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疫症埃博拉的危与机:来自业内专家的解读

埃博拉肆虐,人心惶惶,昨天欧洲所有股指因此大跌。在病毒面前,人类有多不堪一击?有无医治方法与药物?研究机会在哪里?我们特地请到格隆汇会员,医药领域专家Chris为我们解读埃博拉病毒的相关药品以及医药类公司,供大家参考。

以下是来自Chris的分享:

小时候看过几遍电影“卡桑德拉大桥”,那情节就是埃博拉这样的病毒扩散在世界的后果。如今埃博拉病毒尚未大规模扩散在欧洲与北美,但苗头真是相当不妙。昨天西班牙产生第一位本土感染的埃博拉患者,同时美国第一位埃博拉患者宣告死亡。我们是否在见证一个大规模疫情发生的早期阶段?我们只能祈祷这不要发生!

埃博拉病毒只有几天潜伏期,发病后死亡率高达50%-90%,且死状甚惧,完全符合中国的七窍流血暴死。最新的情况:3,439人已经死亡,受感染者尚有 4,000,他们当中的一大半将会死去,那么很快我们会听到死亡超过一万人!欧洲与北美在感染数人后开始出现死亡。而这一切仅仅只用了三个月。最要命的是,我们没有知识,没有药物,没有时间。基本上除了隔离,大部分患者只能等待死亡。

言归正传,看受益股。实际上由于一种病不爆发,我们人类就不去投资研发疫苗和药物,等病爆发时,我们手上没有一个像样的武器,这就是当下抗埃博拉药物的现状。于是出现了病急乱投医的状态。因此炒作这些股票,其实是来到了医学的最前沿,最冒险的部分,好在你的冒险和政府是在一起的。

以下梳理的是少数几浮上水面的抗埃博拉药物以及相关公司。这里面的惊喜无疑是含有一家港股上市的医药公司。

药物一:美国马普生物制药公司生产的ZMapp,这款最近多次曝光的药物在十几只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猴子身上有效,尚未对人试验,由于埃博拉的迅速传播,美国政府无法依照正常流程审批,只好允许该药物立刻用于人类。最早使用者包括在8月初死亡的西班牙牧师Miguel Pajares。目前看对部分人产生效果。两位美国人Nancy Writebol 和 Dr. Kent Brantly感染病毒后使用了ZMapp并康复,但医学界没有肯定该药物的作用,因为没有时间研究。而且Brantly同时接受了另外一位已经康复的美国人的血清,这或许是他好转的原因,目前医学界尚未定论。不过康复者的血液被当做宝贝使用,用来救治已经染病的人士。ZMapp的生产依赖美国雷诺烟草公司的烟草提取技术,但扩大厂房需要几个月,种植烟草需要一个多月,因此生产一批药物需要数月时间。因此,我们看到现在情况是埃博拉患者急需救民药物,但生产商无货。另外,美国马普生物制药公司为非上市公司。而一些投资者开始考虑转炒雷诺烟草公司。

药物二:属于加拿大上司公司Tekmira(TKMR)的一款药物TKM-Ebola。该药仅仅只做了一期临床就被美国政府紧急批准去非洲救火。8月9日该股因该消息大涨40%,并很快升了70%。在临床中,在感染埃博拉病毒24小时或者48小时后,83%的灵长类动物接受治疗后存活,而当治疗时间推迟到72小时,存活率也达到了67%,而对照组则全部死亡。这已经显示了该药物的疗效,尽管只是临床一期。我们看到,接受该药物使用的美国患者Rick Sacra本身也是一位医生,他目前已经康复,但需要留意他也接受了其他康复者的输血。无人能够回答是药物的作用,还是输血的作用。另外一位患者Mukpo正在接受该药物治疗,同时接受了康复者的输血,Mukpo是生是死等待新闻公布。因此,医学界没有肯定该药物的作用。

药物三:中国四环药业公司的jk-05。该药物是军科院研究的产品,相信属于国家机密,目的也是产出后供给中国的军队使用为先。今日四环公司的公告曝光了与军科院合作,作价1000万购买该药物的权益,作为军队收储(具体参加公告信息),从而让我们惊觉中国在抗埃博拉领域的研究成果。面对埃博拉病毒大爆发的紧急情况,中国政府上月已经输送一批药物去非洲,目前尚未有效果方面的报道,主流媒体关注的依然是美国的药物。需要指出,该四环公司参与的jk-05药物已经在军科院研制了5年,根据医药的研发流程,相信是达到某个程度,我们也祝愿它达到了某一个程度,我们更加祝愿该药物能够取得一定疗效。如果埃博拉恐慌持续发酵,那么四环是港股唯一一家概念股,将可能出现一波大涨。

药物四:属于上市公司Chimerix(CMRX)的药物brincidofovir,该药物仍然在试验阶段,但逼不得已施用在美国人邓肯身上,但昨日该病人宣告死亡,成为美国首例死于埃博拉病毒的人,因而市场疑虑该药物的有效性,并导致公司股价大跌13%。邓肯在入境美国前已经感染了病毒,并且被误诊,医生开了一些抗生素给他。直到确认他患上埃博拉,估计为时已晚,再用药则效果大减。是否因为用药太迟导致药物疗效不显著,当下已经没有人没有时间去研究这个人身上的科学了,人们又将目光投向下一位患者。

药物五:最新公布由美国犹他州大学研发出一种模拟肽,正处于试验阶段,具有广谱的作用,可以抗击几种埃博拉病毒。由于是最新消息,且没有任何试验数据公布,且尚未运用于人类,需要进一步跟踪。没有相关上市公司涉及。

药物六:拉米夫定。病急乱投医之下,非洲的医生在绝望中使用抗艾滋病药物拉米夫定医治患者。根据CNN在利比里亚的报道,来自一个医生的使用,结果15人中13人生还,死亡率从原来的70%下降至13%。这是抗埃前线的白求恩们的选择,没有医学上的证实。该药物的生产商是大名鼎鼎的葛兰素史克公司。如果该药物真是如此有效,或许会收获罗氏制药的明星药物特敏福在抗SARS中的巨大胜利。

最后,鉴于埃博拉病毒的发展态势每日都有变化,相关药物和疫苗的情况也在演进,投资者须密切跟踪相关动态。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