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制十八好汉的第一个孬种

翻翻旧账,卸卸妆

作者 | 晨光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2020年8月24日,宁波卡倍亿电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倍亿”)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赶上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红利,成为注册制首批十八罗汉之一。截止11月6日,总市值84亿。

2004年从宁海县接插件总厂的一家集体企业起步,到2018年营收超过10亿元,归母净利润超过6200万元达到高点;2019年开始出现下滑,当年营收9.13亿元、归母净利润6034.96万元,同比分别下滑14.52%和2.87%。

为什么会关注到它呢?主要是因为它近期股价太火、大起大落。上市当日股价收盘159.18元,较发行价达7倍涨幅。之后连跌13天,股价一度跌破60元,然后因为特斯拉概念被4连板,搭上特斯拉的快车,股价一路震荡上升,从60元涨至163元。

卡倍亿为何如此受资本追捧?探雷哥很好奇,决定翻翻招股说明书,却发现卡倍亿众多难解之谜。

接下来,探雷哥带大家聊聊这家特斯拉概念股卡倍亿——一家汽车线缆生产商。


1

互相打架的采购数据


卡倍亿主营业务为汽车线缆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作为汽车供应链中的二级供应商,在取得汽车整车厂商的产品认证后,为一级供应商——汽车线束厂商提供汽车线缆配套服务。公司主要产品为常规线缆、铝线缆、对绞线缆、屏蔽线缆、新能源线缆、多芯护套线缆等多种汽车线缆产品。

也就是说卡倍亿在取得整车厂商的产品认证后,向线束厂商提供各种线缆产品;报告期内公司99%的收入都是来自汽车线缆销售,毛利率只有15%左右。而生产线缆的主要原材料铜杆、铜丝、聚氯乙烯、铝材,主要都是对外采购。

探雷哥发现,卡倍亿招股说明书中关于采购信息披露的部分,出现了数据前后打架。

2018年采购铜杆、铜丝、聚氯乙烯、铝材四种主要原材料金额合计为82,817.73万元,占原材料采购比例为94.00%,探雷哥由此计算出该年度的原材料采购总金额为88,161.41万元。

2018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为81,485.11万元,占采购总额比重为92.42%。由此计算公司2018年度采购总额为88,168.26万元。

2018年度采购总额为88,168.26万元,这相比同年原材料采购金额88,161.14万元,仅多出7万余元。也就是说公司当年除了采购原材料之外,其他采购只有7万余元。

然而探雷哥却发现,2018年,采购电力能源金额高达1067.19万元。

但上述前五大供应商中没有一家是卖电的,在正常的财务逻辑下,原材料采购金额、电力金额二者合计达89,228.33万元,而披露的采购总额为88,168.26万元;两者竟相差1,060.07万元,着实让探雷哥很惊讶。

此外,探雷哥发现,卡倍亿在2018年铜杆采购金额为65,797.15万元。

与此同时,2018年向常州金源铜业有限公司采购铜杆55,263.34万元、向四川合兴科贸发展有限公司采购铜杆10,533.95万元,两者合计采购铜杆65,797.29万元,还略高于当年铜杆采购总金额。

此项数据也明显不符合逻辑,这让探雷哥对卡倍亿招股书信息披露的真实性持保留意见。


2

居民楼中诞生的亿元供应商


采购数据前后打架,也让探雷哥将目光投向了卡倍亿的供应商,合兴科贸这家听起来有点贸易公司味道的名字,连续三年都为前五大供应商。

探雷哥,先带大家扒扒这家卡倍亿前五大供应商之一的四川合兴科贸发展有限公司。

2017年至2019年,卡倍亿分别向其采购铜杆1.20亿元、1.05亿元、1.00亿元。连续三年每年采购金额过亿元,17年和18年是第二大供应商,19年是第四大供应商,据此判断,合兴科贸应该是一家实力不错的企业,且对上市公司来说较为重要。

但通过《企查查》查询得知,该公司的注册地址为成都市高新区芳草东街93号2幢1单元6楼7号,高德地图显示该地址为一居民小区。参保人数仅为6个人。一个参保人数仅个位数且注册地在居民区的公司是否有实力承接过亿的生意,探雷哥表示怀疑。


3

赤裸裸的向实控人输送利益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6年、2017年卡倍亿与实控人林光耀之间存在资金拆借的情况。

虽然拆借资金余额不大,难以看出当期拆借资金的发生额具体是多少,但双方拆借利率引起了探雷哥的注意。

卡倍亿公司向实控人林光耀借入资金,按照1%月利率计算利息;然而实控人林光耀向卡倍亿公司借入资金却只需按照0.36%月利率计算利息。

换而言之,卡倍亿向实控人林光耀借钱的年利率高达12%;而实控人林光耀向卡倍亿借钱的年利率却只有4.32%。如此直白地向实控人输送利益,着实惊叹。


4

产能过剩仍大规模扩产


根据招股书显示,主要产品汽车线缆的产能利用率逐年下降,产能利用率由2017年的88.42%下降至2019年的64.57%。

汽车线缆的产能利用率,两年时间下降接近25%;也就是说截止2019年度,汽车线缆有35.43%的产量是闲置的。产能利用率不足、产能过剩的卡倍亿,IPO募资仍抛出了大额扩产投资计划。

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以下两个线缆项目建设:

这样的企业,上市募资扩产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在哪里呢?继续加剧行业和公司自身的产能过剩吗?

然而,卡倍亿对募资给出的解释是,提升公司产能,满足新能源汽车线缆、智能网联汽车线缆未来市场需求。

事实上,汽车市场高速增长时代结束进入调整期,从 2018 年开始出现首次负增长,汽车销量短期承压,市场总体回升的幅度有限。2019年以来,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速放缓,进入低迷期。在2019年之前新能源汽车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态势,但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缩紧、整车降本压力增大、消费者对新能源车的里程及安全性能的担忧,新能源汽车销量面临较大压力。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新能源汽车2019年度产销量分别为124.20万辆、120.60万辆,同比下降2.30%和4.00%。

对于产能消化的考虑,卡倍亿可谓是想当然。公司称,将向新能源汽车领域进军,目前已经通过了特斯拉的供应商名录,而且已进入供应商名录。

据卡倍亿董秘蔡悦畅向《证券日报》记者回应称:“公司是汽车整车厂商的二级供应商,为汽车线束厂商提供汽车线缆配套服务,汽车整车厂商并不是公司的直接客户。公司目前有通过汽车线束厂商安波福电气系统有限公司为特斯拉供应汽车线缆,但该业务量占公司销售收入比例较小。”

距离大规模供货,恐怕为时尚早。


5

结束语


2020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3152.05万元、同比下滑10.50%。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仅完成去年全年归母净利润的52%。其原因在于毛利率的下滑,全年业绩较2019年可能存在进一步下滑迹象。

近年来,卡倍亿缺钱显而易见。上市前,公司的短期借款常年维持在2亿元以上,货币资金只有6000万元左右。如果没有每年滚动的2亿多的流动资金贷款,卡倍亿可能难以“续命”。

从卡倍亿与实控人林光耀之间的资金拆借,也可印证卡倍亿手头资金确实紧张。

也许,正因为“缺钱”才迫不及待上市“圈钱”。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