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暴涨暴跌股专题探讨之二:中国微电子

沪港通开通前,细价股炒风汹涌,但风潮过后,难免一地鸡毛。之前,格隆汇《莫名其妙暴涨股专题探讨之一:中国天然气》中提到的中国微电子(0139.HK)今天午后突遭洗舱,暴跌46.59%,股价在短短1个小时内腰斩。

下面是中国微电子今日暴跌的走势图:
 

 

该股今年多数时候在0.2以下横行,一直到7月30日传出广西金海集团主席符如林入主中国微电子之后股价从0.2元起步,在短短一个月内大涨近5倍,8月29日,中国微电子宣布,与控股股东符如林订立谅解备忘录,建议收购集付通支付公司全部股权,其在中国全国范围内进行互联网支付服务和在广西省、广东省和云南省三省范围内进行预付卡发行及受理业务,收购完成后将改名为中国金海国际集团, 消息刺激股价创出1.23元新高之后回落,当日振幅接近30%,最后收涨6%。随后一个月的时间,该股在0.9-1.1之间震荡,但是午后风云突变,股价在一个小时内腰斩。想要翻版瑞东在439(当时的英发国际,现更名为光启科学)的保兴资本(1141)受牵连难逃被洗舱的命运,股价三级跳水,全天大跌32.5%。
 

符如林是何许人?

根据公开资料,符如林是广西金海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掌舵人,旗下有投资管理、实业、百货,及商务酒楼等业务,涉及便民超市连锁店、农资物流连锁店、连锁店式广告业务、农产品生产加工龙头企业、及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系统设备产研及维护企业。他在资本市场中最早被人知晓是因为举牌在上交所上市的南宁百货。南宁百货大楼股份有限公司(南宁百货,600712)2012年2月2日晚公告称,自然人符如林举牌,目前已持有公司1730.7186万股股份,占南宁百货总股本的5.08%。根据2011年三季报,此次增持或将使得个人股东符如林跃居第三大股东。公告显示,符如林自2011年9月至2012年1月多次买入卖出南宁百货。其中,2011年9月,他以8.698元/股至10.18元/股的成交价格买入105.5995万股,并于去年10月份以8.44元的成交价格全部卖出。此后,符如林于2011年10月、11月分别以10.27元、9.011元的价格连续两次买入100股、43.3913万股,并于11月以9.1元的价格将买入的43.4013万股全部卖出。2011年12月,符如林以6.661元/股至8.808元/股的成交价格再次买入727.9647万股,并于当月卖出36.44万股。今年1月,符如林以7.324元/股至7.386元/股的成交价继续卖出2.4779万股,并以6.833元/股至7.398元/股的成交价买入1041.6718股。以此计算,符如林该项买入耗资约7000万元。

不过他的举牌并没有让南宁百货的走势得以逆转,举牌后的两年里,基本处于被套的局面,到今年的二季报割肉离场,退出了前十大流通股东。如果全部清仓了,那以南宁百货二季度最高价4.13来算,每股起码亏损2块以上,而且从南宁百货三季度的走势来看,符如林正是割肉割在了地板上,他因此错过了至少一波至少50%的涨幅。


他进入香港市场,一战成名的是炒作中国金融租赁,今年2月14日,符如林耗资1461万港币入股中国金融租赁4048万股,均价0.36元,当天,股价急跌26%,横盘两周后才开始启动。中间3月11趁跌势再度增持。股价再往上涨翻倍后,就甩手减持1310万股,套现1211万港币基本上收回成本。之后不停有新股东增持,一路将股价打到3块钱,现在符如林手中持有3184万股中国金融租赁,成本几乎为零,以今天收盘价1.77港元计算,净赚5 635.68万元。而中国金融租赁的市值也从开始的2亿左右市值一路暴涨至将近18亿。

开始提到保兴资本,又不得不说说之前格隆汇梳理过的壳王系列:高振顺和孙粗洪。(详情请登录格隆汇网站查阅香江股市幕后的那些壳王系列)

高振顺今年最得意之作——光启科学借壳英发国际令其控制的瑞东集团股价一天最高涨5倍,不过让市场憧憬能翻拍瑞东的保兴资本(孙粗洪控制)在中国微电子遭洗舱的时候也难逃一劫,股价大跌三成。

令人蹊跷的是,保兴资本(Poly Capital Holdings)从8月7日开始增持中国微电子,多数增持的时候都是股价大涨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是每次中国微电子大涨,都有保兴资本做推手,所以,这次中国电子洗舱他难逃大跌,也是这个原因吧。

最近几年,一些内地的炒家涌到香江,成为细价股的炒作新军,其中不乏猛人,例如“炒底王”郑建明、王平等,不过作为投资者,一旦参与这类股票炒作,就沦为案板上的鱼肉,多少人能自信在这些炒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动作中得以全身而退呢?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