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中华:如何学习理解“共同富裕”?

本文来自格隆汇专栏: 梁中华宏观研究

从居民收入端和支出端,分阶段促进共同富裕。

8月17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再次强调了促进共同富裕。为何要促进共同富裕?如何促进共同富裕?后续的政策推进如何?我们认真学习和领会经典论述,谈一些自己的学习体会。


1

为何促进“共同富裕”?


我们的理解是:我国已经进入新发展阶段,面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必须贯彻实施新发展理念,而新发展理念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促进共同富裕。

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已经指出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0年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中位数为27540元,这意味着有一半居民每月的可支配收入不足2300元。截至2020年,我国60%居民的平均月收入可能在3000元以下。去年5月份,总理强调中国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面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促进共同富裕是贯彻新发展理念非常核心的内容。今年1月份,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在介绍新发展理念时,第一个方面就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共同富裕”,并且指出“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是关系党的执政基础的重大政治问题。我们决不能允许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穷者愈穷富者愈富,决不能在富的人和穷的人之间出现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根据817日会议表述,从发展阶段来说,改革开放后,“我们党深刻总结正反两方面历史经验,认识到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打破传统体制束缚,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推动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所以当时的工作重点是发展经济、发展生产力而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采取有力措施保障和改善民生,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促进共同富裕创造了良好条件。我们正在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必须把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作为为人民谋幸福的着力点,不断夯实党长期执政基础。”“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

所以在《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一文阐述新发展理念的第二个方面就是“不再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论英雄”,而这种变化并不是今年才开始的:“20121215日,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我强调不能不顾客观条件、违背规律盲目追求高速度。2013425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我强调不要把国家确定的调控目标作为各地经济增长的底线,更不要相互攀比甚至层层加码,要立足提高质量和效益来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追求实实在在、没有水分的生产总值,追求有效益、有质量、可持续的经济发展。

我们认为,未来经济增速快慢不是政策上唯一的考核指标,关键是追求高质量增长,构建新发展格局。


2

如何促进“共同富裕”?


我们认为,可以从居民收入端和支出端两个大的维度去理解促进共同富裕的政策措施。

收入端可以分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等三个方面。初次分配可以说是市场主导的收入分配方式。例如,对平台经济的监管部分可以归入“初次分配”的范畴。平台经济不断发展壮大形成垄断优势后,对一些领域的就业和收入形成一定影响,在强调效率和公平兼顾的背景下,对平台经济进行监管和规范是必然趋势。其实全球很多国家都会有“反垄断”监管,“反垄断”本身就是一个处理效率和公平关系的过程。

在初次分配方面,817会议还强调“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合理调节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要加强对高收入的规范和调节,依法保护合法收入,合理调节过高收入”所以后续政策上或许也会推进调节高收入、打击非法收入的工作,“重点鼓励辛勤劳动、合法经营、敢于创业的致富带头人”。

再分配强调的是政府部门对初次分配收入进行调节,尤其是财政、社保,预计会增加对高收入、高财富群体的税收力度,通过转移支付等方式支持低收入群体。

三次分配可以说是本次关注的要点,它是指居民或企业在道德等因素的影响下,自发自愿地通过慈善、志愿行动等方式,去帮助、救济贫困、弱势群体的分配方式。根据817会议,“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也会成为促进共同富裕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

在支出端,我们的理解是,降低居民“刚性支出”领域的成本,尤其是教育、医疗、住房等方面。对于居民必须要支出的领域,要降低居民的生活负担。所以在医疗领域,过去几年政策上通过取消药品加成、带量集中招采和加强成本控制,降低药品耗材价格。今年5月份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指出,“深化医疗服务价格改革,要规范管理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建立目标导向的价格项目管理机制”,“要结合医疗服务特性加强分类管理,对普遍开展的通用项目,政府要把价格基准管住管好;对于技术难度大的复杂项目,政府要发挥好作用,尊重医院和医生的专业性意见建议,更好体现技术劳务价值。”一系列措施的背后,是要强化基本医疗卫生事业公益属性

在教育领域,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不仅仅是降低抚养成本、鼓励生育的视角,要放在共同富裕的大背景下,也是要压降居民在教育领域的负担,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同样强调“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817日会议也明确指出“为人民提高受教育程度、增强发展能力创造更加普惠公平的条件,畅通向上流动通道,给更多人创造致富机会,形成人人参与的发展环境”。

在住房领域,坚持“房住不炒”,其实就是要控制居民住房方面的成本,同时增加保障性住房供给。

在这些“刚性支出”的领域,政府的支持和投入力度也会加大。817日会议也指出“要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加大普惠性人力资本投入,完善养老和医疗保障体系、兜底救助体系、住房供应和保障体系”。


3

后续推进力度如何?


从经济基本面来看,今年处于“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所以调结构的政策措施陆续推进。从市场表现来看,个别领域的表现也比较剧烈。但需要注意的是,很多政策的方向是监管规范为主,在强调公平的同时也会兼顾效率。817日会议也提到“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的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要分阶段促进共同富裕”。

回首2018年,资管新规刚刚落地时,市场反应比较剧烈,但随着经济下行压力渐增,过去两年资管新规方向未变、依然在执行,但相对温和很多,市场也逐渐适应。

参考我们之前的经济基本面分析专题,往前看,明年宏观政策可能会更加注重稳增长。个别监管规范的领域达到阶段性成果后,预计也会温和很多。

关于机会,一方面慢慢关注核心资产由于短期剧烈反应带来的中长期配置机会;另一方面关注政策重点支持的领域。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