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AppleCar,造车封神甩特斯拉N条街

本文来源自“懂车帝”,作者:潘梓春

或许只有苹果,才能给汽车产业带来真正意义上的革命性突破。

库克拒绝了600亿的马斯克,转身面对着8000亿的特斯拉。

苹果后悔吗?

恐怕不会。

因为,颠覆式创新者从来不关心这些,他们注重的是本质创新。


头号机密项目,FBI挖出鼹鼠


2019年1月11日,在苹果库比蒂诺总部附近一栋不起眼的大楼里,入职已经半年的陈纪中仍在四处闲逛,徘徊在各楼层数据库之间。在一个资料库门口,陈纪中正要开门进去,抬头猛然和一位加班路过的同事撞了个正着。陈纪中尴尬地笑了笑,言谈话语间把手里的广角镜头往身后藏了藏。

两人匆匆打了招呼后,同事转身离开,越想越觉得奇怪。

每一个进入这栋大楼的苹果员工,都曾被要求签署下严格的保密协议。苹果总计14万名员工中,有5000人正在从事与自动驾驶汽车相关的工作计划。而其中,只有1200名直接参与Apple Car开发工作的员工,才能进入这栋项目大楼工作。这一千多名核心人员被划分进各自独立的部门,只有在项目主管授权检查其直接工作区域时,才有可能访问自己部门的数据库。而每个资料库的名字和内容类别,美国政府都记录在案。

更何况,进入这栋大楼前,每个人都必须接受苹果公司的特殊培训。公司明令禁止将办公设备带出公司,不得与包括家庭成员在内的人谈论工作内容,更不能把项目相关的信息存储在任何设备上。对于新入职的员工,苹果甚至安排专职人员手把手地教他们如何安全地发送信息。

这位“关键”同事还听说,陈纪中最近和一家中国自动驾驶企业来往密切。一切都让陈纪中当晚的行迹显得异常可疑。他低头想了想,拨通了电话。

11天后,陈纪中被停职。

FBI在陈纪中的电脑里发现了大量机密照片、内部组装图和2000份苹果内部高度机密文件,内容涉及苹果自动驾驶汽车构造图、线束组装图、规划手册和大量设计文件。从2018年6月起,几乎整个Apple Car的汽车研发计划,都被陈纪中陆续拍摄并备份在了自己的硬盘里。

后来,陈纪中以回国探视生病的父亲为由离开公司。在准备搭上直飞航班前,被美国当局逮捕。

1月25日,陈纪中以50万美元现金和财产作为担保后获释。


百项专利曝光,造车野心一览


在陈纪中被起获的硬盘里,我们直接闯进了苹果造车的51区——

Apple Car全车变成触摸屏:在木质、皮革或者特殊布料的包裹下,直接通过手指或脚触控;需要时亮起,不需要时自动隐藏。

可调式车窗功能测试反馈结果:车窗可根据太阳光不同颜色、反射率调整为雾化玻璃

AR-HUD可翻译路牌

车内VR/AR专利:车内任意一面玻璃都能显示道路名称、即时翻译路牌信息、车辆车速、随时进行视频通话;车窗玻璃根据太阳光自动调节颜色及透明度;安全带变成控制影片播放的电子装置,还能自动观察乘客表情变化,调整车辆驾驶模式。

据韩媒报道,现代或将为苹果汽车代工/图为AppleCar概念图

取消车灯设置:将光纤直接嵌入车身内,还可通过光纤显示文字讯息与别车沟通。

充电技术:自动对准,不依赖充电枪;通过指令让车辆自动开到固定地点进行无线充电,或到有充电座的区域充电;在充电站,结合机器人专利,借助机器手臂自动更换电动车电池。

创新车门结构:采用铰链方式设计,车门直接上滑到顶即可开启;车门额外增加传感器,发生危险状况时,车门会启动安全反馈机制。

线控转向、主动悬架、全驱动悬架:搭配传感器侦测地面情况,自动调整轮胎角度方向,降低车身震动幅度。

可伸缩保险杠:保险杠内夹带可充式架构,可以充气和排气,避免汽车保险杠与路人发生碰撞,改变碰撞接触位置。

安全带安全气囊:碰撞前发出讯号,位于腰部的安全带会弹出一个大型安全气囊。

车顶安全气囊:避免事故中乘客上半身向前倾斜,降低腰椎损伤。

苹果汽车自动驾驶传感器感知、决策、执行层全系统运行逻辑

自动驾驶传感器:摄像头、激光雷达、隐藏式激光雷达、超声波雷达等多感知融合。

Robo-taxi:手势识别专利,识别路边叫车人手势,自动停靠载客;乘客上车后,系统读取iPhone内用户偏好设置,自动规划行驶路径,到达终点时才会开启车门,并播放到站资讯,完成自动扣款。

