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煜辉:市场抱团情绪让一些股票跌出安全边际,上半年是很好的布局窗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罗马广场,作者:慧羊羊 鹤九

在今年年中偏后一点的时期,中国一定能够取得反通货膨胀的决定性胜利。

“随着美国大选的落幕,拜登代表的建制派精英的重新执政,接下来用拜登的话讲,越来越大、一轮又一轮,更大规模的印钞驱动的经济刺激可能接踵而至。”

“直接对标美国印钞的比特币,从2万(开始),现在最高的时候都到了56000、 57000。虽然最近肯定是有波动,按这个趋势来讲,未来出现10万的价格,可能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代表成长科技的股票在抱团后期的极端情绪推动下面,确实受到一定的压制,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回撤,这也是我们眼见的市场结构的分化。这种市场极端的抱团情绪,也给科技成长、新兴产业的很多的股票,跌出了一个足够的安全边际,在上半年这个时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布局窗口。”

“我个人是坚定地相信,经过持续的努力,中国在今年年中偏后一点的时期,一定能够取得这一场反通货膨胀的决定性胜。”

“今年的上半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布局时间窗口,到年中,随着预期的切换,反通货膨胀的各种措施逐渐开始显现它的成果。”

“过去一年股票型基金就翻了一倍到了6万亿以上,今年开年第一个月就是基金大卖4300亿,趋势已经形成,而且这个趋势非常明显。老百姓家庭存款搬家,储蓄转移,这个趋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改变力量。”

以上,是天风证券特邀经济学家刘煜辉华夏基金基金经理周克平,2月22日在华夏基金主办的线上路演中,分享的最新精彩观点。

刘煜辉谈到了近期大宗商品的疯狂上涨,认为全球通货膨胀是我们当下面临的巨大挑战。

但他也认为,在今年年中偏后一点的时期,中国一定能够取得反通货膨胀的决定性胜利。

与此同时,市场极端的抱团情绪给很多股票,跌出了一个足够的安全边际,在这样的背景下,上半年将是一个很好的布局窗口。

我们整理了演讲和问答全文,分享给大家。


更大规模的经济刺激可能接踵而至


过完年之后的三个交易日,大家陆续看到了久违的大波动,释放的有点突如其来,我们交易者在心理上面一时可能还没缓过劲来。

当然波动都离不开宏观面,今天我们所面临的宏观的大背景确实相对来说比较特殊。

特殊在哪个地方?中央的定位叫百年未有之变局,我们迎来了一个G2两极争霸的历史时间窗口,我们也回避不了。

过去传统的、经典的、基于全球化的、支撑整个全球过去半个世纪经济增长的离岸美元信用,经过这次新冠疫情冲击之后,确实出现了颠覆性的大变化。就是MMT,美国的财政赤字货币化,或者叫财政和货币的合流,变成一个不争的事实。

所以新冠疫情的冲击,对于美国来讲也不完全是输家,至少从事后的结果看,通过百年未遇的大冲击,美国毫无政治摩擦、毫无政治障碍的推出了过去只在教科书上、在理论中间探讨的现代货币理论,

财政赤字货币化变成一个巨大的而且执行效率很果决的政治操作,从根本上颠覆了过去全球化体系下面的美元供给机制,所形成的离岸美元信用流。

疫情冲击之后,去年美国M2的增长是大概3.6、3.7万亿,其中3.2万亿是美联储的印钞,美联储的表从2019年大概3.8万亿的低位,迅速提高到7万亿之上;

虽然稳定了一段时间,但随着美国大选的落幕,拜登代表的建制派精英的重新执政,接下来用拜登的话讲,越来越大、一轮又一轮,更大规模的印钞驱动的经济刺激可能接踵而至。


比特币未来涨到10万可能也不是太奇怪

中国对冲通胀的压力非常大


去年11月30号,拜登胜选之后任命的第一个经济内阁阁员,就是那个白发老太太耶伦。

曾经的量宽央妈,这一回是做到了财长的位置上,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告诉全球,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未来的趋势一定是合流的;

