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出手互联网反垄断,到底剑指何方?

作者 | 陈肖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1

一日蒸发万亿港元


11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就《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反垄断的吹风指南,一下子把港股恒生科技股板块吹得东倒西歪,截至今天港股收盘,美团-W股价大跌超10%,京东-SW跌近9%,阿里跌超5%,小米集团-W跌超4%,腾讯跌超4%。

粗略算起来,这些知名的互联网科技股一下子累计蒸发超掉接近1万亿港元的市值。

在昨晚辉瑞疫苗带来新希望刺激欧美股市疯长的历史性行情背景下,今天的港股市场尤显惨烈。

有一些认为,这一次国家突然放出反垄断指南,目的可能是防止在即将上演的的各种年终大促中互联网平台利用平台支配地位对与之合作的参与企业做出一些有违公平竞争的行为、以及对消费者不公平交易等违规行为。

这种理解都有道理,但也不全对,因为不但低估国家对行业巨头的包容气魄,也大大低估了国家对国民经济高瞻远瞩的视野和把握。


2

剑指何方?


具体看这一份《指南》的大概意思:

主要目的:为预防和制止互联网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保护市场公平竞争,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促进平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五大原则:营造公平竞争秩序,加强科学有效监管,激发创新创造活力,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维护各方合法利益。

主要内容:包括对垄断的定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认定、以及对垄断调查、执法和考量因素(具体不展开了)。

在其中,内容把营造公平竞争秩序放在第一原则,这怎么理解?

从浅层的理解看,这一个《指南》主要是对这些互联网平台目前确实存在的一些问题,包括指南里所指的各自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不公平价格行为、拒绝或限定交易、搭售或者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差别待遇等等进行规范监管。

新规最终的目的不是为了去遏制巨头发展,而是为了保护市场公平竞争,维护公平和秩序,同时还要维护各方的合法利益,所以这需要做“科学有效”的监管。

但怎么把握这个“科学”的度是一个高深的学问,在一个利益为目的的商业战场上,要去维护各方的合法利益,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一方面,我认为还有更深层次的理解,以“反垄断”的名义专门针对互联网科技龙头去立法,其背后的用意应该值得足够重视。

早在今年的1月初,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就公布了《反垄断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核心内容与今天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同时,在9月11日,国家反垄断局也曾发布了《经营者反垄断合规指南》。

短时间内对反垄断法的反复强调,必然是国家看到了一些需要提防的商业现象。如在多行业平台型经济成为主导的大趋势下,平台与小企业之间的话语权不对等,参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力不对等,越是体量小的企业,生存压力越大。

而在疫情全球冲击叠加外部市场持续不利的环境下,如何保护中小企业,为中小企业尽量消除发展路上的各种障碍,是当下国家最核心的决心。


3

共克时艰


目前我们国家的经济各层面在面临着什么问题?

一方面,在上半年全球疫情肆虐冲击下,全球经济进入黑暗时刻,虽然中国方面率先从疫情冲击中快速走出来并恢复经济活力,但作为全世界第一大的产业链中枢、贸易中枢,中国依然需要面对来自外部持续恶化的经济环境。

在国内,除了少部分行业领域外,海外市场对中国的贸易需求下降导致制造业和贸易经济复苏迟缓,结构性问题依然十分突出。这其中尤其是利润更薄的中小企业承压更大。

2020年至今,已有大量的中小企业出现亏损或者面临倒闭的压力,这背后说明中小企业想要创业成功的艰难要远大于我们的想象。

所以今年以来,国家以前所未有的重视去关怀中小企业,包括在信贷、税收上大力度放宽,在行业扶持上给与最大的政策支持。

而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科技的飞速发展,经济活动加快“上线”、平台型经济生态成为最大趋势,这促使少数平台巨头的体量规模、渗透率越来越大,最终在商业活动中拥有的话语权也越来越大。

互联网平台的壮大必然是国家非常乐见其成的,毕竟这些平台对引领中国进入互联网经济时代,带动中国经济更高效发展功不可没。

同时,当下的中国互联网科技巨头们也是在国际经济竞争中最具优势的排头兵,在对科技、商业等领域的创新也直接和间接创造了更多新的行业生态,对提振经济、吸纳就业等方面有着巨大的贡献。

但中小企业的重要程度也绝对不亚于这些互联网科技巨头,这其中道理大家都明白。

现在一个很现实的现状是:目前基本上已经没有能够不依附网络经济,能独立在线下生存的私企商业生态,即使有,其规模也绝对不大。而依附网络经济,就要面临与平台较量、与竞争对手在厮杀的压力,除了少部分“掌握核心科技”的企业能借助互联网经济的赋能得以成功快速壮大,大部分无产品优势的小企业的生存(利润)状况并不比在线下时好多少。

商业活动天生就是适者生存、优胜劣汰,但如果在这种新型的平台经济生态中,这些竞争能力不够强(比如推广费用比不过对手)的小企业可能会加速被淘汰,这里面,有多少比例其实可能值得“救一下”的小企业?

尤其是在当下的宏观经济形势下,中小企业的压力更大,这时候,确实需要一些引导的力量,来帮助它们渡过难关。

故国家出台反垄断政策,一方面防范于未然,一方面也体现了关怀中小企业的初心。

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稳住经济基本盘,是中央在多次经济工作会议中都有提出的核心工作任务之一。

只有无数中小企业能稳住了,“六稳”才有底气。

现在最要做的,就凝心聚力、砥砺奋进、迎难而上、共克时艰。


4

结语


任何一个健康有序的商业生态体系,首先是要保证生态中各参与者都能处于一个健康的生存状态,任何一环被破坏,这个生态就不能形成闭环,最终导致所有参与者都要受损。

就中国的互联网平台经济而言,只有维护好平台内方主体的合法权益,才能使各方共享平台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成果,实现整体生态更公平有序的发展。

所以,今天的反垄断指南的目的实际上并不是为了针对“有垄断嫌疑”的平台巨头。相反,从长期看,这些巨头反而会因中小企业得以更稳健发展而长期受益。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