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杀几只白马股,明天会是谁?

缺钱

1


清明假期之后,A股犹如中邪一般,阴跌不止,完全逆转了此前大好的反弹势头,掉头向下猛冲。有玩技术的朋友直言,连续两周的B浪反弹行情已经宣告结束,后市C浪惨烈调整正在袭来。有点危险耸听,先来看看大家的仓位情况吧:

周一沪指跌1%,深成指和创业板指均大跌2.3%。今日,早盘艳阳高照,午后遭遇雷暴,走出了一个令人抓狂的大倒V型行情,挑逗着股民、基民最为敏感的神经。有投资者在交流群里发出了令人心痛的感言:

大盘下跌过程中,市场一天杀一只白马股祭天,有时杀几只,还不过瘾。

4月8日,华海药业披露2020年业绩,营收增20%+,归母净利润增63%+。业绩爽歪歪,但最近5个交易日暴跌26%,高点回撤将近60%。

同一天,顺丰控股披露一季度报,巨亏9亿-11亿,有人中了大雷。9日,股价跌停,10日逼近跌停,今日再跌近2%,3日跌了20%。牛年开市以来,顺丰已大幅回撤45%。一方面,顺丰要面临极兔等同行们的价格战威胁,另一方面,文件类市场的电子化,让该细分领域具备垄断优势的顺丰瑟瑟发抖。

4月11日,万华化学披露一季报,营收增100%+,归母净利润增380%+。不可一世的靓丽业绩,券商机构们连连叫好,直言业绩超预期,盈利中枢迈向新台阶,乐此不疲。但市场隔日却以大跌近7%来表达鲜明态度。年后,万华已经累计下跌26%。

周一,“衣柜一哥”索菲亚在披露业绩后跌停收市,今日再跌3.4%。还有三一重工,同一天闪崩大跌近7%,今天小涨0.35%。年后,三一已经累计暴跌35%,蒸发市值逾1600亿。

昨晚深南电路披露一季度财报,业绩扑街,今日股价逼近跌停。从去年7月高点统计至今,该PCB龙头已经大幅回撤近60%,完全没有19年、20年的荣光,过去的大涨也回吐得差不多了。

今天,盘中莫名再杀两只大白马。中国中免早盘一度上涨2.5%,结果午后20分钟,直接大跳水,被按在跌停板上,一动不动。宋城演艺一样的套路,午后闪崩11%,一根大阴棒吓坏了价值投资者。

明天呢,后天呢,下一个又会是谁?


2


那么,问题来了,机构重仓的白马究竟为何会接连闪崩?不用去猜测消息面,从最底层的逻辑来看,就是过去市场爆炒疯炒,预期打得太满,估值过高出现均线回归。只不过,有的白马早点崩,有的晚一点崩,有的是把业绩当挡箭牌,有的是无理由砸盘。

我刚才拉了一张表,如果从去年初统计至今,中免最大涨幅500%+,万华310%+,三一和顺丰则暴涨240%+。1年时间,涨这么多,是不是超级夸张?

好了,如果把时间拉长到2年,白马涨幅更加凶猛。中免暴涨665%,三一、万华化暴涨超500%,顺丰340%,华海药业416%。

如此令人咋舌的涨幅,一部分是由业绩增长带来的,我们不能否认,但更大的贡献量源于估值的大幅攀升。过去2年,白马股走出了气势威宏的大牛市行情,多数远远超过2015年高点的估值水平,上百倍、几百倍都不在话下。尤其是年前的那几个月,大伙都在走钢丝,狂堆核心资产,把估值进行了完全的泡沫化。不管是机构,还是散户,都知道这是在击鼓传花,但没想到这么快音乐就停了,跌速这么快,超过2020年3月危机的时候。

春节回来,白马被集体挑落,大把龙头短短10多个交易日跌了30—50%。谁造成的惨案?最大的推手无疑是资金量雄厚的机构。这一跌,有的白马估值杀得杀不多了,但还有相当比例的白马并没有回到合理区间,仍然处于历年来估值上线区间。

比如,中国中免当前估值85倍,仍然位居10年来估值上线区间。但我们都知道,超出上线的高估,在历史的长河中并不是常态,而是短短数月人为投机导致的泡沫而已。你看看,过去10年维度,长年围绕着估值中线波动,即便是2015年6月,中免估值也就40多倍。

