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鑫农业闪崩跌停,还有没有希望?

今日,白酒股集体变脸,股价纷纷下跌,顺鑫农业开盘短时间内跌停,成交金额超9亿元,市值蒸发超45亿。

白马股顺鑫农业今年上半年股价曾一度暴涨,涨幅最高达80%。然而,自8月底以来,公司股价因业绩不及预期等原因开始持续下跌,当前累计跌幅已超30%。

image.png

来源:choice

顺鑫农业今日的跌停,主要与昨晚发布的三季度业绩骤降及大股东减持有关。

三季报显示,公司今年前三季度营收约124.2亿元,同比增长12.3%;归母净利润约4.3亿元,同比下降34.8%。其中,第三季度实现营收29亿元,同比增长9.6%;归母净利润则同比骤降789.8%,亏损1.2亿元,这也是其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单季亏损的情形。

 image.png

来源:公司公告

顺鑫农业横跨众多行业,主营业务包括白酒、猪肉、房地产、种畜养殖和食品加工。其中白酒和猪肉业务占收入总规模比例超95%。作为北京顺义区的老牌上市国企,公司旗下著名品牌牛栏山一度是低端白酒的明星之选。

今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收虽较去年同比上升12.3%,但单季度营收却不断下滑,前三季度营业收入环比连续下降超27%,归母净利润更是亏损为1.15个亿,三季度净利同比下降达790%,环比下降超一倍。可见今年以来公司主营业务呈下滑态势,三季度业绩下滑尤为严重。

 image.png

来源:choice

公司第三季度的毛利率较去年同比下降18%,环比下降22%。数据显示,当前公司的毛利率仅相当于白酒行业平均毛利率的一半左右,公司另一主营业务猪肉又主要集中在屠宰而非养殖,利润极低,因此两个主营业务的毛利率本身已不具竞争优势。加上今年酿酒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公司经营成本上升幅度较大,以及疫情及南方洪灾因素等影响使物流放缓及成本上升,因此公司的毛利率今年下滑较为明显,净利润也随之降低。

 image.png

来源:同花顺

费用方面,公司第三季度的三费较去年同比都有所上升,第三季度的期间费用率由去年的14.4%升至19.6%,销售费用率由6.4%升至11.7%,大于营收增速。推测可能由于公司战略调整,在培育样板市场、探索数字化营销等方面投入的渠道、资源等较为巨大,而回收较慢,因此销售费用上升较为明显。

 image.png

来源:choice

现金流方面,公司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比去年同期减少6.1亿,同比下降265.5%,公司解释为收到的销售贷款减少所致。

 image.png

来源:choice

总之,公司三季度业绩相比于同行业其他白酒公司的业绩纷纷创新高来讲,各方面数据都不及预期,让市场较为失望。

另值得注意的是,三季度报告披露公司大股东也在纷纷减持。前十大股东中有一大股东都在减持,其中控股股东北京顺鑫减持比例高达0.94%,全国社保基金减持0.48%;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北向资金等机构也都纷纷减持。机构总持股比例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也由二季度的68.6%下降至62.1%,可见机构们也不看好公司未来业绩的发展。

 image.png

来源:choice

数据显示,我国 100 元以下低档酒市场总规模已超 2000 亿元,体量为高档白酒市场的两倍左右,其中光瓶酒市场规模已超千亿。由于低档酒准入门槛相比中高档白酒市场较低,因此低档白酒市场品牌众多。CR3占 12%左右,行业集中度较底,发展空间较大。

但是当前泸州老窖、郎酒、山西汾酒等一线白酒企业已纷纷加速布局光瓶酒,因此,低端酒市场竞争也愈发激烈。虽然顺鑫农业一直是低端酒行业的头部品牌企业,但面对当前的行业洗牌趋势,压力仍不容小觑。

除需要面对白酒行业的竞争外,公司房地产业务板块也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早在2014年起顺鑫农业就对外宣称要逐步剥离其他业务,聚焦酒业、肉食两大板块。但从近几年业绩报告可知,公司房地产业务板块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不仅对业绩没有任何贡献,还投资巨大,使公司负债始终居高不下。

2017年-2020年三季度,公司资产负债率始终高于60%,远高于同行业平均30%左右的数据。虽然公司对外表示,房地产开发是公司拟退出业务,今年公司也已与政府签订了有偿收回土地使用权协议,处置了海南的两种土地使用权,但对于完全剥离房地产业务来讲,短期内仍无法实现。

当前,顺鑫农业的估值和股价都处于历史高位,即使今天闪崩跌停,公司市盈率仍高达70.5倍,对比行业平均47.7倍,及其他龙头公司估值都在40倍左右,公司已溢价较多。而本季度公司营收净利润等业绩表现都较差,不仅主营业务承压,市场竞争激烈,自身的房地产业务也较为拖累,因此当前投资还需保持谨慎。

 image.png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