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如何影响经济和资本市场?

作者:李海涛 林锡

来源:FT中文网

距离美国大选结果越来越近,选举竞争必将非常激烈,同时选举的不同结果将不同程度影响到经济及资本市场。最终的选举结果有多种可能,很难预测——即便有民调数据,但最终也完全有可能反转。

不管最终大选结果如何,对资本市场而言,要做好相应的情景应对,关注美国政策的可能波动与地缘风险。


01

当前焦灼的选情及可能的结果


从当前民调来看,拜登民调领先于特朗普大概10个点(51.9%VS42.1%,RealClearPolitics,RCP)——虽然基于普选的民调不一定能够准确反映各州状态,但即便从各摇摆州来看,拜登也平均领先特朗普4-5个点。10月以来,伴随特朗普第一轮辩论上的表现以及其新冠确诊,其支持率逐渐大幅落后于拜登。

拜登上台可能性在逐渐上升,但美国三权分立制度决定了总统权力会受到国会和最高法院制约,所以国会与最高法院的掌权者与总统关系决定了总统竞选政策能不能在其任期内得到顺利推行。

所以即便拜登上台,能否推行市场所担忧的加税等政策,还要取决于国会能否通过总统提案。

美国国会由参议院与众议院组成,参议院100名,每州两人,众议院435名,按各州人口分布;参议院每任六年,每两年改选三分之一,众议院每任两年,两年全部改选。出于权力制衡考虑,美国参议院、众议院职能不同——众议院主要享有提出并发起法案的权力,而参议院单独行使“建议与同意权”,即对众议院发起的各项提议批准或否决。例如,拨款和财政相关法案需要众议院提起;弹劾总统也须由众议院发起、参议院负责“审判”;总统提名与任命由参议院听证确认,例如当前空缺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一职;此外,也只有参议院可以批准条约等。

当前民主党在众议院拥有232个职位,此次改选预计民主党将锁定众议院多数席位(214席),共和党189席,有32个席位将处于竞争,预计民主党赢得众议院多数党地位没有太大问题。

相比众议院,参议院(2019年保住特朗普没被弹劾成功)在本次选举中竞争将更为焦灼,目前共和党在参议院占多数(53票 VS 47票),不排除多数党由共和党转变为民主党。根据RCP统计,预计民主党和共和党将分别锁定47和46个席位,获得51个席位以上即成为多数党。

假如民主党赢得参议院多数党地位,那即便特朗普当选,鉴于2019年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对特朗普弹劾未遂,很可能众议院会再对特朗普弹劾(实际上佩洛西最近又表态或将弹劾特朗普),失去参议院多数党地位的共和党,届时将很难保护特朗普。所以,假如由民主党夺下参众两院(这个可能性正在变大),即便特朗普想办法获得连任,其与国会的对立不仅将导致其政策推行难度增加,甚至可能再次被弹劾,届时美国可能陷入乱局(情景3),所以参议院的归属很重要。

表:可能的选举结果

当前来看,情景1、2出现可能性较大,无论谁当选,短期内美国将回归内政,中美贸易摩擦问题有可能阶段性缓和,而且即便不进一步减税,加税可能性也没那么快。

但有两点风险需要注意:一是,假如拜登当选,其是否会因为冬季疫情在美国扩散(短期来看疫苗无论是否能够推出,起不了那么大作用),而采取严格的封锁措施,从而影响短期经济复苏,这是一个风险;二是,特朗普是否会因为摇摆州邮寄选票而要求重新计票,导致选举结果要到12月出炉,期间给股票、原油在内的风险资产带来压力。毕竟,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选举因为佛罗里达州计票纠纷,使选举结果一直到12月份出炉,中间标普500最多下跌7.6%。

图:美国总统大选的可能结果

来源:广发证券

另外一个可能影响大选结果的是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补充人选。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出,假如特朗普认为计票结果存在争议,需要最高法院裁决,这时候最高法院态度对选举进程以及结果将有重要影响,这是为什么特朗普着急在9月16日提名保守派人士艾米•巴雷特(Amy Conney Barrett)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一职——这是特朗普上任4年,第三次获得任命大法官机会(第一次是在2017年,特朗普提名戈萨奇接替过世的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第二次是在2018年,特朗普提名卡瓦诺接替退休的温和保守派大法官肯尼迪;第三次就是这次,提名保守派人士艾米•巴雷特接替去世的金斯伯格),如果特朗普提名成功,最高法院保守派V.S.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将变为 6:3,届时可能将彻底推翻奥巴马在健保、移民、堕胎、拥枪等问题上的政治遗产。

然而特朗普提名也不是一帆风顺的,需要由参议院对总统提名确认流程,这也是美国三权分立限制总统权力的一部分。尽管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康诺(McConnell)表示迅速推进对总统提名的确认流程,但其在奥巴马最后一年任期时,以奥巴马快卸任了为理由,禁止奥巴马提名下一任法官替代将要退休的保守派大法官史蒂文斯,所以现在共和党掌管的参议院也不能让特朗普提名。

所以特朗普要找最高法院“开绿灯”不是一件容易事情。


02

拜登与特朗普在执政理念上差异


从对经济以及资本市场影响来看,货币、财政以及对外贸易政策是市场关注焦点。

财政政策方面,主要涉及税改(财政收入)与基建(财政支出),相比于税改,两党都支持基建。无论是特朗普的1万亿计划还是拜登的1.3万亿计划(其团队最近又提出一项2万亿美元气候计划),支持基建基本是两党共识,这有利于经济与资本市场复苏。

