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S 采访彼得·林奇:投资者应该如何应对股市下跌

核心观点:本期报告精译的是 PBS 对彼得·林奇的采访 

1.对投资的看法: (1)卖出赔钱的股票,让赚钱的股票多跑一会儿;(2) 股市上有许多牛股,你要做的就是找到其中的几只就行了,必须要让你 的牛股弥补你的错误;(3)10 次投资能投对 6次就很优秀了,10 次对 9 次是不可能的;(4)在投资上不能等到彻底想明白再行动,必须得承 担一些风险;(5)考察的公司最多的人将在投资这场游戏中取胜。 

2.对 1987 年股市崩盘的看法: (1)股市崩盘的原因是市场涨得太过头 了,无论是从历史经验来看,还是从市盈率、股息收益率等所有统计指 标来看股价都高得难以置信;(2)股市在 1986 年 9月到 1987 年 9月的 12 个月里先涨了 1000 点,然后跌了 1000 点,可人们只记住了下跌;( 3) 1987 年的股市崩盘并不可怕,因为企业的基本面非常健康。 

3.投资者应该如何应对股市下跌: (1)1900-1995 年,美国股市经历了 53 次跌幅超过 10%的下跌,平均每两年发生一次,这些下跌中跌幅超 过 25%的熊市有 15 次,即平均每 6年就会遭遇一次熊市;(2)股市是 会下跌的,至于什么时候下跌没人知道,如果投资者不能承受这一点就 不应该进场;(3)时间对投资者有利;投资者不应该担心一时的下跌, 而是应该考虑股票 10 年、20 年以后的情况。 


 
彼得·林奇

对中国的投资者而言,彼得·林奇是一位耳熟能 详的基金经理。1977 到 1990 年间,林奇管理着 富达公司的麦哲伦基金。在此期间,麦哲伦的涨 幅超过了 2700%。1990 年,46 岁的林奇退休。 

林奇不仅在投资生涯中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而且 他本身的成长经历就是一个感人的励志故事。在 林奇 10 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他不得不在上 学之余做高尔夫球童,可正是这份工作让他获得 了富达的实习以及后来正式工作的机会,最终进 入投资的殿堂。  

本期报告的正文精译自 PBS 对彼得·林奇的采访,PBS 是美国公共电视网(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的简称。经我们与 PBS 的邮件确认,此次采访的播放时间是 1997 年 1 月 14 日,不过从采访内容推断,采访时间应该在1996 年年中。 

和股市的早期接触 

PBS:你最初是怎么对股票市场感兴趣的? 

林奇:我成长于 1950 年代,11 岁的时候开始当高尔夫球童。1950 年代,股市的表 现非常好。我在牛顿西部一个非常高级的俱乐部做球童,这个俱乐部有许多人,包 括公司高管,有些人会谈起股票,他们会提到一些上市公司的名字,我会去报纸上 查看这些公司的股票走势,一个月之后、一年之后再去查,当时我注意到这些公司 的股价上涨了。于是我就开始关注股市。当时我没钱投资股市,但我记得 1950 年代 股市的走势很强劲,许多人在高尔夫球场上谈论股票。 

PBS:你买的第一只股票是什么? 

林奇:当时我得到了上大学的奖学金,Frances Wimen 奖学金,其实这个奖学金有一 部分是助学金,他们给我 1000 美元,让我上波士顿学院,其中 300 美元是奖学金, 剩余 700 美元需要我做球童来赚。所以,我那时有能力攒一点钱,我在冬天也工作。 在我念大学的时候,我对航空运输行业做了一点研究。我看上了一家名叫飞虎的公 司。我投了 1000 美元,我记得我认为这家航空运输公司将成为未来的明星企业。我 买了这只股票,结果运气非常好,这只股票因为其它原因大涨。那时越南战争开始 了,这家公司运送了大量的士兵前往前线,股票涨了 10 倍吧。这样我就遇到了我的 第一只 10 倍股。我从 20 美元开始卖出,一直卖到 80 美元,这只股票的获利支付了 我读硕士的学费。 

PBS:你原创了“四倍股”“五倍股”等等术语,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奇:我一直很喜欢棒球。10 倍股这个词语来自棒球,股价上涨 10 倍就是 10 倍股。 在你的一生中,你不需要碰到很多十倍股。你只需要碰到少数几个十倍股就行了。 

PBS:这就是你的秘诀吗? 

