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暴涨1000%!乐视“秽土转生”,贾跃亭本周又有大动作

再窒息一次?

在2015年那波牛市,趁着影视板块火热被炒到天上的乐视,股价也不过从年初的6、7块钱最高在5月份涨到45块。半年时间,涨幅大概在500%多。

然而从2020年7月21日,乐视网以0.18元的摘牌价从A股退市开始的半年多时间里,退居三板的乐视网涨幅超过了1000%,股价一度来到2.56元。目前股价2.11元,总市值97亿元。

乐视都退市了,为什么还能炒得起来,都是谁在炒?


1 乐视股价半年暴涨超1200%


乐视最近几天新闻不断,按时间线整理一下:

7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工体北路13号院3号楼1-4层及5幢不动产即世茂工三,最终以16.45亿元的成交价被北京卓睿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接手。

9月7日,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6.3亿元,执行法院为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关联案件为该公司与亦庄国际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相关保证合同纠纷。

至此,乐视被执行总金额已超61亿元。

9月9日,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105号3号楼1-14层不动产,也就是曾经的乐视网总部乐视大厦时隔两年再度被拍卖。

此次乐视大厦的评估价为8.18亿元,起拍价为5.7亿元,相比2019年11月份乐视大厦首次被拍卖时6.78亿元的起拍价便宜了1亿元。

不过,即使超过33万人次围观了此次拍卖,不过拍卖当天报名的只有1人。眼看即将开拍即成交。9月9日下午,乐视大厦停止了本场拍卖。

至于停拍原因,和上次乐视大厦拍卖停止一样是案外人对拍卖财产提出异议。那次的法院信息显示,提出异议的案外人是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9月12日,贾跃民、贾跃亭兄弟网上拍卖所持1.41亿股乐视网股权的结束。

其中,贾跃民持有的2000万股分为2个标的进行拍卖,最终均以1881万元的竞拍价成交;

贾跃亭持有的约1.2亿乐视网股票分为6个标的进行拍卖。其中包含2410万股的2个标的分别以2257.2万元和2276万元的竞拍价成交,包含股票9659.12万股的4个标的流拍。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竞拍乐视网股票成功的四个自然人李振中、许俊康、朱洪滨和罗成通均未查询到相关公开资料信息,可以说比较神秘。

以上成交的4410万股股票折合股价为1.88元/股,虽然6000多万的成交价与贾跃亭40多亿的债务相比杯水车薪,但相比2020年6月,贾跃亭持有2210万股乐视网股票以每股2.51元的价格被司法拍卖时,最终无人报名参与竞拍相比,算是前进了一大步。

不过,上次拍卖当日,乐视网的收盘价还只有0.9元。一个月后的7月21日从A股退市时,摘牌价为0.18元;本次拍卖当日,周五乐视网在老三板的收盘价为2.22元。

2021年2月3日起,乐视网以集合竞价的方式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交易,短短半年之隔,股价已暴涨超过1000%。按最高价计算,涨幅一度达到1247%。

虽然因为体量不大,导致一般退市后进入老三板的股票也不乏被疯狂炒作。但市场哪里来的信心,要如此追捧这样一家已经“千疮百孔”的公司?

难道还有人在赌乐视会重回A股?


2 法拉第有没有未来


无论如何,这份信心绝对与基本面无关。

根据乐视网8月31日披露的半年报,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96亿元,同比增长38.55%;归母净利润亏损1.87亿元,较去年同期收窄30.65%;截止2021年6月30日,乐视网PC 端和移动端累计注册用户数分别约为0.23亿和0.74亿。

虽然业绩看起来差强人意,但是财报显示,乐视网目前的资产总额为40.21亿,而负债金额则达到了216.38亿。资产负债率645.33%,仍然处于严重资不抵债的情况。

 数据来源:choice

这并不令人意外,2007年至2016年,乐视网通过财务造假一共虚增收入18.7亿元,虚增利润17.3亿元。从上市之前到影视投资最火的那几年,乐视从未实现盈利,别说如今早已“臭名昭著”了。

市场之所以仍然没有对乐视失去希望,很大程度上是对贾跃亭极力鼓吹的法拉第未来心存幻想。

上周五,贾跃亭发微博表示将在9月19日,也就是本周日在FF美国总部举办“919Futurist Day(未来主义者日)”庆典,并在庆典上发布FF91量产交付进展情况。

这个消息有没有对昨天贾跃亭兄弟乐视网股权的拍卖产生一定帮助,无法确定。不过并没有对FF的股价有所帮助。

今年7月22日,FF以13.78美元的发行价美股上市,首日边经历了从盘前大涨44%到盘中一度破发,最后收盘转涨1.45%的刺激之旅。

9月10日,FF股价收跌2.6%,报8.96美元,最新总市值29亿美元。较上市首日的45亿美元已蒸发将近一半。

乐视与FF不但通过贾跃亭其人联系在了一起,更重要的是,在2020年7月FF的重组方案生效后,贾跃亭把全部债务转接到FF的信托基金。自己从此无债一身轻,反而把自己的债主变成了FF的股东。

目前,FF中债权人转换的持股比例为17.2%,按照最新的29亿美元计算,这部分股权不足5亿美元,距离偿还贾跃亭所欠的29.6亿美元债务仍然遥遥无期。

再来看FF,这家公司从2014年在美国注册开始,2017年发布了首款车型FF91,但至今没有达成FF91的量产。

也就是说,FF91仍然活在PPT和发布会上,除了超过1.4万订单的订金,这款新能源中的豪车至今没有为FF创造营收。

据称,FF91将于2022年上半年完成交付,FF81和FF71两款车型也分别将于2023年和2024年底实现量产。不过在这款号称“全球地表加速王”、目标是颠覆法拉利的高端新能源车问世之前,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不过,今年前8个月,中国的新能源车销量已经达到近180万辆,连续六年产销量居全球第一。

前8个月,宏光MINI卖了22万多辆,特斯拉Model 3和Model Y加起来卖了15万多辆,比亚迪汉5万多辆,理想ONE也有48000多辆。

虽然新能源车市场还有相当广阔的增长空间,但FF迟迟不上市,未来能在国内竞争得过业已赢得市场信任的各大新能源车品牌吗?


3 结语


事到如今,贾跃亭是否回国已经不再重要。对债权人来说,FF正常运营,成功把贾跃亭的债还完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FF91至今未能量产始终是个重大缺陷。在去年流动性泛滥,美股集体狂欢的时候趁乱上市或许是个好主意。不过等到加息周期来临,这个缺陷就会随之暴露。

所以,目前还是寄希望于周末的“919Futurist Day”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好消息吧。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