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警告外资,不同寻常

外资是洪水猛兽吗?

1


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周一创业板指大涨4.1%,创下14个月单日最大涨幅,上证和深证成指也都涨疯了。除了华为造车概念引爆外,外资大幅流入163亿元提供了强劲弹药。

据盘后数据,外资流入比亚迪9.75亿,牧原股份7.16亿,阳光电源、贵州茅台、立讯精密、赣锋锂业、东方雨虹等细分领域龙头均达到5亿元左右相比过去数月较为异常的流入。

短短一周时间,外资大幅流入A股超过400亿,流速非常快。并且,国内无数机构和散户投资者死盯外资动向,以此来辅助做投资决策。故外资看似量不大,一天几十亿,上百亿,但对于A股话语权可不小,乃至可以影响市场场内“舆论”走向。

盘后,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放出狠话:

第一,外资账户如果造成股市大幅波动,我们可以暂停它交易。

第二,对于外资进入A股投资,证监会“是看得清楚的”。

说白了,监管层对于进来A股兴风作浪、不怀好意的外资是不欢迎的,并给予了严厉警告。通俗地讲,就是先把丑话说到前头,不听话就停你交易!

一些海外资本听懂了这席话,北向资金今日开市就呈现流出势头,盘中一度大幅流出25亿元,最终流出了5亿元。

外资进入中国,其实主要有两大途径。一种是投资实体经济的资本,也就是我们俗称的FDI,它们带来了先进的技术、管理理念以及更广阔的海外市场,给当地政府带来了就业和税收;另一种就是沪深港通+QFII进来的外资,几年时间累计已经至少有1.3万亿元了。

前一种是我们大力欢迎、甚至鼓励流入的。后一种方式呢,它们并不会给我们实体经济带来多大的帮助,对于资本市场国际化以及价值引导起了一定作用,但同时也嵌套了不少金融“木马”,不仅仅是保持资产增值目的那么简单。

一些外资不是来做慈善的,配合着美联储加息降息洪流,收割他国财富的案例在很多中小国家都上演过,亚洲金融风暴、日本及俄罗斯衰落中的所作所为让人忌惮三分。

当然,中国也深受其扰。


2


去年3月,全球遭遇新冠疫情危机,欧美股市走出快速暴跌行情。而当时,在中国疫情呈现基本被控制的势头,市场对于新冠的冲击进行了充分的Price in(2月3日上证暴跌7.7%,3000多家公司跌停),后央行放水,叠加经济修复预期,本来市场的趋势是逐步往上走的。但在欧美市场暴跌影响下,A股上证短短10多个交易日从3074多点直泻至2646点。

而这个影响,除了情绪面外,更多还是在于外资疯狂出逃加剧市场动荡。从去年2月21日算起至3月23日,北上资金短短22个交易日大幅流出超过1000亿元,其中3月9日、3月17日更是大幅净流出150亿元左右。

外资的疯狂抛盘,加剧了A股的暴跌。而外资为什么要抛,因为欧美股市暴跌,包括对冲基金在内的大资金(外资其中类型之一)要卸杠杆回补流动性,注定要急走的。

这就是外资给A股稳定性带来巨大冲击的一次典型案例。当然,一些外资不怀好意的外资还有意引导A股资产泡沫化(想要重演2015年),去年7月那一波行情就有一些迹象。

去年3月底开始,港币和美元一直维持在7.75的强势位置(港币硬挂钩,1美元兑换7.75-7.8港元),可以证明海外热钱不断涌入香港。

我们大致可以猜测热钱涌入香港,积蓄了3个月资金,在6月底意图引爆A股,K线突然垂直上行,之前涨势都是很缓慢的。要知道,这是在央行收水的情况下进行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4月底的2.5%快速攀升至7月初的3.1%,其实快速暴涨并不具备货币层面的逻辑。

