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速放缓至7.3% 最坏时刻或过去

来自国家统计局数据:初步核算,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41990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4%。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7.4%,二季度增长7.5%,三季度增长7.3%。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37996亿元,同比增长4.2%;第二产业增加值185787亿元,增长7.4%;第三产业增加值196125亿元,增长7.9%。从环比看,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9%。

国家统计局发言人盛来运表示,总计前3季度,国内外环境仍然错综复杂,经济发展仍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他指出,3季度经济增速确实有所放缓,但就业稳步增长,同时CPI数据也保持着非常好的稳定性,在当前国际环境下,中国已在经济增长方面已表现出色。

农行首席代表经济学家向松祚:经济增长的新常态,就是回归到正常的增长水平。中国经济的五个坏消息:1)增速掉到7.3一下完全可能;2)微刺激效果有限,政策效果下降;3)制造业和房地产增速放缓是必然,基本无策;4)金融风险快速凸显,银行不良贷款增速;5)全球经济复苏非常疲弱。

中金分析
GDP同比增速放缓主要是房地产市场调整带来投资增速显著下滑的拖累,同时也叠加去年同期高基数的影响。

GDP增速下滑符合预期。三季度GDP同比增速7.3%,较二季度降0.2个百分点。基本符合我们预期的7.3%和市场预期的7.2%。统计局三季度GDP季调后环比增速1.9%,较二季度略微回落,但强于一季度。GDP同比增速放缓主要是房地产市场调整带来投资增速显著下滑的拖累,同时也叠加去年同期高基数的影响。

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超预期回升。9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8.0%,较8月升1.1个百分点,高于我们预期的7.3%和市场预期的7.5%。9月工业增加值季调后环比增速0.91%,较8月份的低水平显著反弹。9月出口交货值同比增速10.6%,较8月大幅回升5.1个百分点,可能是带动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大幅反弹的主要原因。

固定资产投资继续放缓。1-9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16.1%,较1-8月降0.4个百分点,基本符合我们和市场预期。固定资产投资季调后环比增速0.77%,较8月的0.96%明显回落。

通胀回落,拉低零售名义同比增速。9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11.6%,较8月降0.3个百分点,基本符合我们和市场预期。9月CPI通胀率明显回落是拉低零售名义同比增速的主要因素。剔除价格后的零售实际同比增速较8月略有回升,显示消费维持平稳。

向前看,我们预计今年四季度GDP环比增速较三季度回升,同比增速与三季度接近,维持四季度GDP同比增速7.2%,全年7.3%的判断不变。

政策放松大方向不变。投资放缓仍带来经济增速下行压力,货币政策放松空间较大,包括继续降低银行间市场利率,向银行间市场继续注入流动性等。

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首席宏观研究员管清友:三季度7.3%,经济最坏的时刻暂已过去
三季度GDP同比7.3%,较二季度经济同比放缓0.2%,一方面因去年同期基数高,另一方面因房地产下行拖累固定资产投资导致经济内生下行压力大,但随着经济政策转向稳增长,预计四季度经济增长略好于三季度。

经济高度依赖基建投资托底。7、8月份政策由“微刺激”转向“新常态”,基建投资托底力度减弱;房地产销售弱、库存高,融资约束紧,促使房地产投资增速不断下行;终端需求不足,过剩产能仍未出清,制造业投资继续疲软;商业银行风险偏好回落,对私营部门信用收缩严重,融资条件偏紧导致其加杠杆的意愿不强。房地产和私营部门投资意愿不强,经济企稳只能依赖基建投资托底,无基建、不复苏。

出口稳而不强。真正计入GDP的是生产端的出口交货值数据,相对于强势的海关出口数据,其表现差强人意。三季度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人民币4月以来持续升值,再加上融资环境偏紧,制约出口进一步走强。

消费增速继续放缓。首先,房地产销售下行,促使家具、家电和建材装潢等消费均放缓;其次,前期经济下行、流动性收缩开始后周期影响消费。最后,“三公”消费和反腐的政策冲击仍在继续,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增速继续放缓。

经济转型中的积极变化。人口红利消褪,低端劳动力供给收缩,国民收入分配向劳动力倾斜,促使服务业、消费等第三产业继续高增长,第三产业吸纳就业能力增强;劳动力成本上升倒逼经济转向技术进步,从工业增加值数据看,高端装备制造和计算机通信等行业表现较好。

四季度经济将略有回暖,经济下行压力暂时缓解。一方面,经济政策转向稳增长,李克强总理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将在环保、信息消费等领域开工一大批项目、正回购利率连续下调、两月内SLF注资达7000亿,货币端开始放松;另一方面,认贷不认房等政策支持下的房地产销售似乎有回暖迹象。从中长期看,经济最恶化的时刻远未过去。过去房地产繁荣留存的严重过剩的重工业产能将长期制约中国经济。只有等待产能逐渐出清、风险暴露干净之后,经济才有可能迎来长周期繁荣。

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认为:经济三季度明显走弱,GDP的波动主要来自工业部门。货币政策有必要进一步放松,正回购利率仍有下调空间。目前短期资金并不短缺,全面降准并无必要。降息确有必要,以带动利率下行,但政策信号显示当局并不倾向此种操作。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