税改方面,特朗普与拜登分别持减税与增税不同主张。在2020年2月的2021年财政预算提案中,特朗普政府表示此前通过的税改法案或将在2025年到期后继续延长,特朗普甚至寻求进一步降低税率——将资本利得税最高税率从20%降低至15%、延长工资税递延期限、给予将业务从中国转回美国的企业一定的税收优惠等,但税改需要由众议院发起和主导,如果众议院依然由民主党控制,特朗普进一步减税法案通过可能性将很低。

而拜登更希望通过税收和财政再分配功能降低社会贫富差距,主张提高税率,包括:1)将个人所得税的最高税率从37%提高到39.6%;2)将美国联邦企业所得税率从21%提高到28%;3)将对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人群征收社会保障税;4)对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人群按照常规税率征收资本收益和股息;5)对大公司的账面收入征收最低15%的税;6)美国公司依靠国外子公司赚取的利润税率将提高一倍至21%。拜登提高税收政策主张可能会打击美股上市公司利润与投资积极性,对股市形成利空。

货币政策方面,预期美联储货币政策连贯性不会受到美国大选影响。美联储具有独立性,基本较少受到大选影响,即便特朗普上台想要提名新人替换鲍威尔,也要待其2022年任期满后,同时要参议院批准通过。特朗普诉求在于经济复苏与美股强势——其此前批评鲍威尔货币宽松节奏较慢,但从此次新冠疫情鲍威尔表现来看,其果断的作风稳住了经济预期,同时美联储表示将动用一切工具来维护市场稳定和推动经济复苏,应该说即便特朗普提名新人也很难有更好预期。另外,拜登团队对鲍威尔的表现还是认可的,与此同时,拜登还表示希望美联储在解决种族经济不平等问题上发挥更大的作用,要求美联储关注更多涉及控制通货膨胀和就业问题以外的其他社会问题。

另外一项影响市场风险偏好的,是美国贸易摩擦问题。在贸易与对外政策方面,总统有更高自由裁量权,国会基本无法做到有力干预。作为商人的特朗普由于从政经验少,对外政策比较粗暴——简单来讲,就是强调美国优先,将美国人民和美国安全利益放在首位,一根筋跟其他国家(尤其中国俄罗斯)对着干,同时不顾欧洲盟友利益;而拜登更具经验,其同样强调美国优先,保护美国企业利益,但更倾向于团结盟友,向中国和其他“贸易滥用者”施压(非关税武器),同时,抵制外国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并重塑美国制造和创新能力,以不公平的环境与贸易操作问责中国。

但无论拜登还是特朗普当选,短期内,美国大选后可能将更多关注内政,贸易摩擦问题可能暂时得到一定缓和。

总体来讲,拜登与特朗普的政策主张有比较大的差异,代表着民主党与共和党在执政理念上的区别。共和党属于保守党派,奉行文化保守主义、经济古典自由主义,强调自由与效率、公平贸易、限制政府规模和政府管制等,支持减税、反对非法移民、减少社会保障水平、保留持枪权利等。民主党支持新政自由主义理念,提倡缩小贫富差距、加大政府经济干预以及更多社会福利、宽待移民以及包容多元文化,认为减税加重联邦政府债务负担。

图:特朗普与拜登不同政策主张

数据来源:基于公开资料整理


03

选取结果对资本市场的可能影响


美股方面,大选结果落地后,风险偏好可能重新回升。除非出现两大风险:一是,特朗普不认可大选结果,选举争议一直持续到选举人团投票日(12月14日)之后,持续的争议将压制风险资产偏好;二是,特朗普当选总统,但参众两院都由民主党获胜,将形成总统与国会对立,对美股形成压制。其余情况,不管是特朗普当选还是拜登当选,二者都可能较快出台财政纾困以及基建支持计划,同时短期内贸易摩擦得到一定缓和,对美股形成利好,唯一有些风险的是拜登支持加税将可能导致美国科技股等利润下滑,对部分行业风险偏好形成压制。

美债方面,只要不出现上面两大风险的极端情况,大选后的政策刺激预期、经济基本面修复、通胀回升、以及货币增速放缓,都可能支持美债利率上行。除非出现上述极端情况,另外要警惕拜登上台后,由于疫情更大范围的扩散,而着急对经济封锁对经济带来的下行压力,从而推动美债走低。

美元方面,大选落地后,由于政策刺激与经济复苏预期走向,美元可能短期走强。相比于特朗普更加利己的政策,拜登权衡的外交政策可能使经济体受益(尤其欧洲),从而推动美元中期趋弱;另外美元趋势还要看中国经济体量增长情况,以及美国经济体量在全球占比,从趋势上来看,美元贬值趋势没有结束。

油价方面,基于经济复苏与通胀预期逻辑,油价趋势上升不会太大变化。若拜登当选,其可能重启与伊朗核问题谈判,届时伊朗原油120-150万桶/天出口量将可能恢复,但拜登对美国石化能源的限制政策——停止发放联邦土地和水域的钻井许可等,将可能导致美国原油产量和出口下滑,对油价形成提振。这两点风险值得关注。

最后,要注意的是,如果类似2000年的计票风波再次重演——特朗普对大选结果表示质疑或要求重新计票,这里面拖延造成的不确定性,将可能导致风险偏好的回落,美股下跌。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