林奇:秘诀是如果你投资大量的股票,其中有些股票的表现很一般,有些还可以, 但是如果有一两只涨势如虹,你的回报就很靓丽。人们通常的做法是一只股票涨了 20-30%,他们就卖出,他们会持有赔钱的股票。实际上人们应该反过来操作,卖出 赔钱的股票,让赚钱的股票多跑一会儿。 

市场上有的是牛股。我在管理麦哲伦基金的时候曾经写过一本书,我在书里列举了 在我管理麦哲伦基金期间涨幅超过 10 倍的股票清单,我投资过上千只股票,却从没 买过这个清单上的任何一只股票。这个清单上的十倍股我全都错过了,但我管理的 麦哲伦的表现依然很不错。所以,股市上有许多牛股,你要做的就是找到其中的几 只就行了。这就是我的投资哲学。你必须要让你的牛股弥补你的错误。 

在投资这行,如果你 10 次投资能投对 6次,你就很优秀了, 10 次对 9次是不可能的。投资和纯粹的科学不一样,在科学上,当你说“哦,我明白了”的时候,你会 想出答案。但在投资上,如果等到你彻底想明白了,股价可能已经翻了两番了。所 以,你必须得承担一些风险。

初入富达 

PBS:你刚去富达的时候,当时的股市情况如何? 

林奇:股市在 1950 年代大涨之后,表现得很不错,每个人都说,“现在是进场的大 好时机。”因此,许多人在 1960 年代初期和中期入场了,1965-66 年,股市在 1000 点附近触顶,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富达的。 

1966 年,我是富达的夏季实习生。当时有 75 个应聘者竞争 3个机会,但我给富达 的总裁做了 8年的球童。所以,这就是我这辈子经历的唯一一次面试,好像有点作 弊。1966 年我在富达做实习生,我记得,市场当年的收盘价是 1000 点,16 年后的 1982 年,市场的点位是 777 点。因此,1966 年之后市场经历了漫长的盘整。总的来 说,1950 年代初期,人们担心股市的走势,他们一直在场外观看,没有投资。股市 开始猛涨,最后他们终于在 1960 年代中期大举入场,结果碰上了股市触顶。 

PBS:所以人们其实是在错误的时间进场了? 

林奇:许多人在错误的时间进场。有很多的人本来赚了不少钱,有些人说,“好了, 我赚得差不多了。我再也不进场了。”他们可能想是这么想的,但后来可能还是又进 场了。 

PBS:你在富达的第一份工作待遇如何? 

林奇:当时我的年薪是 1.6 万美元。我是一名研究员,负责纺织和金属行业。我记 得第二年我的工资增加到1.7 万美元。你知道,这在当时是很不错的待遇。 

PBS:那时你还受到过其它工作邀请吗? 

林奇:我当时上的是大学储备军官训练团(ROTC),先在军队服役两年,然后在宾大 的沃顿商学院读两年研究生。所以,我加入富达的时候差不多25 岁。 

PBS:你执掌麦哲伦的时候多大? 

林奇:那是 1977 年,当时我 33 岁。 

PBS:当时麦哲伦是什么类型的基金? 

林奇:它是一只小规模的进取型资本增值基金。麦哲伦基金基本上创建于 1960 年代 初期。从这只基金的名字可以看出,它是一只国际基金,不过就在它于 1963 年成立 之后不久,政府就对海外投资设立了门槛和重税。因此,这只基金做的海外投资极 少。它有做海外投资的能力,但当时几乎没有这方面的兴趣,海外投资的成本太高了。所以,虽然这只基金的名字是麦哲伦,但它主要是一只国内基金。当我在 1977 年接管它的时候,基金的规模是2000 万美元。 

PBS:这是你第一次做投资组合管理? 

林奇:没错。1974 年,我成为研究部主管,我依然是研究员,后来在 1977 年 5 月 我成为麦哲伦基金的基金经理。 

PBS:但是股市在 1977 年到 1982 年间实际上没怎么涨,可你的基金却表现得很好。 你是怎么做到的? 

