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驴与象——一文读懂美国极简两党史

作者:赵建

来源:西泽研究院

美国虽然说是1776年建国,但那只是发表了个《独立宣言》,之后还要跟英国打6年的独立战争,然后还要8年的筹备,到1789年成立联邦政府,才算是真正完成了“建国大业”。

所以当国父华盛顿宣誓就任美利坚合众国第一任总统的时候,只能把地点选在纽约。那时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还没有建立。

就美国政党的起源来看,开国先贤们是坚决反对党派政治的:

詹姆斯.麦迪逊在《联邦论》中发出明确警告,认为政党派系直接导致了希腊和罗马共和国的垮台,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绝对不能重蹈覆辙。乔治.华盛顿在告别演说中直接挑明:要提防“政党精神的有害影响,这类冲突将会分裂乃至有可能摧毁新生国家”。约翰.亚当斯毫不客气的说“共和国分裂成两个大党,恐怕是我们宪法下最大的政治罪恶”....

总而言之,美国的开国先贤们对建立政党充满了敌意,更不用说分裂成两个政党“乱哄哄”的轮流竞选执政了。

但是在政治体系运行的现实中,总会出现分歧,而且分歧越来越大。当时出现的最大分歧是:

联邦,还是邦联。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是中央集权,还是地方自治。只不过对当时的美国来说,肯定没到集权的程度,是联邦(中央)从各州中能分配多少权力的问题。

这个分歧从客观上形成了两个党:以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为首的联邦党,和以杰斐逊为首的反对派联盟——共和党。注意,这里的共和党,在几十年后改名为民主党。

由于美国的底色是独立自治的(亨廷顿所称的“都铎传统”),因此这个强调中央联邦政府的联邦党很不给力,只执政了一届(1797-1801)就被当时的共和党(现在民主党的前身)所代替,之后这个所谓的“联邦党”就再没出现,从历史上消失了。

短暂的联邦党的消失,说明强调中央集权,在美国是多么没有土壤。当然,第二次英美战争(1812-1814),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历史用战争这个极端手段验证了联邦党的无能。

在以后的历史也证明,枪杆子出的政权才让政党更强大。

现在没有了反对党,杰斐逊领导的共和党就可以独霸天下一党执政了吧。错,辩证法矛盾论哲学告诉我们,矛盾无处不在,当一个政党没有了外部矛盾的时候,就一定会逐渐产生内部矛盾——分裂

于是,民主共和党在1825年分裂:以杰克逊为首的民主共和党,和以亚当斯为首的国家共和党

这次分裂的原因,不是中央和地方的矛盾,而是平民和精英的矛盾。平民出身、个性张扬、穷兵黩武,在第二次英美战争中立下奇功的“民族英雄”杰克逊,代表的是平民阶层,是第一位来自西部的总统,开辟了所谓的“杰克逊民粹传统”。

就是这个杰克逊,是特朗普的超级偶像!看看两个人的作风,其实真有点相似。虽然他们属于不同的政党。

另一位国家共和党的代表,约翰.昆西.亚当斯,则是典型的精英出身。他的家族属于东北部精英集团,可以说是波士顿的婆罗门(名望贵族)。年轻时跟随父亲在欧洲上流社会广泛游历,会说多种语言,以优等生的成绩毕业于哈佛大学

那么西部牛仔村野农夫杰克逊领导的民主共和党,与精英贵族哈佛优等生亚当斯领导的国民共和党,他们的竞争,最后谁赢了呢?

答案很简单,光脚的战胜了穿鞋的。1840年西部牛仔杰克逊领导的民主共和党正式改名为民主党,一直沿用到今。而哈佛优等生亚当斯的国家共和党的命运则是:解散。后来变成了辉格党。

那现在民主党总该安心独霸天下了吧。错!杰克逊再厉害,也抵挡不住矛盾论哲学的规律啊。民主党再强大,也会出现对立的事物。或者说,恰是因为民主党太强大,才会出现对立的党派以保持平衡。

1854年看不惯杰克逊的一群人,成立了共和党,原来的辉格党也加入了共和党。

一个政党的强大,还是得靠战争。此时,美国最惨烈的内战,南北战争开始了(死亡人数62万人,是二战的两倍)。战争让权力重新洗牌。1861年,代表北方产业资本家的共和党林肯胜选总统,同时支持废奴的一部分民主党也叛变加入了共和党。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共和党领衔的北方取得了胜利,从此共和党就牢牢占据了美国政坛:在未来16任总统中,四分之三属于共和党。可见,战争对一个政党的淬炼程度!

然而,一个重大的事件让共和党黯然下台——1929年的大萧条。由于共和党主张小政府、大市场、自由主义,虽然塑造了美国半个世纪的快速增长,以及最后的盛宴——柯立芝繁荣,但半个世纪大泡沫的破灭,也是世界末日般的惨烈。

危机发生后上任的共和党总统胡佛,不仅没有挽救美国经济于水火,反而进一步的雪上加霜。最后导致共和党黯然下台,传奇总统罗斯福上台。罗斯福新政终于拯救了大萧条中的美国,并创造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四届连任”

之后,就是两党轮流执政,平分秋色。但出自南北战争的“英雄”共和党,似乎总是喜欢制造大事件,或改变历史进程,比如1950-1954年的麦卡锡主义,1972年尼克松的“水门事件”,以及1981年里根上任后的经济“供给侧改革”。

然而两党制运行了这么久,美国开国先贤们担忧的事情终于开始发生:党争激烈,否决政治降低执政效率;政治极化严重,民主党白左让美国腐朽(养懒人,放松移民污染血统),共和党极右让美国分裂(孤立主义、种族主义)。驴和象都狼狈不堪,疲惫不堪,未来在哪里呢?

附录:二战后的“驴象”轮流执政,分别为:

哈里·S·杜鲁门1945年4月12日—1953年1月20日 民主党
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1953年1月20日—1961年1月20日 共和党
约翰·肯尼迪1961年1月20日—1963年11月22日 民主党
林登·约翰逊1963年11月22日—1969年1月20日 民主党
理查德·尼克松1969年1月20日—1974年8月9日 共和党
拉尔德·福特1974年8月9日—1977年1月20日 共和党
吉米·卡特1977年1月20日—1981年1月20日 民主党
罗纳德·里根1981年1月20日—1989年1月20日 共和党
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1989年1月20日—1993年1月20日 共和党
比尔·克林顿1993年1月20日—2001年1月20日 民主党
乔治·沃克·布什2001年1月20日—2009年1月20日 共和党
贝拉克·奥巴马2009年1月20日—2017年1月20日 民主党
唐纳德·特朗普2017年1月20日—2020年11月8日  共和党

2020年11月8日,美国主流媒体与中国自媒体共同宣布:

约瑟夫·罗宾内特·拜登,当选为美利坚合众国第46任总统。

但现任总统特朗普并不这么认为。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