所以10月30号耶伦被任命之后,全球的资本心领神会,掀起了一轮非常明显的risk on。

最明显的表现是在资源、大宗商品的市场上面,从去年11月30号迄今,最近进入一个加速的态势,铜都上了9000,11月30号那时候是7000,(涨了)小30%;

比特币更是离谱,直接对标美国印钞的比特币,从2万(开始),现在最高的时候都到了56,000、 57,000。虽然最近肯定是有波动,按这个趋势来讲,未来出现10万的价格,可能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油现在已经突破60了,其他的各种基础金属,包括非金属、石油的能化产业链,各种工业品轮番上涨,而且涨势非常的凶猛。

这个背景是非常特殊的,同时又叠加了新冠疫情自然灾害的巨大冲击,中国之外的经济体基本上是经济停摆的态势,疫苗的投放开始出现立竿见影的效果。

从目前的疫情发展态势来讲,压倒性胜利的拐点已经到来;

你可以看到各种疫情分析的边际数据,意味着接下来中国以外的全球主要的经济体,它的生产和生活的快速复原,对于全球金融市场来讲,预期情绪上升的非常快,市场增长的预期非常浓厚。

两个效应叠加在一起,所以全球通货膨胀的上升势头,确实是我们面临的一个巨大客观存在。对于中国来讲,对冲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我们可以观察到,决策层从去年7月份就开始做对冲通货膨胀的准备。

去年7月份以后,宏观政策的靶向非常明确地指向对冲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压力,包括房地产、互联网金融的资本扩张、刚性兑付,就是地方政府的庞氏债务,不断打破刚兑,这个趋势的指向都是非常明确的,都是对冲经济中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的压力。


中国的金融周期顶部已经出来

市场抱团情绪给很多股票跌出了安全边际


所以中国的金融周期在去年的下半年,顶部已经做出来,开始出现了下行,我们在持续的金融数据观察中间都能够看到相应的结果。

社融从我们的高位13.8的一个扩张的速度,现在已经降到13以下了。M2从去年年中的11.1的高位,现在已经回了10附近,趋势来讲,马上也要回到10以内,往9去回归。

对股票市场来讲,对冲通货膨胀的金融条件,既形成了股票市场确定性溢价,用市场化的语言,就是出现大家对确定性溢价的疯狂追逐,所谓基金抱团或者资产抱团的现象。

同时也看到,代表成长科技的股票在抱团后期的极端情绪推动下面,确实受到一定的压制,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回撤,这也是我们眼见的市场结构的分化。

这种市场极端的抱团情绪,确实也给科技成长、新兴产业的很多的股票,跌出了一个足够的安全边际,在上半年这个时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布局窗口,

很多股票在最近的非理性情绪的分化的推动下,出现了很多非理性的杀跌,安全边际确实跌出来了。

比方说信创、生命科学,很多股票的边际确实也跌出来了,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布局窗口。


中国在今年年中偏后一点的时期

一定能够取得反通货膨胀的决定性胜利

上半年是一个很好的布局窗口


后期我们密切关注宏观时钟的边际变动,因为今年宏观面的主题,它面对的就是一个通货膨胀和反通货膨胀的博弈的过程。

我个人是坚定地相信,经过持续的努力,中国在今年年中偏后一点的时期,一定能够取得这一场反通货膨胀的决定性胜利,能够看到一个反通货膨胀的预期,一个压倒性优势的到来。

今年上半年我们可能还要经历通货膨胀上升趋势的考验和挑战,但是经过我们的努力,在今年的年中,下半年稍微偏后一点,我们能够看到拐点。

这个拐点就是宏观时钟的边际变化,也为我们的股票市场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机会。

在反映国家产业趋势、经济转型、科技自立、新兴产业这方面的股票和赛道上的资产,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宏观时钟的机会。

今年的上半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布局时间窗口,到年中,随着预期的切换,反通货膨胀的各种措施逐渐开始显现它的成果。

市场开始对于战胜通货膨胀给予足够信任的时候,随着市场利率的资金压力下行,对于科技成长这一类的赛道和资产,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投资窗口。


问答环节


老百姓家庭资产逐渐向股票市场转移

这个趋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改变力量


问:最近买基金的投资者越来越多了,前段时间腾讯和中国社科院做了一些调查,当前基金投资工具已经成为人们年终奖、投资理财公司的首选,怎么看待中国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机构化趋势?