林奇:我觉得,灵活是一个关键因素。我的意思是,我什么股票都买,有工会的公 司、钢铁公司、纺织公司,这些股票全都在我的投资范围之内。我一直认为,到处 都有投资机会,我自己亲自研究我投资的股票。在我买的第一批股票里面有一只是 塔可钟,当时人们根本不考虑像塔可钟这样的小餐饮公司。所以,我觉得当时我们 表现不错就是因为我们会看各种公司,我一直认为,如果你考察 10家公司,你可能 会找到一家有意思的股票,如果你考察 20 家,可能会找到 2只,考察 100 家就可 能会找到 10 只。考察的公司最多的人将在投资这场游戏中取胜。这一点一直是我 的投资思想。 

PBS:1982 年麦哲伦是怎么开始出名的? 

林奇:在我执掌麦哲伦的头三年里,基金份额被投资者赎回了三分之一。当时,市 场还行,麦哲伦的表现也很好,但人们对股票不感兴趣,他们不管,他们在弥补 1950 年代和 1960 年代的亏损,因此赎回了份额。到了 1982 年,市场开始抬头,1982 年 8 月人们开始申购基金,从那开始到 1983和 1984 年,买基金的人就变得非常多了。 1982 年,麦哲伦的五年期记录是最好的,1983 年也是这样,人们通常会找投资记录 最好的基金,报纸和媒体也会这么做,他们一找就找到了麦哲伦。 

PBS:和我们谈谈你第一次上 Louis Ruckeyser节目的情形。 

林奇:我记得当时是 1982 年 10 月,在股市突破 1000 点之前的一两周,那时克莱斯 勒的股价是 10 美元,是我最大的仓位,我在节目上推荐克莱斯勒。上了节目之后, 我的亲戚朋友告诉我,“天啊,我们原以为你的水平不错。但你怎么能推荐克莱斯勒 呢?你难道不知道这家公司快要倒闭了吗?太疯狂了。”不过,这笔投资的回报不错。 

更有趣的是,1990 年我又上了 Louis Ruckeyser的节目,当时克莱斯勒的股价碰巧又 是 10 美元,这家公司之前分拆了股票,所以股价又跌回到 10 美元,我再一次在 1990 年的《和 Louis Ruckeyser 一起看华尔街》的节目上推荐了克莱斯勒。 

PBS:勾勒一下 1980 年代基金的增长。 

林奇:1982 年的时候,尽管我执掌基金已经 5 年了,不过基金的规模还不是很大。

1982 年年底市场开始真正发力,人们开始投资基金,1983 年 4月基金的规模突破了 10 亿美元。这在当时是很大的。我记得数字里面有许多零,就像是一个魔幻数字。 当时人们依然对股市非常感兴趣,有许多散户开始购买基金。他们买基金不是一买 就是 300 万或 500 万美元,有许多人买 2000 美元或 5000 美元。资金的流入量不像 潮水那么猛烈,但很稳定,每天都有人在买。 

PBS:假如我在你执掌麦哲伦的第一天投入 1000 美元,在你退休这一天,我会获得 多少回报? 

林奇:1977 年 5月 31 日,如果人们在麦哲伦投入 1000 美元,13 年后,到 1990 年 5 月 31 日我离开这天,这 1000 美元将变成 2.8 万美元。 

PBS:谈谈1986 年到 1987 年的变化。 

林奇:人们对待股票的态度从 1960 年代到 1987 年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周期。最初人 们痛恨股票,鄙视股票,如果他们在聊天中知道你是做股票投资的,他们立即改变 话题,根本不聊你的职业;后来,股市开始上涨,人们开始逐渐认真听你谈股票, 再到后来人们知道你是做股票的,他们会问你,“你看好哪只股票?”,你去参加宴 会,所有人都在谈论股票,到最后,人们会向我推荐股票,不仅如此,我查看他们 推荐给我的股票,这些股票三个月后都涨了。这是一个完整的投机周期。 1987 年的股市崩盘 

PBS:1987 年股市崩盘的时候你在哪里? 

林奇:我和妻子当时正在爱尔兰度假,这是我们八年以来第一次度假,我们是在崩 盘前一周的周四出发的,我们出发这天股市下跌了 55 点,那是我们第一次去爱尔兰 旅行。第二天周五,由于时差原因,我们在爱尔兰的一天快结束的时候,我打电话 回公司,得知股市又跌了 115 点。于是,我告诉妻子,“如果股市下周一还在跌,我 们最好回家。现在已经周末了,周末还在这里过。”结果,到了周一股市暴跌 508 点,我们就回去了。所以,我的基金在两个工作日里缩水了三分之一。按照这种速 率,这周肯定很难过。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回去的原因,就好像我能做什么一样。 我说好像,意思是在市场的这种崩盘中你几乎无能为力。但是如果有投资人打电话 过来问,“林奇正在干什么?”他们肯定不想听到这样的回答:“林奇正在打高尔夫 球。”他们肯定更想听到我正在看盘,研究对策。 

PBS:1987 年的股市崩盘为什么会发生? 

