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大佬的底?冯柳、葛卫东参与的定增亏了

本文来自:上海证券报,作者:马嘉悦

短期亏损或许不改长期逻辑

近日,闻泰科技发布公告称,1月28日将解禁4458.11万股,其解禁的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为闻泰科技2020年7月28日完成的,其中高毅冯柳和葛卫东均有所参与,以130.1元/股的价格溢价认购。

不过,今日闻泰科技跌幅超过7%,以116.82元/股的收盘价计算,此次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解禁收益率为负。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机构投资者参与定增除了要寻求折价,大多还是出于对公司基本面的乐观预期,因此短期亏损或许不改其长期逻辑。

一直以来,参与定增是很多机构投资者寻求折价的一种方式,尤其是今年结构性行情愈发极致的背景下,头部私募参与定增的热情正在升温,景林资产更是三次出手参与定增,在历史上极为罕见。


葛卫东、冯柳定增目前浮亏


闻泰科技近日发布公告称,根据计划,公司1月28日将有4458.11万股定增限售股解禁,占总股本比例的3.58%,约合解禁市值56.4亿元。

据悉,此次解禁的定增股为闻泰科技半年前定增募集配套资金所发行的股份,锁定期6个月。当时购买资产定增发行价为90.43元/股,而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部分新增股份的发行价格高达130.1元/股,溢价超40%。不过,截至今日收盘,闻泰科技最新股价为116.82元/股,这批解禁的股东目前看来全面浮亏。

值得注意的是,这批解禁的股东共16位,其中就包括高毅资产知名基金经理冯柳和私募大佬葛卫东,高毅资产冯柳管理的邻山1号远望基金去年获配108.4万股,成本约为1.4亿元,葛卫东则获配384.32万股,成本约为5亿元。按照130.1元/股的获配价格来算,截至今日收盘,其跌幅超过10%。


短期亏损或不改长期逻辑


其实从业绩上来看,闻泰科技近两年业绩保持高速增长。上市公司定期报告显示,2019年闻泰科技盈利12.54亿元,同比增长19.54倍;2020年前三季度则盈利22.59亿元,同比增长3.26倍。在此背景下,其股价表现在2019-2020年也颇为亮眼,涨幅超过360%。

不过如果缩短时间维度来看,自葛卫东和冯柳参与定增的去年7月28日算起,截至今日收盘,其跌幅超过了12%。

为何业绩表现良好,但股价却从三季度开始震荡调整呢?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公司基本面没出现什么负面变化,其股价调整或与其利空消息以及行业波动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闻泰科技于2020年8月7日披露了《股东集中竞价减持股份计划公告》。截至公告披露日,云南省城投和云南融智通过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299.99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0.24%。

之后9月,闻泰科技又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闻天下于2020年9月28日将质押的公司股份6000万股解除质押。闻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闻天下投资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张学政先生合计持有公司股份约1.9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34%,上述股份均为无限售条件流通股。本次解除质押后,闻天下及张学政先生合计累计质押公司股份1700万股,占双方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90%,占公司总股本的1.37%。

与此同时,7月28日以来,5G概念指数涨幅也仅为0.18%,行业震荡态势也颇为明显。

据悉,闻泰科技主流业务是为全球电子品牌客户提供智能硬件的研发设计和智能制造服务商。Omdia《2020手机ODM产业白皮书》显示,2019年闻泰科技手机ODM出货量约占中国手机ODM厂商总出货量的1/3,中国银河研究报告认为,闻泰科技为全球ODM龙头,公司将深度受益于5G浪潮的推动,汽车电子、可穿戴设备、手机等领域将迎来爆发式增长机会,公司有望继续扩大市场份额,业绩持续较快增长。

“从去年三季度开始,由于市场结构性行情越走越极致,多数优质科技股估值没有得到进一步提升,随着今年A股从流动性驱动转向基本面驱动,业绩表现较好的龙头股存在机会。”沪上一位基金经理直言。


定增机会颇受关注


一直以来,参与定增是很多机构投资者寻求折价的一种方式,尤其是今年结构性行情仍在演绎的背景下,私募参与定增的动力明显提高,罕见参与定增的景林资产更是在今年三次出手,两次获配。

近日,京运通发布公告称,公司发行价格为 5.93 元/股,发行股票数量为421,585,160股,其中景林资产旗下两只产品参与定增,获配超1400万股。

在此之前,福莱特1月21日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显示,景林资产旗下的两只私募基金参与了福莱特的申购报价,但此次福莱特发行价格为29.57元/股,景林资产申购价格为29元/股和29.5元/股,因此并未获得配售。

新宝股份1月6日还发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暨上市公告书》,景林资产旗下的四只私募基金合计获配549.02万股。

私募排排网未来星基金经理胡泊分析称,定增最大的优势就是折价,折价能够增厚投资者的安全边际,尤不过定增最大的风险则是需要承受锁定期内股价跟随公司基本面和市场波动的风险。所以机构参与定增是会考虑以下几个问题:一是参与定增标的本身的质地;二是定增标的给予的折价空间;三是参与定增的时机;四是锁定期的时间长短。

“目前市场经历了两年比较火热的结构性行情,很多优质公司的估值不便宜,因此机构似乎更加需要折价空间,在对上市公司进行深度研究的基础上,坚守价值投资、看中长期逻辑的头部私募会更关注定增的机会。”沪上一位私募研究员表示。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