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结果大预测、大选结果对中美经贸关系走向影响几何?

来源:中国宏观经济论坛 CMF

昨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主办的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第15期)于线上举行。聚焦“美国大选结果对中美经贸关系走向的影响”,经济学界及中美关系学界知名专家毛振华、岳晓勇、倪峰、陈琪、刁大明联合解析。

报告就以下三部分内容展开:

一、 美国大选整体发展态势;

二、 对美国大选总体结果的预估;

三、 美国大选对中美经贸关系的影响。

首先,报告指出,此次美国大选具有以下两个特点:一、此次大选是一场非开放式的选举,但特朗普并未占据较大的优势,其连任之路并非想象中的顺利;二、疫情影响了此次大选的主题和关键州的关键选民,同时也打乱了传统意义上对选举的判断。一方面,疫情之下,同情心成为选举的主线;另一方面,无论选举结果如何都会加速对华战略调整的节奏。

其次,报告认为,选举结果仍有悬念,但特朗普连任难度更大。特朗普近年来民调虽然保持稳定,但40%的选民支持是否能支撑其连任是个很大的问题。就拜登方而言,拜登支持者中有近2/3是所谓的逆向反对者,但特朗普支持者中有近3/4是真的支持特朗普。尽管拜登具有民调优势,但能否转化成有效选票值得考虑。如果两人的差距在5%以内就算为摇摆州或关键州的话,目前有8个关键州,最终能否拿下宾州等关键州也是一个看点。除此之外,在一州定胜负的情况下,选后也可能存在争议。

最后,报告就选举周期对中美关系和中美经贸的影响进行了分析。

图1,特朗普和拜登在关键领域的不同立场 

来源:CMF中国宏观经济专题报告(第15期)

就经济方面而言,如果拜登当选,很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一是特朗普出于家族企业利益的考虑,会转向稳定,但这种可能性不大;二是在最后两个多月的任期里,特朗普会进一步对华施压,敲定所谓对华竞争的遗产,这种可能性显然更大一些。如果特朗普连任,很可能会延续之前的对华政策,会进一步推进对抗性的大国竞争,甚至会搭建联盟,进行从破到立的围堵。

图2,特朗普和拜登在关键领域的不同立场 

来源:CMF中国宏观经济专题报告(第15期)

拜登在经贸政策上的可能倾向有:1、以规则主导者身份参与或重建亚太、跨大西洋的自由贸易架构。2、推动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确保以多边贸易框架为自身利益服务。3、重视结构性问题:将在国有企业待遇、产能过剩、政府补贴与采购、知识产权等议题上发难,指责中国“国家资本主义”。4、不会轻易取消特朗普政府的关税与制裁:在关乎国家竞争力的领域,将继续关税与制裁手段;在其他领域,将以取消关税或制裁为条件要求我方接受其他条件。5、不会推动“全面脱钩”,但会在高科技领域采取“小院高墙”策略阻止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发展。6、继续将通过重构价值链、产业链、供应链,逐渐减少对中国依赖,强化美国的竞争力与领导力。

和特朗普相比,拜登最大的利,在于他上任之后的可预测性更强,并且态度会相对缓和。至少不会是像特朗普这样,有一种意识形态化的冷战感觉。而特朗普的“弊”在于,他会更加强调所谓意识形态因素。

就科技领域而言,拜登可能不会在全领域进行脱钩,但是在关键领域会保持警惕,甚至采取科技脱钩的方式。科技战保持高压态势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就贸易领域而言,拜登会以规则主导者的身份参与或重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等,推动自贸组织改革,通过多边框架为自己的利益服务。

当然,无论是拜登当选还是特朗普连任,一开始的重点肯定还是放在美国国内相关议题上。如果疫情不得到有效的控制,可能也很难恢复经济。总之,短时期内对华贸易政策不会松动。如果特朗普连任,过去四年的具有冷战感的对华策略将会彻底成型。如果拜登当选,未来有可能会继续进入调整期。中国应该利用好这个窗口期,进一步夯实中美关系。最重要的是要寻找一个新的平衡点或新的执行点,让中美关系稳定到一个新的平台上去。