林奇:我觉得人们对 1987 年崩盘的研究不够充分。我认为,我们真的必须从正确的 角度来思考这次崩盘。1982 年的时候股市是 777 点,然后一路涨到 1986 年,涨到 1700 点。股市在四年里从 777 点涨到 1700 点。然后,股市在 9个月里又涨了 1000点。所以,1987 年 8月股市的点位是 2700 点。股市在 9个月里上涨了 1000 点,然 后在 2个月里下跌了 1000 点,在这两个月的最后一天跌去 500 点。所以,如果市 场在 1700 点盘整,没有人会担心,但是市场在 9个月里上涨了 1000点,然后在 2 个月里下跌了 1000 点,其中有一半是在一天里跌去的,人们会说,“这下完蛋了。” 这两种走势不同,但股市的点位一样。所以真正的问题是,市场就是涨得太过头了, 一直涨,涨到了无论是从历史经验来看,还是从市盈率、股息收益率等所有统计指 标来看都高得难以置信的价位,但人们忘记了在 1986 年 9 月到 1987 年 9 月这 12 个月里市场的点位基本上没变。股市在此期间涨了 1000 点,然后跌了 1000 点,可 人们只记住了下跌。他们认为,“天啊,这是崩盘。全完了。股市会跌到 200 点。” 但股市没有跌到 200 点。这是非常独特的情况,因为公司的业绩很好。你打电话给 上市公司,他们都会说,“我们搞不明白股市为什么会跌成这样。我们的业绩很好。 我们的订单很充足。资产负债表没问题。” 

PBS:这是不是你投资生涯中最可怕的经历? 

林奇:1987 年其实没那么可怕,因为我专注于股票的基本面。我会打电话给上市公 司,询问他们的情况,研究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业务和商业环境。股市暴跌有点可 怕,但你要问自己,“下跌是否将影响广大消费者?是否将导致人们不再买车、买房、 买家用电器,不再去餐厅吃饭?”你要担心的是这些。 

事实是,1987 年的大跌和 1990 年完全不同。在我 30年密切观察股市的过程中,1990 年的大跌是迄今为止最可怕的阶段。 

PBS:1990 年有什么可怕之处? 

林奇:1990 年距今差不多整整六年。1990 年夏天,股市在 3000 点左右。当时经济 状况还不错。萨达姆决定入侵科威特。我们面临的情况是科威特遭到入侵,布什总 统为保护沙特阿拉伯派遣了 50 万士兵前往沙特。人们当时非常担心,“伊拉克战争 是否将演变成另一场越南战争?”军界的许多有识之士说,“这将是一场艰苦的战争。” 伊拉克当时的军队数量在世界上排第四。他们在和伊朗的战争中打得真的很好。伊 拉克人非常彪悍。这将是一场漫长而又艰辛的战争。因此,人们对此非常担心,另 外,我们当时还遇到了一场严峻的银行业危机。纽约市的所有大银行、美国银行等 等,美国的真正基石全都深陷泥团。这和一些铁路公司陷入麻烦有天壤之别。银行 业的情况十分危急。  

你不得不希望银行系统能够挺下来,并且美联储能够明白花旗银行、大通银行、 Manufacturers Hanover、美国银行对美国的重要性,希望这些银行能够幸存下来。 另外,当时经济出现了衰退。和 1987 年不同,1990 年你打电话给公司,他们会说, “我们的生意开始下滑。库存开始堆积。我们的业绩不是那么好。”所以,当时你必 须要对所有这些情况有信心,你必须要相信不会爆发重大战争。1990 年你真的必须要对美国的未来有信心,而1987 年经济的基本面很好。 

PBS:为别人管理这么多资金会不会有很大的压力? 

