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文胜、任泽平谈大宗商品:缘何飙涨、影响几何、未来走势

本文来自:期货日报,作者:杨美

任泽平说,如果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高位,对下游的利润包括成本会是一种挤压。

今年以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了飙升,国内期货市场螺纹钢、热轧卷板等钢材期货,以及石油、有色金属期货也跟随大涨。相关数据显示,其中螺纹钢期货指数今年以来涨超39%,原油指数涨超35%,铁矿石指数涨超26%。

中期协副会长马文胜、著名经济学家任泽平,对此轮大宗商品价格飙涨的原因,以及产生的影响、市场未来走势进行了详细解读。


本轮大宗商品市场上涨为输入型上涨


谈及本轮我国大宗商品市场的上涨,马文胜表示,从本轮涨价的特点上来看,与CPI紧密挂钩的进口依赖型的大宗商品,比如有色、铁矿石、黑色等涨幅较大,而我国有些商品比如生猪、苹果、红枣等农产品,价格反而在下跌。因此,本轮大宗商品的上涨是全球性的,我国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具有明显的输入型特征。

马文胜表示,不同于过去的是,本轮市场的上涨并非是简单的某一产业链基本面的不平衡所造成的,而是整个全球宏观、产业链,疫情影响产业链供给等三四个因素叠加。

在任泽平看来,本轮上涨很大程度上是基本面因素推动的,具体包括需求、供给,以及美元流动性的泛滥。

需求端上,边际上的需求正在改善。去年3月份以后,中国经济率先复苏,需求开始回暖,由于疫情控制及疫苗接种等原因,欧美经济从去年底今年初才开始复苏,而中国经济复苏则领先于欧美三个季度,因此今年我们看到中国、美国、欧洲,以及日本都出现了需求复苏的共振;从供给端看,虽然需求在复苏,但巴西、智利,包括像印度等大宗商品主要的供给国还深陷疫情危机当中,全球重视环保、碳达峰目标等都供给构成了约束。

“供需错配共同推动了大宗商品价格猛烈的上涨。此外,还有一个因素“火上浇油”:拜登上台后,试图重振美国经济,推出了3万多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包括大规模的减税计划和基建刺激计划,这对美元的超发都有较为强烈的诉求。”任泽平说。

任泽平进一步表示,要缓解大宗商品价格的猛烈上涨,一是需要全球需求的放缓,二是随着大宗商品主要生产国疫苗接种的进展,生产和供给得以恢复。上述两个条件起码要满足一个条件,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的势头才有望得以遏制。


面对市场涨跌,企业应利用好期货市场这一工具


“通过我们的调研,很多中小企业对市场涨价的消化存在时滞。”马文胜说,由于大宗商品本轮涨价对终端消费产生了一些压力,大宗商品的价格今后到底怎么走,可能还要看全球的消费,包括中国的消费,大宗商品涨跌的背后实际上是还是供求关系。

马文胜建议,企业在面对大宗商品的涨跌时一定要利用好期货市场这一工具。从当前看,期货市场已经构建了一个完整的风险管理工具市场和产业链市场。在这轮涨价中,也正是由于期货市场的作用,很多企业成功地规避了原材料价格上涨的一些风险。

“我们还发现,目前已经有600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要开展套期保值,有的上市公司的保值规模超百亿,这也说明中国期货市场能够在这一轮全球性价格上涨的过程中,为中国的企业保驾护航。”马文胜说。

马文胜还表示,目前全球各类企业都在面临全球性价格上涨,或许对中国企业来说是一个机会。“在此过程中,我们可以利用当前金融机构发达的咨讯信息,通过参与期货市场、资本市场规避掉一些风险,此外,企业在做好经营‘护城河’的同时要创新商业模式,以拥有更强的竞争力。”

专家建议通过改进和调整相关政策来疏导下游压力

目前,大宗商品价格的过快上涨是否会向下游传导,中下游企业是否能承接住压力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任泽平表示,上游的上涨能否向下游顺畅传导,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中下游具有成本传导能力。一看行业集中度,如果行业集中度比较高,它能够顺畅传导,行业集中度不高,处于散乱或恶性竞争价格战的状态,就很难进行传导。二看行业技术进步情况,行业如果能够快速地实现技术进步,就能消化吸收一部分成本传导。

任泽平说,如果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高位,对下游的利润包括成本会是一种挤压。这就需要在出口退税、生产恢复、税费减免,包括借助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等方面做出一些政策改进和调整。

马文胜强调,除了看产业链自身能不能实现顺利传导外,期货市场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传导工具。

在任泽平看来,国家政策要尊重经济周期的规律,以及经济运行的节奏。现在一些企业有较大的成本压力,可以适当作一些政策调整,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如果未来大宗商品价格回落,逆周期政策可以再反过来作一些修正,保证经济的平稳健康发展。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