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6天跌停,仁东控股重归资本玩家,1.3万名股东人均亏120万

作者:方璐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入主上市公司仅一年的海淀国资,将仁东控股还给了资本玩家霍东。从国资可能入主到退出,仁东控股的股价坐上了过山车。数据上看,去年11月中旬,仁东控股当日开盘价为15.4元/股,其持股一年后的11月18日,股价涨至62.39元/股,涨幅近4倍。如今,仁东控股股价相较最高点已经腰斩。

连续6天跌停,股价腰斩,市值蒸发150亿,1.3万名股东人均亏损120万!

截至12月2日收盘,仁东控股(002647)经过6度跌停,股价已经从59.90元降至31.98元/股。曾经涨幅高达4倍的明星股,风光不再。

仁东控股主营业务为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供应链管理、融资租赁、互联网小贷等五大板块。操盘手霍东被业内认为是资本玩家,人们眼中的“85后富豪”。股市惨绿的现实面前,霍东和他的仁东控股或将均要面对不小的挑战。


国资退出,股价暴涨暴跌


仁东控股此前被市场认为“庄股特征明显”,理由是,从2020年年初算起,其股价上涨近4倍,并呈现每日涨幅不高,换手率低但爬升稳定的特征,因此被认为“控盘明显”。

过去的11个月内,仁东控股日交易额多在4亿元左右,随着股价上涨,仁东控股2020年股东人数一路上涨,尤其是第三季度股东户数出现翻倍增长,前三个季度末,仁东控股股东人数分别为5622户、6638户、13090户。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在暴跌前依然没有离场的话,1.3万户仁东控股股东将面临割肉止损而不得的窘境。

为何仁东控股股价大涨大跌?11月25日-12月1日期间,仁东控股150亿元市值蒸发,据上海证券报报道,“这一切都来自国资的转身说拜拜”。11月18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仁东信息及一致行动人、霍东和海科金集团签署了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也就是说海科金集团将不再是仁东控股的控股股东,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仁东信息,实际控制人由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变更为霍东。

这其中的戏剧化细节是,入主上市公司仅一年的海淀国资,将仁东控股还给了霍东。从国资可能入主到退出,仁东控股的股价坐上了过山车。

数据上看,去年11月中旬,海科金正式入主时,仁东控股当日开盘价为15.4元/股,而一年后的11月18日,股价涨至62.39元/股,涨幅近4倍。如今,仁东控股股价相较最高点已经腰斩。

为何国资是否入主,如此牵动上市公司股价“情绪”?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表示,仁东控股与海科金当初的合作很少见,中间未涉及任何股权转让,仅把股权的投票权、股东权利表决权做委托管理,股权仍掌握在仁东控股原先的大股东手里。从仁东控股后期股票价格走势来看,“存在借助国资入主事件在二级市场进行炒作的嫌疑”,因为仁东控股和海科金合作之后,其业务未发生实质性变化,加之股价超常规上涨,表明其中存在非理性因素。

沈萌进一步分析,海科金当时还接手了另一家上市公司金一文化(002721),通过去派驻人员、提供资金等,仍未扭转金一文化内部各种问题,导致其股价不断下跌,且与其合作牵涉到股权转让。由此,对于海科金而言,或通过金一文化案例发现,接手民资上市公司“可能表面成本不高,实际内部问题很多”,有可能将自身拖下水。而且海科金并不具备同时运作两家上市公司的能力,与其没有足够优质资产等原因有关。综合这些原因,导致海科金考虑与仁东控股“分手”。


85后资本玩家霍东


霍东在媒体眼中是“出身于内蒙古富豪家族”,其长期协助原内蒙古首富霍庆华工作。

企查查显示,霍东出生于1987年9月,硕士学位,获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2010-2017年,就职于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历任青海庆华矿冶煤化集团、新疆庆华能源集团、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级管理人员。2017年9月创办正东致远(天津)实业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同时兼任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监事,云驱科技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企查查披露,今年8月22日,霍东因未依法履行其他职责,未及时披露公司重大事件被处罚。与之相关的“关联风险”多达106条,其中一项高风险为由霍东投资的阿拉善盟裕昌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简易注销信息,其余更多则涉及其任职的仁东控股因买卖合同纠纷案、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其他民事案、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等被起诉或起诉他人、公司。

2017年德御系上市公司民盛金科易主,霍东接盘成实控人。后来,霍东对该上市公司“展开一系列资本运作”,将其改造为仁东控股。仁东控股在霍东带领下,对外展开一系列合作,涉及兴业银行北京分行、北京众签科技有限公司、五矿证券有限公司等,其中,仅五矿证券的合作就涉及50亿元产业基金。

综合上述事件,沈萌认为,仁东控股属“资本玩家的玩物”,是进行资本运作的标的平台,因此,愿意买仁东控股的投资者,可能受到了很大损失,但在仁东控股长期玩弄后仍愿意购买,“也是看重了这种资本玩家属性,为了投机想火中取栗”。

仁东控股财报显示,霍东目前代为任公司董秘,并发布公告称投资者热线更换了新的电话号码,但截至发稿,多次致电公告中所留新号码无人接听。


虚浮股价背后,公司基本面撑不


仁东控股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达4.7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3.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397.21万,比上年同期锐减130.72%。

在仁东控股股吧里,不少股民表示自己亏惨了。从市值蒸发角度看,仁东控股的股民这几天确实很受伤。

有位股民在仁东控股股吧里撰文警告其他股民“韭菜们,别抱幻想了,能跑得了就是青山还在!”

仁东控股此次被国资退货对其影响几何?股价自不必说,沈萌认为,对其经营亦会有影响,毕竟当初和海科金合作是希望借助国资对自身经营提供更多业务支持,虽然在双方合作模式下能得到的帮助很有限。分手令仁东控股失去了“大发展预期”,对投资者的预期“造成很大打击”。

股市能否破除国资是否入主带来的涨跌迷信?答案是很难。沈萌认为,这几乎与债券市场存在的“国企信仰”一致,大家认为国企不可能违约,国有银行不可能破产,投资产品、评价体系均围绕这样一种长期形成的认知建立,短期很难打破。

看来,还是老话说,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投资者最重要要为自己的投资决策负责,投资心态的偏颇需要调校。不过,沈萌强调,类似仁东控股这样的企业,应很快被资本市场所淘汰,不单是根据规则被淘汰,更应被投资者淘汰。此外,地方国资亦在助长烂公司存在,而这种上市公司则利用地方政府想获取资本市场平台的心态与之做利益博弈。

举例子,近日,驻马店市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拟11.86亿元收购天津汽车模具股份有限公司(002510)17.7%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交易完成后,驻马店市人民政府将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在沈萌看来,地方政府的投资平台相对于二级市场溢价的将近50%去买控股权并不理智。他说:“你明明可以从市场上1块钱买这个股票,为什么要从投资者手里按一块五去买?因此,不理性的地方政府做出的行为助长了烂股票迟迟不能按照规则下市或被投资者抛弃。”但目前来看,监管层已经提到要畅通退市机制,发挥退市通道,今后会不断加强对烂公司、壳公司的管理,这需要一些时间。

他强调,最关键的是,无论投资者还是地方政府投资平台要更加理性,只有他们的行为更加理性,市场才会更加理性,只有他们向更加健康、优质的上市公司转移,资本市场的结构才会更加健康。否则,如果总是站在自己角度投机取巧,想一夜暴富、贪便宜,会永远拖资本市场改革的后腿。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