刘煜辉:这符合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背景。

我们正在驱动金融结构的变迁,

从过去以商业银行为主体的间接融资体系、债务扩张型的金融系统,向以资本市场为主体,五大要素市场枢纽的结构变迁。这个背景必然带来家庭财富结构巨大的边际改变力量。

家里每年的新增收入,从过去的房子,刚性兑付的各种金融理财产品,逐渐向资本市场,向股票市场转移。这种转移必然是要通过专业的机构投资人,以及财富管理机构来转化。

经过2019年伟大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改革之后,今天的资本市场确实出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从过去交易行为特征相对比较狭小、深度广度都相对比较狭小,转向今天深度和广度极大拓展的,像一个巨大海洋的资本市场,特别是对老百姓来讲,它有财富储值功能的形态变化。

今天的市场有4000多家股票,而且容纳吸收了中国经济转型后,新经济,新商业模式,新技术迭代的巨大力量,这样一个专业复杂化的市场,它一定是专业的投资人去干专业的事情。

过去散户投资人为主体的投资结构,显然不能适应这个巨大市场复杂系统的变化。所以通过专业型的财富管理机构,把储蓄转化为新型资本,这也是中国金融改革顶层设计非常关键的一环,这种变化是必然的,也是持续的。

过去我们搞了10多年,股票基金最高的时候才搞到3万亿,2015年的时候还是全民炒股、融资炒股泡沫的股市,才搞到3万亿,后来泡沫破裂了以后,一度还萎缩到2.5万亿以下。

过去一年股票型基金就翻了一倍到了6万亿以上,今年开年第一个月就是基金大卖4300亿,趋势已经形成,而且这个趋势非常明显。

老百姓家庭存款搬家,储蓄转移,这个趋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改变力量。这个我们看得很清楚。


新能源是经济发展内生的需求

是一个30年、40年甚至50年的大趋势


问:如何看待新能源行业2020年整体爆发的逻辑对于新能源来说,这会是一个长期趋势吗?2021年我们还可以紧盯着这个行业不放吗?

周克平:这个行业我们研究蛮久了,持续跟踪了多年,它发生了一个比较大的变化

去年下半年,碳中和这个理念开始显得非常重要,为什么?

我们做投资讲的是一个可持续发展。

之前大家觉得新能源这个行业是靠政策靠补贴驱动的,但去年开始这个行业进入了一个拐点,背后根本原因是整个化石能源的利用效率太低,这个东西不是看气候变化什么的,是一方面,最根本的原因是整个化石能源的利用效率太低。

人类社会发展的过程中,能源结构经历了几次转变,每一次都是人类能源效率的提升。

整个地球上的能源都来自于太阳,人类最早是烧木头,后面是化石能源,再后面就是煤炭和石油为代表的化石能源。

煤炭和石油的来源来看,这个转换效率实在是太低了,需要上万年的时间。

我们过去只是把之前存在里面的挖出来而已,是一个不断消耗存量的过程如果未来人类要可持续发展,我们对能源的消耗是越来越多的,不管是未来新的交通工具,还是使用的产品也好,对能源的使用都是越来越的,化石能源这种转化效率可能就不够

所以要可持续发展,我们一定要获得更好获取太阳能的方式

这里面光伏显然是直接获取太阳能最便捷的方式,我们燃烧化石能源最后也要变成动能,这里面经过的损耗是非常多的,而电能是更加直接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新能源其实不是补贴,也不是政策,也不是绿色环保的追求,而是整个经济发展内生的需求。

也就是说人类要实现可持续发展,一定要开拓更加高效利用太阳能的方式,而这里面光伏和电动车其实是更高效利用能源。

这个趋势基本上已经确立了,我们现在来看新能源,就跟我们1920年去看石油一样的这可能是一个30年40年甚至50年的大趋势,而且才刚刚开始。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