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王马拉多纳的逝去,映衬着阿根廷萧索的背影

作者:南苑大王

来源: 鉴茶院

一大早,马拉多纳逝世的新闻刷屏,一代球王走了,绿茵场上再无上帝之手。

马拉多纳在世界球坛有如此高的声誉,一方面是他的球技出神入化,另一方面,是他与阿根廷的国运紧密相连。

1982年,中国大搞改革开放,和英国展开关于香港的谈判,阿根廷人也提出了大复兴计划,要收回被英国人侵占的马岛。

与中国人睿智稳健的谈判不同,阿根廷采用偷袭方式强占马岛,结果引来了撒切人夫人横跨2万公里的大远征。

大英帝国不讲武德,联合欧美一起欺负阿根廷这个100多岁的老同志。里根断绝外援、法国禁售飞鱼导弹,英阿马岛海战阿根廷大败,总统加尔铁里战败下台,阿根廷发展的进程被戛然打断,与英国结下了泼天的仇恨。

战争失败、经济崩盘,阿根廷亟需找回民族的自尊和自信。

直到1986年的世界杯。虽然在赛前阿根廷球员打出了“马岛是阿根廷的”横幅,但是没人看好身材矮小的阿根廷,况且,他们在1年多前的尼赫鲁杯上,刚刚输给了中国男足。

从来没有哪支球队在输给国足之后,还能拿世界杯冠军,也从来没有哪只球队在球场上能找回战场上拿不到的尊严,只有阿根廷是个例外。

1/4决赛上,阿根廷与英格兰狭路相逢,横空出世的马拉多纳长奔68米,连过5名人高马大的英格兰球员,打入世纪最佳进球,将世仇英格兰队狠狠斩落马下。

那一代世界杯是属于马拉多纳的,不仅是左脚能拉小提琴的惊艳球技,更代表着阿根廷坚贞不屈的精神。

在市场上得不到的尊重、在战场上找不到的尊严,只能在球场上拿回来。

从此,马拉多纳成了阿根廷国民意志的象征。

于是我们不难理解,为何一个球星去世,国家要降半旗、国民会含泪送别。

因为阿根廷人知道,他们送别的不仅仅是马拉多纳,还有自己无法挽回的青春,以及遥遥无期的阿根廷振兴梦。

除了足球,他们已一无所有。


1


今天的阿根廷是什么样子呢?窒息的看不到希望。

3年来,阿根廷每年的通货膨胀率都高达30%以上,2019年更是高达53.8%,在南美仅次于要拿钞票上洗手间的网红委内瑞拉。

居民财富大幅度缩水,打工人没有任何出路。阿根廷50%的劳动者,赚的工资都低于贫困线,14岁以下儿童,60%处于贫困状态。

阿根廷的小老板也基本放弃治疗,官方扶持小微企业的“支票折扣”贷款,标准年利率为35%,黑市价高达78%。

七分利,普通企业谁借得起这钱,不如死了算了。

与此同时,阿根廷的外债高达3331亿美元,还在以每月10亿美元的速度增长,今天阿根廷的外债规模已经相当于GDP90%,所有人干死了都还不起利息。

南美版的乌克兰指日可待。

整个国家看不起任何希望,只有足球能慰藉孤寂寒冷的心灵。


2


与我们很多人想象不同的是,阿根廷当年可是世界列强和发达国家,混到今天,完全是自作自受。

第一,阿根廷没有建立起双循环体系

阿根廷物产丰饶土地肥沃,盛产金银石油,辽阔的潘帕斯草原连颗石头都没有,是流着奶与蜜的天选之国。

早在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时,阿根廷就是全球GDP最高的国家,到了1908年,阿根廷已经是世界第七大经济体,人均收入与德国比肩,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号称“南美巴黎”。