林奇:问题不在于压力,我觉得没有压力,因为我热爱这份工作,我效力的公司是 世界上最好的,我的待遇也非常好。我可以考察我想考察的任何一家公司。我拜访 公司不需要获得批准,工作十分自由。压力不是问题,问题是需要投入太多时间。 我一周工作六天,就这样还是不够。 

PBS:谈谈你妻子在超市里面无意中为你发现的一只牛股的故事。 

林奇:我的运气很好,碰到了恒适这只股票。当时他们在波士顿、哥伦布等三、四 个市场试销一种称作蛋袜(L'Eggs)的产品。我妻子很会买东西,她买了一些蛋袜回 去,告诉我,“这东西非常好。”我做了一些研究,我发现女人平均每周去一次超市 或药店,每六周去一次女性专卖店或仓储商店。所有好的袜子、连裤袜都在仓储商 店里卖,超市和药店里卖的都是垃圾。恒适这家公司推出了这件产品,有各种尺寸, 非常贴身,价格也非常实惠。这件产品大获成功,公司的股票成了我最大的持仓。 我一直担心,其它公司会开发出竞争性产品,差不多在蛋袜上市一年半之后,有一 家名叫 Kaiser-Roth 的大公司推出了一款同类产品,名字叫 No Nonsense,并且在超 市和药店销售的时候就摆在蛋袜旁边。我说,“我一定得把情况弄清楚。”于是,我 就去超市买了 48 双不同尺寸、形状和颜色的连裤袜。我把这些袜子带到办公室,给 每个人发一双,我对大家说,“回家穿穿看,然后告诉我蛋袜和 No Nonsense 相比哪 个更好。”几周之后,人们告诉我,“蛋袜更好。”这才是基本面研究。所以,我坚持 持有恒适,这只股票涨得很好,后来被 Consolidated Foods 收购,后者现在的名字是 莎莉集团,恒适是它非常好的一个子业务。假如恒适没有被收购,它有可能是一只 30 倍股,而不是 10 倍股。 

投资者应该如何思考与应对股市? 

PBS:牛市在 1982 年发轫,当时的环境让人吃惊吗? 

林奇:1982 年是美国非常可怕的一个时期。二战之后,我们经历了 9次经济衰退, 1982年是所有这些衰退中最严重的一次。当时通货膨胀率高达14%,基本利率20%, 长期政府债券的收益率是 15%,情况非常糟糕。当时的经济状况真的是处于自由落 体状态,人们确实非常担心,“美国经济难道就这样没希望了吗?我们到底能不能遏 制通胀?”有许多时候,情况扑朔迷离,这时候你必须要对自己说,“我有信心,我 相信股票,我相信公司。他们能控制通胀。现在是反常情况。两位数的通胀是罕见 的事情,不会经常发生。”事实上,我们的一位投资人写信告诉我说,“你有没有发 现你投资组合中一半的公司现在都在赔钱?”我查了一下,发现他说的是对的。但 我对此做好了准备。我的意思是,“一旦经济恢复正常状况,这些公司就会有很好的表现。以前的所有衰退我们都成功渡过,没道理这次就走不过去。”后来经济摆脱了 衰退,而一旦我们恢复正常,股市就开始上扬。 

PBS:没有人告诉你将发生经济衰退? 

林奇:要是能知道什么时候发生衰退就好了。我不记得有谁预测到 1982 年我们的通 胀率将达到 14%、失业率达到 12%、基本利率高达 20%,这一年的经济衰退是大 萧条以后最严重的。我不记得有谁曾经预测到上述任何一点。衰退就这样发生了。 经济状况就是那样,非常糟糕。我不记得有谁告诉过我会出现这些状况。所以,所 有这些东西我都不担心。我经常说如果你每年在经济上花 13 分钟,你就浪费了 10 分钟时间。 

PBS:人们应该想什么? 

林奇:人们应该想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不是预测未来。如果你持有汽车股,你应该 对二手车的价格非常感兴趣。如果你持有铝业的股票,你应该对铝的库存非常感兴 趣。如果你持有的是酒店类股票,你应该考虑有多少人正在建造酒店。这些都是事 实。人们喜欢谈论未来将发生什么,或者经济衰退的平均持续期是两年或天知道是 多少年?没有任何理由证明某次经济扩张不可能持续更长时间。我的意思是,我考 虑的是事实,而不是预测未来。预测是水晶球之类的东西,这行不通,徒劳无功。 

PBS:小散户在股市上和大机构玩有获胜的机会吗?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