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是自己最好的奖励——致所有参选新财富的研究员

研究员不单是个职业,它是一个天然高贵的称呼
又是一年一度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季。每到这个时间段,格隆都非常感慨。不是因为看拉票的热闹,而是对所有研究员发自肺腑的心怀感激:证券市场如同永远没有尽头、浓雾弥漫的黑夜,忐忑与恐惧如同挥之不去的梦靥,与每一个投资者如影随行。而你们,则如同星星点点的灯火,以自身微弱能量,照亮了身边一块或大或小的地方。正是因为你们兢兢业业、殚精竭虑的研究努力,才让大多数类似格隆这样,过去一直匍匐在地上摸索前进的投资者能够站立起来,直立行走。格隆由衷对每一位研究员说声谢谢!!

格隆自己十几年的证券研究经历让我对研究员工作的艰辛感同身受——我深知研究的辛苦,哪怕只是为了核实研究报告中的一个关键数据,你们可能都需要花上几个小时乃至几天的功夫,去皓首穷经搜寻,去不辞辛劳调研,而这个时间里,他人可能在旅游,在看电影,在与家人一起吃着水果看着中国好声音。而这一切,只是因为一种职业与生俱来的荣誉感和责任感:你们担心自己的研究不够专业,担心自己的研究给他人带来误导。格隆内心一直都固执认为,研究员不单是个职业,而是一个天然高贵的称呼,你们肩负着划破浓雾,挖掘和发现价值并指引航向的作用,没有一个研究员希望自己的研究给人以误导。这种植根内心的担心犯错的焦灼、精益求精的压力、使命感与责任感,远不是职业两个字的所能慨括的,更不是鬼扯的“分析师”三个字的份量能概括的。

所以,格隆希望再次对你们的职业、对你们的辛劳、对你们的专业致以最诚挚的敬意。这种评选季并不是向你们致敬的最好时机,因为这个特殊时点明显不是你们享受职业荣耀的时点,而更多类似你们被要挟赶考的痛苦时间段。但无论如何,我想说的是,是因为你们,无数类似格隆一样的普通投资者的投资之路才走得更加踏实和顺畅!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也许你们不知道,但肯定有很多人在默默感激你们。真心谢谢你们!


目前传统的投研模式必定会日渐式微
老实说,“最佳分析师评选”这本是一个类似科举考试一样非常无聊的游戏,但因为它在当前体制环境下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位研究员的身价与前途,因此导致诸多分析师被迫裹挟其中,甚至背离内心意愿去做一些专业研究以外的拉票活动——这种明显变味的体制裹挟,已经不只是一场闹剧,而是对研究员这个天生高贵的职业的一种亵渎:一个专业本身就是挖掘、寻找和创造价值的职业,竟然被胁迫做一些专业之外、明显不创造价值的作秀表演,这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讽刺。格隆的判断是,这种体制环境只是中国A股这种封闭、价值被透支、甚至略显病态市场下的一种临时性游戏,断不会长久。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不断开放,互联网的超强渗透,这种封闭式的、单一利益链条捆绑的传统投研模式必定日渐式微。

“最佳分析师评选”评选之所以还能有市场,是基于中国内地传统投研模式的贫瘠土壤。中国内地传统投研模式的几个核心要素是:
1)、内地市场本身不具备明显投资价值,研究很多时候需要做的不是挖掘价值,而是人为包装价值。这让研究的本质多少有些变味,并人为导致研究这个高贵职业的价值发挥受到约束、挤压甚至变异:你让一个建筑工程师去种植水稻,他的价值在生产队长眼里只会是任人揉捏;
2)、封闭式。这体现在两点:一是市场的封闭,外面资金进不来,内地资金出不去。研究员研究的标的被迫只局限在A股那一亩三分地(因为他服务的买方也只投这一亩三分地);二是服务对象的封闭式。除非对象是能给公司带来直接利益(比如分仓交易,比如投行业务)的,否则统统不会在自己公司研究员的服务范围内。这种封闭式的直接后果就是:所有研究成果都是在一个划定的小范围内,为特定小众对象服务,这如同签约了卖身契,研究的价值自然大打折扣:做投资的人都知道,没有比较就没有价值。价值是在开放式的比较中得出的,本届掌握选票的评选机构千余家,这种小众样本并无比较的置信度可言,更不谈这种票选过程中的随意性。
3)、单一利益链条捆绑。直接受制于以上第二条的封闭式,内地投研模式几乎都是单一的利益链条捆绑,研究员的所有的价值评判都来源于少数分仓机构的主观判断与好恶:哪怕你的行业今年完全没有机会,哪怕你对你覆盖的公司做了足够深度的风险揭示。