然而,阿根廷的强大是靠出口黄金白银和牛肉牛奶等农产品换来的,过度的依赖外循环,整个国家经济结构单一,最后变成了资源的诅咒。

畜牧、矿产和出口业外循环的繁花似锦,没人关心对内循环至关重要的制造业,国家严重缺钙。

强大的工业体系不仅仅是强国强军的基础,更会创造大量的GDP和基础性就业,进而带动市政、教育、医疗、服务等产业的发展,造就普遍的社会财富

有了这份财富,要素和资源都会滋润国内,内循环才能转得起来,对冲国际局势带来的波动和影响,不看别人的脸色。

但阿根廷的农场主们才不管这些,不是谁都像中国人一样充满忧患意识。

结果两次世界大战一打,外贸停顿、阿根廷的外循环顷刻中断,经济直线下跌,产业薄弱的毛病暴露出来,一下被打回原形。

一步落后,步步落后,追赶越来越难。

第二,阿根廷被民粹意识左右。

二战以后,阿根廷不是没想过要追赶潮流,每任领导上台都要抛出一个雄心勃勃的“复兴计划”。

然而,阿根廷人太急了,恨不得顷刻间就要翻天覆地,明天就要当上CEO赢娶白富美。正如鹤公说,

“改变其社会地位的急切心情,使大众都开始追求一夜暴富,人类本性中的贪婪和健忘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一派不行就再换一派,直到把激进的贝隆军政府换上台。

要上台,就必须利用民粹主义,上了台,只能被民粹挟裹采用短期行为,要么通过高福利政策寅吃卯粮甚至大借外债;要么干脆通过发动战争转移注意力,让自己多苟延残喘几年。

阿根廷的精英不是不知道要强化造血能力,但是,粹主义、狭隘民族主义和经济问题政治化这三座大山压在阿根廷的身上如跗骨之疽,要求立竿见影的社会思潮,让任何改革者都没有回旋的余地和空间。

多少强人,踌躇满志的上台,离去时是一曲麦当娜的《阿根廷,别我问哭泣》。

整个阿根廷就像马拉多纳,梦幻开局落寞结局,一手好牌打的稀烂,几十年下来,国家越折腾越穷,老马再一走,他们连足球都快没了。


3


有人会说,阿根廷靠足球不好吗?体育产业很朝阳,球星们也很赚钱啊。

各位,有教育立国的、有贸易立国的、有制造立国的、甚至有安倍晋三观光立国的,但是足球立国,它立不住。

足球那点产值,对一个国家杯水车薪,才解决几个就业,创造多少税收?英国人航母压境时,黄金左脚管用吗?

况且,足球的成才率是多少?多少个踢球少年,才能出息出一个马拉多纳、一个梅西?概率比得诺奖还低。

盛产球星的国家,要么是荷兰这种吃饱了撑得追求自我实现,要么是阿根廷这种没有出路博一个前程。书包翻身的成功率高达90%,普通人改变命运的最好方式永远都是读书。

大王一直是马拉多纳的球迷,对老马和卡尼吉亚的配合赞叹不已,但我们也要看到,老马吸毒酗酒、肥胖暴躁、浑身坏毛病,给阿根廷队当教练一看就没有管理学基础,脱开球王的光环,老马是纯纯的屌丝性格。

这一切,都源自他没有经历过高等教育,没有大国的气质和文化熏陶。

老马一个年代的那些球星,看看克林斯曼、看看荷兰三剑客,甚至世仇英格兰家晚一点的贝克汉姆,人生和事业的成就都要比他圆满和成功的多。

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足而知礼节。在时代洪流的冲刷下,每一个明星在世界舞台的每一个侧面,都是祖国实力的投射象征。

足球可以一遍遍从头再来,但国运没办法看成败人生豪迈。

二战后所有的工业化追赶者,从波斯湾雄狮到潘帕斯雄鹰,也就只有中国成功了。

也就是每过4年,人们才会想起有个叫做阿根廷的国家,也就是回忆往昔,人们才会想起遥远的马拉多纳。

足球巨星是改变不了民生福祉的,世界强国都是钢筋铁骨的双循环之王。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