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掉的税,跑不了的京圈大佬

傀儡倒下,天下依旧不太平

前些天,全网都在讨论郑爽天价片酬和偷漏税这事儿。

整件事中,最招致民怨沸腾的,莫过于郑爽拍一部电视剧的片酬高达1.6亿。

对此,群众们讶异、愤怒、怨恨、不甘,这完全可以理解。论能力,郑爽身为演员,演技、资历、票房号召力一概没有。出道多年,代表作乏善可陈。片酬之高,着实难以让人信服。

讲私德,年初陷入代孕风波后,爽妹子经营多年的“仙女”人设一朝崩塌。违反大陆法律不说,对尚未建立完整人格的年轻粉丝们,这样的偶像算什么榜样,不必多说。

《一起来看流星雨》剧照

封杀也好、坐牢也罢,郑爽的下场咎由自取。但是,如果你我只是作为冷漠的看客,吃完瓜就一哄而散,未免对不起鲁迅先生的一番训诫。作为有责任感的公民,我们有必要问上一句:为什么,永远有一个漂亮靶子竖起来任人喊打,刘晓庆、范冰冰、郑爽,下一次会是谁?

换种问法就是,到底有没有一双幕后黑手,在制造“郑爽”们?


01

作品是最不重要的


先从郑爽的“金主”开始说起。沿着这条线索顺藤摸瓜,首先扯出来的,是已经被ST的北京文化。

北文是A股影视板块赫赫有名的明星公司,几年前凭借精准独到的投资眼光,以黑马之姿在影视圈迅速崛起。《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和《你好,李焕英》背后,都有这家上市公司的身影。

但出品或投资了这么多爆款,北文还是从2019年开始连续亏损,今年终于被戴上了ST的帽子。问题来了,北京文化赚的钱都去哪了?

数据来源:IFinD

这就不得不提北京文化的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2018年,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娄晓曦选择了郑爽作为《倩女幽魂》的主演,并付给后者1.6亿的天价片酬。

2019年,由于业绩下滑严重,世纪伙伴原管理层被洗牌。北京文化也受到连累,2019年全年亏损超过了23个亿,其中最主要的部分就是收购世纪伙伴造成的商誉减值。

之后,娄晓曦卸任了董事长。这位娄董早在2019年就长期居住海外,2020年1月,他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立案调查,罪名是涉嫌挪用资金。

有趣的是,人在海外的娄晓曦于2020年4月公开在微博举报北京文化财务造假,直指董事长宋歌从中获利数千万元,并提出罢免张云龙、宋歌董事职务等八项提案。

北京文化当然不承认,反手4800万元卖掉了世纪伙伴100%的股权。要知道,当初北京文化收购世纪伙伴时,花了13.5个亿。

这笔钱出自北京文化2016年募集的29亿资金,除了收购世纪伙伴外,北文还花7.5亿收购了星河文化。此外,投资《封神》系列花了3亿,这就用得差不多了。

到现在,《封神》连个像样的预告片都没有,巨额收购变成了商誉减值,中国影史前5押中三个带来的巨额利润也不见了踪影。

这么多钱不翼而飞,大佬们斗得两败俱伤,反而一个食物链底端的演员大赚特赚,这合理吗?

演员的价值在于业务能力,郑爽能值多少钱,业内人士们应该比观众更清楚。之所以还给郑爽开出天价合同,在于其通过微博粉丝数、评论数、转发数、作品播放量和热搜数量等“数据”维持的热度,这是流量明星的逻辑。

但更深层的原因,是利用这份热度搭一个光鲜亮丽的架子——《倩女幽魂》。即便它剧本、演员、特效都是垃圾,这不重要。只要它“看起来”投入巨大,足以消化一大笔上市公司资产就够了。

实际花了多少,没人知道。

最后,这些花出去的钱形成的亏损当然是由投资者和股民承担。但钱进了谁的口袋,谁因为“分赃不均”咬了起来,谁最后把明星推到前面背锅,大家都看得出来。

娄晓曦微博截图

郑爽拿到的1.6亿,和广大股民的共有资产被“洗”成的私人财产相比,几乎不值一提。况且郑爽能不能足额拿到这笔钱,还是个未知数。

片子还没进电影院或者视频平台,十几二十个亿已经花出去,上市公司资产洗成了个人资产。这个套路,我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02

全孩子们的愿望


做慈善、拍电影、进赌场”,是全球统一的三大洗钱途径。其中影视行业一直是洗钱的重灾区,熟悉香港电影的朋友们应该很清楚。

伴随着60年代经济的腾飞,香港电影开始崛起,到上世纪90年代达到巅峰。1992年,香港电影海内外收入合计超过30亿港元。那一年,周星驰主演的电影包揽了全年票房前五。