据外媒不完全统计,截止至2020年,苹果已经积累大量电动车相关专利。百余个专利基本涵盖自动驾驶、智能体验和车辆座舱。告别所有传统汽车配件,大致刻画出了一个未来汽车的样貌:

  • 自动驾驶传感器数据可在计算过程中共享
  • 自动驾驶特殊情况自动触发紧急制动
  • 依照不同路况、收费,自动计算导航方案及行驶距离
  • 导航讯息直接显示在仪表盘
  • 车内移动设备定位
  • 隐藏式汽车门锁
  • 自动伸缩座椅,适配乘客身材

当然,苹果早已把电动车核心技术牢牢攥在手里。

路透社报道称,苹果电动车电池将采用自研的单节电池(monocell)技术,让所有电芯直接融合在一起,消除传统电池组各电芯间存在的空间浪费。通过节省填装电池材料的包装和模组,释放更多空间以提升电池组容量,同时利用电池设计填充更多活性物质,让车辆最大限度地扩充续航里程。

另外一边,苹果也在紧锣密鼓地研究安全性更高的磷酸铁锂电池。

苹果的电池蓝图被视作AppleCar的战略核心,更低的电池成本和更强的续航能力,也让苹果一路奔向通用等老牌车企的目标圣杯。“这是一个跨世代的产品,感觉就像重回初见iPhone的时候。”专业人士坚信,AppleCar会改变电动车市场,冲击百年汽车产业。


苹果造车,易如反掌


2020年,苹果在汽车研发上投入了将近190亿美元,是公司账上现金的10%。

据摩根士丹利测算,全球汽车行业用于研发汽车科技的资金在800亿美元-1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235亿元~6544亿元)之间。也就是说,苹果一年投入的资金就占全球汽车研发投入的20%以上。

即便团队成员曾因项目优先级和模糊的造车愿景频频争吵,Apple Car也被宝马、戴姆勒,甚至是麦格纳接连拒绝,苹果始终义无反顾地向汽车业务砸钱。

硅谷商业杂志拍摄的“ Rhea”大楼照片

挖角特斯拉,申报近百项专利技术,这个市值十万亿的巨头就连造车场地都找好了。

有外媒消息称,苹果一直忙着在加州桑尼维尔地区抢购房产,包括一栋曾经是百事可乐装瓶厂的工业建筑。苹果特意租下了其中几栋获得过城市许可,可以建造“自动工作区”和“维修车库”的建筑。再加上桑尼维尔距离苹果位于库比蒂诺的主要1 Infinite Loop园区只有几分钟路程,这片地大概率将成为苹果的汽车园区。

从苹果向市政官员提交的建筑图中也能看到,公司位于桑尼维尔的代号为“Rhea”的设施计划被用于生产制造汽车相关的事物,其中频繁出现了诸如“润滑油湾”,“车轮平衡器”,“轮胎更换器”,“车轮”,“传感器”等各种汽车术语。附近居民反应楼内常常传出“马达噪音”。

远在大洋彼岸的柏林,也出现了苹果运营的秘密汽车研发实验室。据悉,该工厂雇用了15-20名来自德国汽车工业的科学家,全部具有工程,软件,硬件和销售背景。

有意思的是,根据《硅谷商业日报》获取到的建筑申报文件显示,苹果在硅谷地区秘密购买和租赁的几栋建筑物,都有了内部秘密名称。这些“名字”分别引用了希腊神话中的宙斯,丽亚和雅典娜,基本都和巨神“泰坦”有着各种联系。

名字背后的暗示不言而喻。

苹果从特斯拉挖来的副总裁史蒂夫·麦克马纳斯

自2014年苹果开启“挖人计划”以来,汽车项目经历了几轮动荡,公司也打了不少诉讼官司。如今来自特斯拉、奔驰、福特、三星、QNX,甚至是电池公司A123 Systems的五位核心创始人都汇聚在苹果汽车园区里。

可以说,世界上最优秀的汽车软件与硬件设计人员都加入了苹果泰坦(Project Titan)计划。

虽然目前自动驾驶汽车部门暂时交由人工智能业务主管约翰·贾南德里亚(John Giannandrea)分管,但在AppleCar踏入软硬结合的全新阶段的同时,苹果还在酝酿着为自动驾驶项目招揽一位新的领导人。

