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尾的魔幻现实:拉闸限电与出口繁荣

作者 | 墨羽枫香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1


近来,“拉闸限电”成为了人们寒冷冬季下闲余饭后热议的话题。

首先是浙江率先发布通知称,要求有关单位办公区域气温下降到3摄氏度以下(含3摄氏度)时方可开启空调等取暖设备,且设置温度不得超过16摄氏度。部分地区对企业生产进行限电。

其中,金华市还给出了12月份工业用电停电的计划表,B1类高能耗企业开三停一,B2类企业开二停一,C类企业开二停二,D类企业全停。

另外,据悉义乌市的路灯都关了,虽说不是全部关闭,而是主干道单边关,有些小路双边关,这对现代城市而言都是极其罕见的,反应了义乌当前限电的严厉程度

接着,湖南省有关部门倡议,各类工商企业要主动错峰生产,关闭不必要的景观亮化设施,居民、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在高峰负荷时段尽量不使用高耗能电器。

江西省发改委也决定,从12月15日起,每日早晚高峰段实施可中断负荷,并启动有序用电工作。

就连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也面临300万KW的供电短缺。对此,有关部门发布用电方案通知,自4季度开始乌兰察布地区铁合金实行有序电力调整,针对不同容量电炉实施不同电力安排。

这不是一个片区,而是涉及多个省市,究竟背后是什么原因导致电力供求失衡呢?


2


近期,中国与澳大利亚的政府关系将至冰点。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拉闸限电”是由于不进口澳大利亚煤炭所带来的后果。

果真如此吗?

事实上,我国是一个“多煤、缺油、少气”的国家。因此,煤炭在中国并不缺,是消费大国,同样是产煤大国,不依赖进口。

今年1月—10月,中国原煤产量为22.2亿吨,而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仅为7049万吨,同比降幅为10.6%,且后者仅占我国自产煤炭量的3.17%。可见,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煤炭,基本不对我国国内供电紧张产生什么大的影响。

除了澳大利亚,我国还从印尼、俄罗斯、蒙古等主要国家进口煤炭。今年前10月,从印尼进口煤炭从1.15亿吨下降至8688万吨,降幅为24.5%。不过,从俄罗斯进口煤炭加快,其中今年上半年进口量为1625万吨,同比增加10%。

以上所言的四个国家进口煤炭的总量是不及我国自产煤的10%。故国外煤炭供给的小幅扰动,基本不对于国内煤电供应产生大的影响。


3


那么, 究竟是什么导致多地实施“拉闸限电”呢?

这波限电通知,时间基本都集中在12月13日-12月15日,且持续时间为12月31日之前。

这个时间很凑巧。刚刚在12月12日,最高层参与全球气候峰会,进一步宣布“2030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从2005年下滑65%以上”。

可见,节能减排仍然是各地方政府的一项任务。而时间又来到年边,减排考核将至,这应该是促使一些地方出台“拉闸限电”的重要因素之一

与之佐证的是,浙江、湖南、江西在出台方案时,大多给出了明确的理由——节能减排。

那么,就奇怪了,为何今年多地的节能减排的任务完不成呢?主要原因是我国经济超预期复苏,尤其是出口呈现了爆炸式增长,一派繁荣的景象。

11月,我国出口2680.7美元,同比大幅增长21.1%,创下近3年新高。其中,我国对美国更是出口大增46.1%,对欧盟同比增长8.6%,年内增速首次实现由负转正。

细分来看,与口罩、防护服相关的纺织物出口大增20.96%,较上月提高6.12个百分点;医疗器械出口同比大增38.2%,较上月提升6.61个百分点;移动办公设备同比增长34.3%,较上月提升7.67百分点。

另外,11月塑料制品出口同比大增112.9%,创下过去20年新高。汽车零配件、高新技术产品和机电产品分别同比增长41.9%,21.1%和25%,均创下2018年3月以来的新高。