天知道上述情况什么时候会得以改变,但几乎可以确定的是,一定会改变。一旦基金分仓——券商获取佣金——给研究员发工资奖金这种原始、粗糙、笨拙、单一的盈利模式被突破,研究的价值才会真正得以体现——你需要做的是,现在就开始做好这种传统投研模式被彻底打破的准备——换句话说,你要考虑的是去颠覆和淘汰这个日渐没落的传统行业,而不是因为担心被这个传统怪胎所淘汰而每日恐慌,不停奔跑。


无需取悦他人,你自己是自己最好的奖励
上叙这些现实捆绑因素短期很难改变,但并不是说你就必须被这种病态体制所裹挟。修剪自己的美丽羽翼去适应一个确定要被淘汰的旧模式是愚蠢的。你可以做的其实很多。作为一个本身就是发现和创造价值的职业,你唯一要打造和确立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自己的独立性——独立研究,独立思考,独立发现和挖掘价值——你一旦具备了这种能力,你自身就有了真正的价值,你也自然顺理成章获得财富与价值——不是通过乞求新财富的选票,不是通过公司的工资奖金,是通过你的独立的研究和投资。永远记住一点:研究这个职业,无需取悦他人,你自己是自己最好的奖励。你无需为人作嫁,因为你自己手中就掌握着价值。

什么?中国证监会不允许做A股投资?拜托,你可以合理合法投港股,你可以合理合法投美股,甚至你可以投欧洲股市和台湾股市,这些市场集聚了几乎全球绝大多数的优秀公司。格隆的研究重点在港股与美股,经常与一些A股研究员交流时,都会下意识询问:您覆盖港股和美股吗?多数时候对方都是一脸茫然:“不覆盖。为什么要覆盖?我们的客户不投那些市场。”然后格隆都会善意提醒一下:还是覆盖一下吧,对你自己有益无害。

格隆想说的是:研究是不分市场的。对于几乎全球所有最优秀的互联网公司集聚的美国市场你不研究,我很难想象只是覆盖A股市场那些个不伦不类的所谓互联网公司,你能做好TMT研究?你能发现和创造价值?你能抱怨体制裹挟你去拉票?

格隆想说的是:重新定义你的研究,摆脱体制的裹挟与绑架。让自己做到足够专业,足够独立,足够精益求精,你覆盖的行业内全球优秀公司你都能如数家珍,而不是看你公司要求你覆盖什么,更不是看你的客户在投哪个市场——这个时候,你的价值想不体现都难。格隆最喜欢的一部电影《肖申克的救赎》有句台词:世界上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沾满了太阳的光辉!

格隆想说的是:做研究注定是一个孤独的行业,很多时候我们需要打造一个虽置身闹市,但内心足够独立且强大的自我。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中,一个是内在的世界,是心灵的、精神的世界;一个是外在的世界,是现实的、物质的世界。人在旅途,就是在内在的世界中寻找内涵,发现自我,体现价值;在外在的世界中拓展外延,结朋交友,辅助价值发现。人生在世,不能没有朋友;而在所有朋友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便是自己。缺少了这个朋友,一个人即使朋友遍天下,也只是表面热闹而已。一个人是不是自己的朋友,一个可靠的标准是看他能否独处,独处是否感到充实。既不自恋,也不自怨,不卑不亢,有忠实于内心的独立人格,才是纯粹的研究和自我。

作为一个研究员,如果你需要别人的掌声与喝彩来证明自身的价值,你一定是走错路了。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