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银行2020年财报:净资产收益连续三年下滑,不良贷款突破50亿

近日,宁波银行(SZ:002142)发布2020年度财报。财报显示,宁波银行2020年的营收水平、利润规模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同时,其不良贷款率也有所上升。根据财报,2020年,宁波银行实现营收411.11亿元,同比增长17.19%;实

近日,宁波银行(SZ:002142)发布2020年度财报。财报显示,宁波银行2020年的营收水平、利润规模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同时,其不良贷款率也有所上升。

根据财报,2020年,宁波银行实现营收411.11亿元,同比增长17.19%;实现归母净利润150.5亿元,同比增长9.73%。截至2020年末,宁波银行的资产总额为16267.49亿元,较2020年初增长23.45%。

贝多发现,宁波银行的不良率在2020年出现了上浮的情况,而在2018年、2019年均保持0.78%这一水准。另据了解,宁波银行的ROE(净资产收益率)也接连三年出现下滑,2020年更是减少至14.9%.

不良贷款率上浮

数据显示,宁波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仅为0.79%,整体仍处于较低位,连续11年低于1%。不过,贝多财经了解到,尽管未突破1%,但浙商银行的不良率已经较前两年有所增加。

据宁波银行2018年财报,其2018年的不良贷款率为0.78%。同样的,该行2019年末的不良贷款率也是0.78%。相对而言,宁波银行从2020年上半年开始就已经增加至0.79%,这一趋势一直延续到2020年第三、第四季度。

截至2020年末,宁波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54.56亿元,90天以上逾期贷款余额为45.14亿元。同时,关注类贷款及逾期90天以上贷款的占比分别为0.50%、0.66%,比年初分别下降0.24与0.06个百分点。

对比来看,宁波银行2016年至2020年的不良贷款规模分别为27.65亿元、28.39亿元、33.53亿元、41.41亿元、54.5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7.06%、2.68%、18.10%、23.50%、31.76%。其中,2020年相较于2016年增长了一倍。

而在浙商证券看来,宁波银行私行财富高增,资产质量向好,战略优化升级。同时,预计2021-2023年宁波银行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4.97%/15.05%/15.85%,继续维持目标价45.35元,给出“买入”评级。

事实上,宁波银行2020年全年各季度不良贷款率均保持0.79%的原因,与其调整拨备覆盖率、拨贷比有关。数据显示,宁波银行2020年末拨备覆盖率 506%,环比下降10.8百分点;拨贷比为4.01%,环比同样出现下降。

整体来看,宁波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仍处于高位。光大证券在研报中表示,宁波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仍处于较高的绝对水平,具有较强的风险抵补能力,为后续经营提供了充足的安全垫。

不过,光大证券也提出,宁波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有所下滑。截至 2020 年末,宁波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52%、10.88%、14.84%。

据了解,宁波银行也在推进补血计划。2021年1月22日晚间,宁波银行曾公告称,将按照10配1的比例向全体A股股东进行配股,预计募资金额不超过120亿元,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ROE连续三年下滑

此外,贝多财经了解到,宁波银行近期还出现了高管变动的情况。根据宁波银行1月22日公告,章凯栋因工作变动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其中,章凯栋在雅戈尔担任副总经理、IT总监等职务。

同时,宁波银行副行长马宇晖也因工作原因辞去宁波银行副行长一职,辞任后将继续担任宁波银行控股子公司永赢基金董事长。作为替代,宁波银行聘任了该行资金营运中心总经理章宁宁作为副行长。

事实上,章凯栋从宁波银行辞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所在的雅戈尔集团正在逐步从该行股东行列中退出。根据宁波银行2021年2月3日晚间公告,2020年起,雅戈尔共计减持宁波银行2.96亿股,占其总股本的4.94%。

减持计划完成后,雅戈尔依然是宁波银行的第三大股东,持有该行约5亿股股份,占比为8.32%。除了雅戈尔外,宁波富邦、华茂集团、杉杉股份也均在减持宁波银行的股份。其中,杉杉股份在2021年初彻底清仓离场。

此前的2020年第三季度,宁波银行第五大股东华茂集团减持了1846万股,第六大股东宁波富邦控股减持了1735万股。与之对应的是,宁波银行的股价在2020年下半年冲高至30至40元/股,高位“套利”相当划算。

另一方面,财报显示,宁波银行的ROE(净资产收益率)接连三年出现下滑。根据财报,宁波银行2020年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4.90%,较2019年的18.72%下降2.20个百分点,2017年、2018年则分别为19.02%、18.72%。

据了解,净资产收益率反映了股东权益的收益水平。该指标下降,意味着宁波银行给予股东的回报率出现了下滑。与宁波银行相同的是,招商银行的ROE也在2020年降至16%下方。

巴菲特曾说过,如果只能用一个指标去选择投资标的,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ROE。巴菲特称,“公司能够创造并维持高水平的ROE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少了。因为当公司规模扩大的时候,维持高ROE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