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翻车背后:起步股份财务存疑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作者 | 熊大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起步股份是一家主营童鞋、童装和儿童服饰配饰等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公司原本与网红直播没什么关系,2020年9日,快手直播网红辛巴(辛有志)的辛选投资与辛选联合始创人、供应链负责人张晓双共耗资4.32亿入股起步股份,起步股份作为“辛巴概念股”被市场热炒。

但是随着辛巴直播带货“糖水燕窝”被调查,带货“翻车”事件直接导致了起步股份股价“扑街”。

探雷哥一直认为,一些股民参与网红经济概念股更多的就是一种投机炒作。

回到起步股份这家公司,业绩实在不怎么样,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8.90亿,同比下降16.13%,前三季度扣非归母净利润5,504.83万,同比下降56.13%,而且2018年、2019年这两年扣非归母净利润都在下滑,2018年及2019年同比分别下滑了11.85%及19.85%。

进一步研究,我们发现,起步股份的前五大客商、成本费用、应收款等还存在重大疑问。


1

主要客商成疑


起步股份目前的销售模式分为直营(专卖店直营和电商平台等)销售及经销商销售,经销商销售为主。

1.陕西鼎臻儿童用品有限公司

从招股说明书及相关公告查阅到,陕西鼎臻儿童用品有限公司分别是起步股份2014年第五大、2015年第五大、2016年第四大、2017年第四大、2019年第四大经销商客户,对应的销售金额(不含税)分别为5,729.41万、6,560.96万、6,749.04万、6,180.12万及8,032.38万。

但是,陕西鼎臻儿童用品有限公司2014年企业年报中显示,其企业经营状态为歇业状态。

在社保参保人数方面,陕西鼎臻儿童用品有限公司2014年至2019年的社保参保人数显示为0人、0人、5人、5人、13人、13人。

综上,起步股份2014年对陕西鼎臻儿童用品有限公司的销售金额为5,729.41万,但自相矛盾的是,这家经销商客户2014年处于歇业经营状态,另外它历年年报中的社保参保人数与对应的大额经销金额也存在不匹配的疑问。

所以,我们认为,起步股份在IPO期间对陕西鼎臻儿童用品有限公司的销售金额的真实性存疑。

2. 泉州起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泉州起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15日,注册资本100万,实缴资本20万,已于2018年11月9日注销,在2014年及2015年它都是起步股份的第四大经销商客户,对应的销售金额分别为5,772.43万及6,560.96万。

泉州起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2013年至2015年企业年报的社保参保人数未见显示,2016年参保人数显示为3人,2017年仅为2人。

虽然泉州起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已注销,但工商公开信息显示其官网网址为https://abckids.tmall.com/,打开链接核实后实际为起步股份的天猫旗舰店。

(来源:企查查)

(来源:天猫)

此外,在2013至2017年历年的企业年报中都能见到泉州起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网站或网店信息的填报内容,其名称都填报为abckids旗舰店,网址都填报为https://abckids.tmall.com/,这个网址与前面提到的相同,实际是起步股份的天猫旗舰店。

据此,我们怀疑泉州起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很可能是起步股份隐藏的关联方,而且从名字上看“起程”与“起步”有相似处,在IPO期间,起步股份披露的对泉州起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销售额也很可能是有猫腻的。

3. 青田杰邦鞋服有限公司

青田杰邦鞋服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1日,是起步股份2015年第二大供应商,在2016、2017、2018及2019年上半年都是起步股份的第一大供应商。

工商信息显示,青田杰邦鞋服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2013 年9 月6 日从邹培暖变更为章冬友,而起步股份实际控制人章利民的姐夫叫邹培闹,与邹培暖的名字有相似处。

所以,起步股份与青田杰邦鞋服有限公司的关系可能并不寻常。


2

职工人数诡异


起步股份2017年登陆沪市主板,上市以来除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增长出现下降,其余年份营收都是保持持续增长的,但是,起步股份同期生产员工数量则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研发人员(设计研发)数量也是不升反降。

我们具体来看,2017年至2019年,起步股份的营收同比分别增长8.56%、4.43%、8.91%,但生产人员同比却分别下降3.61%、43.80%、4.82%,研发人员(设计研发)人员同比分别下降13.64%、21.05%、8.00%。

特别是在2018年,生产人员的下降幅度特别诡异,生产人员数量从2017年的1,735人下降到975人,同比下降43.80%,几近腰斩。

当然,起步股份近年来外协数量的占比在提升,比如2017年度外协数量占比为66.06%,自产数量占比为33.94%,到了2018年度外协数量占比提高到75.77%,自产数量占比下滑到24.23%。

但在营收持续增长的背景下,起步股份的生产人员数量下降幅度太过异常,我们怀疑起步股份可能虚减了与人员有关的成本费用


3

应收款回款风险


截止到2020年6月30日,起步股份的应收账款余额为7.21亿,坏账准备余额为3,604.58万,应收账款账款价值为6.85亿,到了2020年9月30日,应收账款的账面价值已经上升到7.64亿,占总资产的26.73%,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的账面价值合计更是占到总资产的31.45%。

随着营收的持续增长,起步股份应收账款周转效率不断下降,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不断增大,2019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153天,截止到2020年三季度周转天数提高到242天。

虽然起步股份定期报告显示,应收账款主要账龄在一年以内,但是,从2014年至2019年,经销商模式下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占起步股份总营收的比重一直是比较大的,分别是33.41%、34.06%、31.88%、30.17%、34.52%、31.39%。

结合前面我们提到的起步股份经销商客户的疑问,我们认为起步股份的应收账款回款风险不可轻视。

此外,起步股份2019年的第五大客户是个新面孔——易达尔科技有限公司,当年起步股份对它的销售金额为7,418.01万,而易达尔科技有限公司同时是深圳市泽汇科技有限公司的子公司。

2018年12月,起步股份以2亿从刘志恒手中购买了深圳市泽汇科技有限公司11.4286%的股权,也即是说,在起步股份购买了部分深圳市泽汇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后,易达尔科技有限公司在第二年就成为了起步股份的第五大关联销售客户。

泽汇科技主要从事跨境电商出口业务,子公司易达尔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位于香港,在应收高企,结合关联方跨境电商身份,我们也需警惕起步股份是否通过跨境电商进行业绩刷卡。


4

结束语


俗话说:出反常必有妖。在直播网红”翻车”后,起步股份目前的股价又回到“起步”阶段,而起步股份的财务也有“翻车”的风险。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