深圳市ZF领导、先健科技公司与其战略股东全球第一大医疗器械生产商美国美敦力公司的管理层、著名医学专家均应邀出席仪式。先健科技公司心脏起搏器产线的落成,不仅意味着先健科技公司已经拥有了生产心脏起搏器的先进技术和生产能力,还标志着先健科技公司与美敦力的战略合作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是先健科技公司成为心血管领域领先企业道路上的又一重要里程碑。

 先健科技起搏器项目引进美敦力的产品生产技术,质量上和美敦力产品完全一致。产品上市的前五年,先健起搏器将由美敦力包销,在国内用双品牌战略推广市场终端定价为美敦力品牌的70-80%(双腔起搏器进口品牌定价5万左右)。

由于有5年的包销协议,因此,前5年的销售情况实际上就是看美敦力在中国采用双品牌(变相减价打折)后的执行情况,鉴于美敦力在心脏起搏器领域强大的领导地位,左龙大叔觉得中国业务的确定性蛮高的,有60层楼这么高吧。

根据双方协议,美敦力承诺先健科技可获得25%纯利率。前两期产能每年10万台,预计上市后5年内达产。终端售价约3.5万,出厂价打五折,按几个参数测算,先健科技的起搏器业务在达产后每年可贡献4亿元以上的净利润,按20倍PE算,先健的起搏器业务可以有100亿港币市值。这100亿的估值其实就是美敦力心脏起搏器中国区业务的估值。如果认可美敦力CEO所说的提供“全球经济价值”策略,这100亿不算贵。

但,不要高兴得太早!

由于还需要做临床试验,要18年产品才可上市加上5年的爬坡期,也就是说这4亿元的净利润要7年后(2023年)才能拿到,对于很多投资者而言,等待一个季度都太长,何况七年!先健科技15年净利润约1亿元(扣除可转债的公允值影响),只考虑起搏器业务的贡献(不考虑其他业务的增长),到2023年公司能有5亿元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5%,如果相信美敦力在起搏器业务领域的拓展能力,这就是小确幸了。

除了利润,起搏器业务让先健科技进入了老年人市场,而之前的先心封堵器则是儿童市场,这是一个质的变化,和其即将推出的左心耳封堵器业务将形成合力。同时,有没有可能在和美敦力的合作过程中,先健完全掌握到起搏器生产的一整套技术呢?在医保尚不能完全覆盖起搏器的中国,先健会不会在为患者提供起搏器贷款方面做出医疗金融创新呢?在起搏器的售后服务领域,先健科技会不会发展出一套覆盖全国的慢病管理体系呢?

这些答案左龙大叔都不知道,但我们还有七年的时间去观察去跟踪,投资是一场马拉松比赛。

$先健科技(hk01302)$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