然而疯牛般的大涨还是发生了,并且在7月6日引爆全场。当天,银行、券商全部涨停,极其异常。其中,一定不乏海外热钱在里面递送大量弹药,推波助澜。

当时,2015年大牛市重现的氛围已经显现,如果监管层不快速降温,4000点应该是很快的事。但监管层果断出手,一系列的重拳,才把股市给压住——松绑证金公司转融通业务,鼓励做空;IPO大提速、证监会查场外配置(2015年大杀器都搬出来了)、社保基金、大基金减持热门公司近100亿。

经历过这一波行情的朋友应该都能感知,市场总有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在催促着A股快速走牛,而又有一股反作用力,也就是监管层总要出招压压市场,让市场更稳。因为2015年惨痛的教训尤在眼前。

后来,A股全面牛市被压住之后,市场转向狂炒龙头,尤其是白酒、新能源车、光伏、医药等板块,造成局部非常大的泡沫,也就是年前我们看到的极端撕裂的“牛头熊”行情。

年前,大蓝筹推动着指数再度上涨。年后2月18日,央行再度重磅出手,大幅回笼资金,压制市场泡沫的决心很是坚决,市场迎来了一波快速暴跌,跌速比2020年3月还要快。恰巧的是,从2月18日开始,美元兑港币汇率离开7.75强势端,可以推测海外热钱有撤离现象。

或许正是有了台面下多轮激烈博弈,才有了外资不听话,我给你暂停交易的严厉警告吧!有点阴谋论,当看故事好了。


3


当然,外资兴风作浪最为凶狠的是2015年。这里,我们不妨再来简单回顾一下。

2010年,中国又开始外向度过高的发展模式,接着发生了一轮产能过剩。正当我们增加出口的时候,美国于2013年12月31日停止了QE,2014年全球进入货币紧缩状态,2014年中国经济也由此进入下行周期,官方层面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体经济非常不景气,投资者拿着实体经济的资金去了股市。

而当时又恰逢金融改革,放开外资进入(沪股通2014年11月17日上线),允许场外配资,这一系列金融自由化的措施正好呼应了资金出逃实体,进入股市的这种客观流向,造成了股市的陡涨。

这里面,包括外资热钱、场内大资金带动大量散户疯狂做多,然后做空暴力收割韭菜。2015年6月开始,大量融资盘爆仓,股市快速暴跌,形成大股灾。

为了维稳,国家队估计动用了3-4万亿资金大量接受抛盘,最后才让市场见底,但这一轮做空蒸发了21万亿财富,众多散户成为受害者。

大资金出逃股市之后,一部分挤兑外汇流出中国,当年一年大幅减少外汇储备5100多亿元,人民币也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贬值。如果是体量小的国家,早就扛不住如此巨大的挤兑,进而本币汇市出现重大危机。

另外,还有大资金去到了楼市,房地产泡沫随后起来了,2016-2018年,从深圳开始,全国楼市大幅暴涨。但在后来高层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大量资金沉淀在了楼市,被锁仓跑不了。

这里面,一部分外资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恰巧的是,2016年初,本轮股灾见底后,美元兑港币离开7.75强势区域,证明热钱规模性流出香港。


4


“两通”进来A股的外资无非3种,一种境外散户,比例很小,不会影响我们金融的稳定;还有一种是境外的对冲基金、保险公司,也是持仓当中最大的比例;还有一类就是通过国外的券商自营形式进来的,其实背后也是一些对冲基金。

尤其是对冲基金,一旦欧美市场出事,A股受此牵连的源头所在,这也是喜欢乱来、大进大出A股的外资类型。当然,除了正规渠道,还有一小撮变换着马甲流入A股的不老实外资,就更容易兴风作浪了。当然,它们对手盘是监管层,应该翻不起什么大波浪。

不过,1.3万亿外资沉淀在A股,占比A股总市值的5%,价值发现功能还是很强势的,值得散户投资者关注,尤其是TOP20的股票。

这一次警告外资,敲打意味明显,给我老实点,否则,别来中国市场豪赚了。但一些想要兴风作浪的外资就此收手,恐怕没那么容易。未来台面下的金融博弈一定还会有,背后还能多多少少看到华尔街资本的影子,但我坚信胜利会属于我们。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