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身兼比亚迪创始人,融捷10亿缺口为何只募3亿?

来源:新浪财经

11月24日晚间,融捷股份(*ST融捷)对外披露了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3亿元,用于250万吨/年锂矿精选项目。

公司实际控制人吕向阳包揽了增发的全部股份,是此次定向增发唯一的发行对象。而18.74元/股的定增价格,相比今日29.96元/股的收盘价,折价近4成。在定增公布前的2个月时间内,公司股价已上涨接近一倍。

实际上,吕向阳不仅是融捷股份的大股东和实控人,也是比亚迪的副董事长和创始人之一。而未来融捷股份若能够摆脱连年亏损并实现困境反转,比亚迪在其中也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比亚迪依赖度骤升

销售毛利率逆势大降


融捷股份与比亚迪的渊源,要从公司实控人、大股东吕向阳说起。

公开资料显示,吕向阳现任比亚迪副董事长,大专学历,目前在比亚迪的年薪为20万元,拥有2.39亿股比亚迪股份,折合人民币超过500亿元。这笔可观的股份,可以追溯至比亚迪创立初期,彼时的王传福由于资金紧张,作为表哥,吕向阳大手笔投资了250万元,由此成为除王传福外比亚迪重要的创始人。

吕向阳也拥有自己创办的企业——融捷集团,融捷股份就是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早在2012年,融捷股份便开始着手转型锂电。先后通过收购和设立融达锂业、长和华锂和东莞德瑞等,涉足锂辉石矿开采和加工、锂盐加工和锂电设备制造领域。

不过,转型后的融捷股份经营持续疲弱,收入多年维持低位,净利润也已连续两年亏损,以致公司被“戴帽”成为*ST融捷。2019年,公司扣非后的净亏损额更是达到创纪录的2.57亿元。

连续亏损面临被摘牌险境之际,在融捷股份和比亚迪两家公司任职、身兼两个角色的吕向阳出手了。

2019年,锂电池和新能源整车头部企业之一比亚迪成为融捷股份锂电设备子公司——东莞德瑞的战略股东。比亚迪入股后,融捷股份通过竞标,一举获得比亚迪大量的锂电设备订单。

数据显示,2018年,融捷股份只有“融捷集团及其控制的企业”一家关联公司位列前五大客户之中,占公司当年销售总额的27.03%。

而到2019年,关联公司“比亚迪及其控制的企业”进入融捷股份前五大客户,并位列第一,占比达到公司当年销售总额的30.44%,“融捷集团及其控制的企业”位列前五大客户第二,占公司当年销售总额12.38%。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有巨头比亚迪的支持,融捷股份锂电设备业务的盈利能力仍未得到改善。

2019年,公司动力电池设备实现营业收入0.62亿元,毛利率15.76%,比上年同期的43.73%,减少近28个百分点。

而行业头部公司先导智能2019年锂电设备板块的毛利率则为39.46%,相比2018年的38.72%,反而有所增加。同行业的其他公司,如赢合科技、杭可科技等,毛利率也都基本维持稳定。

今年以来,依靠锂矿开采和加工业务,融捷股份业绩出现改善迹象。此次定增用于锂矿采选,也是在该板块的进一步加码。不过,项目资金的巨大缺口,让市场颇有疑虑。


投资额10亿账面不到1000万

定增为何只募3亿?


定增预案显示,年产250万吨锂矿精选项目选址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市规划的绿色锂产业集中加工区园区内,总投资金额为9.9亿元,使用募集资金投入3.3亿元,拟建设周期为1年。

今年上半年,融捷股份与康定市人民政府签署了《康定绿色锂产业投资协议》及项目执行协议,取得了土地使用权,正在开展项目建设前期准备工作。

然而,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融捷股份账面资金仅975万元,无理财等类现金资产。同时,公司短期借款达到8500万元,长期借款5000万元,合计1.35亿元,超过公司账面资金的13倍。

融捷股份仅有的900多万元货币资金不仅与6.6亿元的募投项目资金缺口相去甚远,甚至连有息负债都远远无法覆盖。

如此巨大的资金缺口之下,为何此次定增只募集3.3亿元,且仅向实控人吕向阳一人募集?背后原因令人费解。

但可以确定的是,已有数百亿身家的公司大股东吕向阳,在此次定增刚刚公布之时,就再次获取到约2亿元的浮盈。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