源源不断的热钱涌入制片厂,一时间烈火烹油,流水的明星、飞花的剧本。1961年成立的邵氏电影,26年制作了超过1000部商业电影,平均每不到10天就要拍一部。这个节奏在那个年代太常见了。

直到现如今还流传着许多关于香港电影黄金年代的传说,比如劳模刘德华一年拍了14部电影;王晶拿着只写着“片名《整蛊专家》”和“主演周星驰、刘德华”的剧本,被勒令一周内把电影拍出来。

在这些传说故事中,总少不了黑社会的身影。

这和那时的香港社会脱不开关系,官商勾结、黑社会横行,毒贩遍地。恒指从1987年的1894点涨到1994年的12599点,期间涨幅5.56倍。四处都是来路不明的钞票,其中一大部分被用来拍了电影。

和如今遍地都是的网剧和网大一样,大规模的洗钱同样在那时产生了无数烂片。但火热的市场一定会造就天才,彼时的香港电影打败了台湾和日本,热销整个亚洲甚至北美。流水大、周期短,还能“接触”一水儿的俊男靓女,何乐而不为?

所以我们才听到李连杰经济人被杀、刘德华被绑去片场、成龙被人拿枪指着头的故事。黑社会的气焰嚣张至此,但一切都随着1997年香港的回归,和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而终结。

这一年,鸿篇巨制《泰坦尼克号》在香港上映,狂揽1.28亿港币,宣告了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终结。此后,好莱坞统治了海外市场;1998年,韩国取消电影剪映制,电影等级制度取而代之,韩国电影崛起。

再之后就是我们熟悉的故事,内地电影市场爆发,香港影视从业人员纷纷北上,焕发了生命第二春。

这里有他们熟悉的味道,那是狂热的金钱之味。

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天价片酬在大陆重新出现。只不过当时拿几百万港币的是双周一成,如今则是身无长技的郑爽。作为对比,韩国李秉宪每集电视剧的报价才100万出头。

大陆明星对日韩top级艺人已形成碾压之势。一个鲜明的例子是,邓超出演《奔跑吧兄弟》的一季片酬高达上千万。而韩国国民主持刘在石在原版《Running Man》的出场费大概为每集10万人民币不到。

天价片酬势必会形成错误的示范效应。前几年腾讯的《QQ大数据微报告》显示,近六成95后有兴趣成为网红;与此同时,在2015年至2018年间,医生、律师、会计、专业代理人四种职业始终是日韩人均所得收入最高的个体户。

根据日韩教育部进行的社会调查,在孩子们长大后希望从事的职业榜单上,运动员和学者、老师长达多年高居榜首。

职业收入高低势必会对社会导向产生严重的影响,演员本该只是一种职业,而非资本运作的工具。

在郑爽们的刺激下,成年人的自嘲和抱怨无疑正在对下一代形成潜移默化的影响。

科教兴国、实业兴国,但如果科教和实业人员辛劳一生,还比不上资本和全社会开的一个玩笑。那么再光荣的愿景,也终将沦为一个被现实击穿的口号。


03

结语


从刘晓庆到范冰冰再到郑爽,艺人偷逃税事件一直备受关注,但始终并屡禁不止。为何?

原因只有一个:贪婪

明星恐怕是中国收入最高的群体之一,高收入自然对应相应的高税率。2018年,借着范冰冰事件,国家税务总局将影视圈的新税制从原本最低6.7%左右的利率提升到42%。

但借着个人工作室,明星们便可以将税率降至最高35%。再借助各种特殊优惠政策,比如霍尔果斯这个税收洼地。和依法在税前扣除“合理相关费用”,进一步降低税负。

总而言之,明星的避税手段多如牛毛,从此次事件爆出的郑爽父母的聊天记录中可见一斑。对足球感兴趣的朋友们应该也听说过,欧洲球星也会通过投资电影和在维京群岛建立公司等方式避税,但仍然会经常爆出偷逃税丑闻。

但越是法制完善的国家,高收入群体偷逃税的后果就越严重。美国就不用说了,IRS比FBI都强得多,从武装组织到监狱、法庭应有尽有,没人想跟他们扯上关系。韩国从政府到民众对艺人偷逃税的打击更严重,宋慧乔就曾因为涉案长达四年无法从事演艺活动。

宋慧乔重返韩国之作《太阳的后裔》

对高收入群体的高税收,无论是遗产税、房地产税还是拜登新提出的富人税,都是实现社会公平的必要手段。

至于我国,对于税收这个具有再分配性质的强制制度,政府的原则是“初次分配注重效率、再分配注重公平。”

作为发展中国家,社会发展程度的不足确实会产生许多问题,甚至包括阶层分化的问题。而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政府的宏观调控,税收就是其中一种。

因此,即使资本源源不断地纵然并生产着“郑爽们”,但政府不会允许他们逍遥法外。这次调查能在多大程度上令影视圈的“黑恶势力”伤筋动骨,我们拭目以待。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