出口暴涨,拉动制造业工业生产的较快攀升。其中,浙江11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9%,位居全国第五;湖南11月则同比增长7.4%,较全国平均水平高出2%;江西11月则同比增长7.9%,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7%。

这从而带动用电量的快速增长。11月,全社会用电量达到6467亿千万时,同比增长9.4%。然而,供给端方面,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发电量为6419万千瓦时,仅同比增长6.8%(不代表全行业的发电量)

浙江是外贸出口大省,特别是义乌,更是全世界的小商品集散地。这里出现电力供给紧张也就解释得通了。

可见,12月份的“拉闸限电”,跟地方节能减排有密切的关系,背后主要又跟外贸出口大幅暴增有关。至于内蒙古,有一些特别,我的猜想应该是最近比特币持续疯涨,挖矿业又繁荣起来了。


4


外贸出口订单生意接得手软,但部分行业很有可能是赔本赚吆喝。如此魔幻,为什么?

要知道,最近几个月,包括化工在内的原材料大幅暴涨,给制造业工厂的利润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冲击。

仅仅过去2个月时间,冰箱、冷柜重要原材料的聚合MDI价格自从6月不断飙升,10月当月暴涨超过24%,价格从1万飙升至2万大关,12月初的价格已经达到了21000-23500元/吨。

此外,异丙醇从6000元/吨暴涨至14100元/吨,上涨幅度高达135%;聚醚价格已经冲上20500元/吨,涨幅高达186%,创下12年来新高;碳酸二甲酯DMC报价171000元/吨,涨幅254%。

此外,还有大宗商品价格齐齐暴涨。其中,铁矿石期货价格已经飙升至1073.5元/吨,再刷历史新高。

另外,最近两个月,据机构统计,铜涨了38%,塑料涨了35%,铝材涨了37%,铁涨了30%,锌合金涨了48%,不锈钢也暴涨45%。

然而原材料的猛涨,制造业工厂却并不能完全把价格传递到终端产品上,因为下游提价还需要综合需求来定。不是说原材料上涨了,企业就可以随意提价转嫁给消费者。我们看到,11月份PPI同比下滑1.5%,较上月收窄0.6个百分点,仍然是不景气的状态。

除了忍受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涨外,外贸出口生产企业还要忍受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的困扰。今年5月,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为7.1954,一路升值至当前的6.5238,升值幅度将近10%。

这意味着一家企业出口在外赚了1亿,因为汇率升值平白无故少了1000万,确实非常夸张。

假如一家外贸企业上半年接到很多外贸单,并且没有锁汇的话,基本上是订单越多,亏得越多。这主要承受两方面的重大损失:第一,原材料暴涨带来的成本大幅提升;其次是人民币升值带来的利润缩水。

最近,出口订单大幅暴增,不少外贸加工类企业会加大产能的快速扩充,但很明显外贸订单不可持续,那么未来的后遗症就是产能过剩,会带来诸多经济问题。并且,这个时候加大马力搞生产,还容易亏钱,又有产能过剩的巨大风险。

对此,外贸型大省或许有一定动力通过“关闸限电”的方式来限制当前不可持续的非常规繁荣景象。当然,这只是猜测。


5


因为“拉闸限电”,A股资本市场的能源股问询飞涨。其中,大有能源、昊华能源、郑州煤电、大同煤业等10余家上市公司纷纷涨停,成为今天沪深两市的领涨板块。

大同煤业涨停,有网友把过去的老梗搬出来了:这是一个无太多人注意却杀伤力爆表的魔咒,一旦涨停,就要小心大盘了。

来源:网络

不过,“拉闸限电”现象并不可持续,最快这个月月底就结束了,市场疯狂炒作的能源股也不可持续,说不定下周某个时候就要上演一波“怎么涨上去的,就怎么跌下来”的精彩戏码。投资者记得见好就收,切忌恋战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