有钱有人有技术的苹果,造台无人驾驶电动车似乎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儿。


从头定义智能座舱,苹果完胜特斯拉


尽揽造车核心战术后,苹果造车的消息再度喧嚣尘上。

不断有台湾媒体爆出消息称,Apple Car或将于明年9月提前问世,并传出与台积电合作开发自动驾驶芯片的新闻:“为响应对Apple Car采购的需求,苹果近期已经向和大、贸联-KY、和勤、富田等台湾汽车零组件厂提出备货需求。台湾制造商最近很忙,订单爆满。”

台媒统计的供应商信息

苹果开始用消费电子的逻辑,重新设计未来汽车的行进方式。

“苹果的大计划,是让未来汽车所有控制按钮都‘消失’。” 静音电动门、取消方向盘和油门的内饰、球形车轮、全无人驾驶场景、全新UI触控界面,颠覆传统外观……如同最初设计iPhone时一样,Apple Car坚持极简路线,怀揣“定义整个产品品类”的抱负,打造未来汽车的理想国。

当年,苹果申请新式的触控专利时,微软CEO鲍尔默一口咬定不可能成功,后来的iPhone却主宰了整个手机产业,也为眼下的汽车产品生态提供了第二次飞跃的契机。

搭载四个摄像头方案及传感器的iPhone 12 Pro,应用激光雷达专利的iPhone 12,无非只是帮助苹果构建自动驾驶技术原型的迭代基础。

在无人驾驶场景下,Apple Car有能力打破智能座舱的传统格局,以成熟的AI虚拟语音助手为媒介,控制车内绝大多数硬件,并支持通过软件进行产品定义。

按照业内人士的畅想,借助多模态的语音、视频、触控交互,苹果车内包括座椅、空调、音响、传感器、悬挂、车门、刹车、雨刮、充电口等一切硬件都会变成数字化可编程的,更多硬件的标准化接口能够支撑后续无限软件OTA和硬件后装开发。

除了积累相当之深的硬件专利技术之外,苹果在系统与软件层面的封闭生态,让汽车以“四个轮子上的电脑”的形态,成为未来全部应用落地的最好载体。

在满足一台自动驾驶汽车的基本移动属性之上,苹果基于iOS服务的全场景生态应用,将整个Apple的核心生态系统,账号体系,包括操作体验,无缝衔接地移植到汽车OS上。

Apple Car自动驾驶遭遇危险情况时,系统甚至会将车辆下一步动作提前推送到乘客及司机手中的iPhone和iPad屏幕上,以此提前预警或移交车辆控制权。

交通信号灯变化时车辆会提示驾驶员

苹果汽车在iPad上提示驾驶员注意道路情况

车端发出的提示信息只会占据电子设备屏幕一部分

这份业已在iOS与MacOS之间一以贯之的野心,串联起苹果连贯的产品规划路径,让苹果产品在家、工作、移动出行的全场景生活中形成闭环。

让数据说话是苹果一贯的表达方式。据官方统计,目前App Store中共有超过76万个应用程序,超过10万家内容提供商,苹果全球开发者数量多达2300万人,其中中国开发者约180万人。

苹果具备任何一家百年车企都没有的天然系统生态优势,并且是一个三方盈利的、健康发展的产业生态。未来厂商要想在这个生态中生产适配智能汽车领域的软件应用,同时保持高安全性与稳定性,易如反掌。

当下被视作“电动之王”的特斯拉,即便幸运获得安卓生态加持,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和苹果车联网圈正面对刚。


“ICar,我的汽车”


或许只有苹果,才能给汽车产业带来真正意义上的革命性突破。

当未来汽车告别冰冷的金属感,通过软硬件一体化成为支持多重互动的智慧移动空间,在移动出行的黄金时间内,人们把知识获取、即时通讯、电商购物等日常数字生活交由车内完成。车内场景将天然被当作无限互联的娱乐化中枢,为互联网及服务类收入带来无法估量的增量空间。

“成为人们数字生活中枢”、“建立产品生态”、“保证用户体验的连续性”,是被苹果最频繁提起的三点诉求,也是苹果造车最根本的目的。

在移动出行的黄金时间内,人们的注意力从手机屏幕转移到车载大屏,汽车成为苹果生态的自然延展。有人说 ICar未必仅意指 “苹果汽车”,更象征着 “我的汽车” 的控制感。

你看,苹果从来不是一家纯粹强调技术领先的科技公司,而是一个懂得如何将技术和人文科学完美结合的顶尖高手。从1976年的后院车库,到如今的加州库比蒂诺,苹果始终Think Different,用两根触控手指,引领了无数时代的产品创新。

特斯拉的终点或许在火星,而苹果一直在定义下一代交互的路上奋蹄飞扬。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