为何去年白马发疯一般大涨?我们得承认,这里面有业绩基本面的支撑作用,但机构扎堆龙头,疯炒龙头,也是不争的事实。去年的炒法跟过去投机炒小票在实质上并没有两样,无非多了一个保护色——我们在做价值投资。对了,发现没有,金龙鱼年前PE被炒到112倍,,然而盈利能力稀烂,跟油茅的身份大相径庭。泡沫之后,3个月时间股价来了一个对折。

一年翻几倍,涨得太过夸张,估值蹭蹭往上涨,但会有回归均值的一天。这就是近来,借着业绩披露的窗口,市场拿白马祭天的逻辑。

只不过,在音乐要停的时候,一部分聪明的机构提前跑路了。别人问我三一重工,为什么跌这么惨?我丢了一张图给他:

不管是北向资金,还是澳门金管局,亦或是社保基金、公募机构,都在去年四季度大涨的时候跑路了,用实实在在的大减持表达了对于未来行情走势的态度。吃鱼身,不吃鱼尾,不赚最后一个铜板,他们才是拿走利润的赢家。

诸如三一重工这样的白马,还有相当比例,把贪婪的、追高的散户投资者晾在山岗上,吹着冷风。想要回本,得熬,2年时间只是中位数。对于当前的白酒,林园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做好被套12-15年的准备吧!


3


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抱团股令人咋舌的高估值不可维系?答案很简单,央行收紧货币流动性是其主要的逻辑。水涨船高的道理,大家都懂。一旦潮水褪去,被极度炒高的估值一定会面临估值回归的压力。

其实,早在去年5月,本轮货币正常化进程就开始了,这一点从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体现得非常明显。去年4月底,该收益率仅为2.51%,短短半年时间就攀升至3.2%的位置,回到了疫情之前。

但当时市场对于流动性收紧并没有立刻反应,而是在7月之后才逐步显现,多数股票,尤其是中小票从那以后开启主跌浪,而权重大票却依然高歌猛进,后来出现一幕幕匪夷所思的“牛头熊”行情,背后实质上也反应了流动性并没有那么宽裕的现实。

今年2月18日,牛年第一天,央行大幅回笼2600亿,戳破了白马“庞氏”暴涨戏码,后面就是我们看到的一幕幕惨烈暴跌。白酒是典型之一,短短14个交易日,白酒指数基金暴跌30%。雪崩之下,没有一片无辜的雪花。

把视线拉回到当下,货币大环境又是怎样的呢?

货币需求端,3月新增社融3.34万亿,不及市场预期的3.7万亿,前值1.71万亿;3月社融增速12.3%,不及主流券商预期的12.5%,前值13.3%。去年同期为应对疫情冲击,财政货币政策全面发力,释放5万亿天量社融。高基数影响下,今年3月社融增速快速下行,流动性拐点进一步确认。

供给端,中国3月M2增速9.4%,比上月回落0.7个百分点,主因是信用扩张节奏放缓。未来,随着经济回归潜在增长率,M2和社融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相匹配,将继续回归常态。

另值得注意的是,3月24日,央行货币委员会一季度例会删除了“不急转弯“,而这是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来的一贯表述。潜台词也很明显,不急转弯给了一二季度的缓冲,货币也已经到了要转弯的时候了,可以佐证我们上面关于信贷增速继续回归的判断。

另外,3月15日,国常会要求“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政府杠杆率要有所降低。”2020年,中国宏观杠杆率从上年末的246.5%攀升至270.1%,大增23.6%,非常夸张。拆分来看,四个季度增幅分别为13.9%、7.2%、3.6%、-1.1%。杠杆率增幅逐季回落,去年四季度已呈现去杠杆的状态。

今年,按照国常会意思,政府杠杆率要降低,意味着政府发债融资增速将回落。居民端呢,有一个信号,深圳炒房团伙——“深房理”被7部委联合调查。另外,蚂蚁近日被再次约谈,要求整改过渡诱导人们消费、透支、负债的行为,其实核心也是“居民消费去杠杆”。但今年不会像2018年暴力,但对市场不太友好。


4


在货币大的宏观背景下,近期市场没有增量入市迹象。最主要的生力军“新发偏股性基金”从年初开始便不断下滑,上周新发总规模不足100亿,已经降低至冰点,也说明后市增量资金匮乏。另外,两市成交越来越寡淡,4月份多日出现6000多亿单日成交,也反应出央行收流动性对于市场的影响。

另外,高高在上的美股令人害怕,它的持续上涨与A股并无直接必然联系,因为交易的逻辑不一样。但美股下跌,反而对A股投资者信心会产生影响,这就是现实的市场状况。当前而言,我们应该做好风险防范。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