论坛第二单元,与会嘉宾发表了精彩演讲。

首先与会嘉宾对美国大选的大体走向展开讨论。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驻爱尔兰共和国前大使岳晓勇认为,从各方面情况来看,拜登当选的可能性要大于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但是要考虑选举投票后出现的选举混乱,疫情导致提前投票,也造成邮寄投票增多等情况,理论上出现误差的可能性就增多。

美国现在国内的政治非常极化,极化到支持拜登的人、支持特朗普的人,都不愿意听到不同的观点和不同的情况。在美国这次竞选中,外交不是最主要的议题,但外交中,中国是最重要的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党委书记、所长倪峰认为,对中美关系的判断,不能只盯着华盛顿,要深入到美国田野中去。特别是考虑到此次疫情带来的影响,以及中美关系中人文交流中断之后带来的后果等,我们在观察选举时,只能依靠民调。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联席主席,中诚信集团董事长毛振华认为,对中美问题应该持有一个较为谨慎的态度。美国对华态度短期难以逆转,主要由两个原因造成:一是中国经济的发展严重“冲击”了美国的霸主地位;二是意识形态的矛盾重新回到了主流。

就政策而言,一方面中国要有底线思维,不要抱有幻想,不要高估经济和利益的互补性有多大的筹码;另一方面,国内和平化建设也需要好的环境,需要获得更好的选择或者发展、缓和的机会。

他还认为,对中国来讲,拜登当选对中国长期来讲是不利的,短期是有利的。拜登属于传统政治精英,传统建制派,如何集中精力对付中国,会更关注和他的盟国关系,会拉着他的盟国选边站,这是美国打冷战的核心因素。短期来看,拜登在动作上没有那么极端,不像特朗普近乎疯狂。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陈琪认为,民意调查和理论分析都是分析大的趋势,而非小概率或偶然性事件。他认为这次选举的主基调依然是“愤怒”,同时未来的一个礼拜不会出现特别影响选情的巨大事件。也就是说,大概率的事件基本就是拜登当选,影响选举的小概率事件也不会发生。如果是胶着的状态,极个别的选举人票决定选举的结果,那么这次选举可能会有比较大的麻烦,甚至有可能会出现某种程度的宪政危机。

之后,与会嘉宾对美国大选的结果对中国的影响,特别是对中美经贸关系的影响,以及中国应该采取应对性政策展开了讨论。

岳晓勇从两个方面分析了对中美关系以及战略环境的认识。一是,美国对中国的政策调整不是特朗普开始的,是奥巴马开始的。当前这种强硬的对话态势在今后若干年,美国可能不会变化。二是,美国对中国的认识尚未达成共识,仍要做客观分析。中国并非是此次大选的主题,但外交政策仍然是最突出的问题。

在直接对华关系方面,他总结了四个会对拜登产生影响的因素:一是前政府(现在的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所形成的惯性,二是美国对华的消极舆论和政治形势变化已形成政治正确,三是美国各个产业界对华战略竞争意识增强,四是疫情和经济恢复压力。

由于中美关系已经涉及美国内外政策全局的问题,所以拜登上任后很快就会有新动作。一是在意识形态、重大敏感利益问题上要有一个基本政策定位,二是考虑对话和双方的交流。在这种形势下,中国一要坚持底线思维,二要坚持合作共赢,走和平发展道路。

倪峰认为,如果特朗普继续执政,根据其在共和党代表大会上宣布的五条对华政策,可以总结为两点:1、“脱钩”;2、“追责”。如果拜登执政,对华政策的系统性和总体性压力会上升。当然一些重大问题冲突的剧烈性和特朗普相比,会有所减少。

他认为,当我们拉长历史时间来看中美经贸关系时,可以考虑意识形态、物质利益、地缘政治三条线索。在中美交往史上,这三条主线不同的组合构成了中美关系不同的阶段。地缘战略是本质问题,是零和博弈问题。经贸问题仍然是连接两国关系最重要的纽带。

就政策建议而言,首先要以稳定、协调、合作的导向,当务之急是迅速恢复双方在政府层面的对话,这会对管理矛盾和冲突发挥正向作用。其次是该合作的地方合作,用这种合作来对冲竞争和矛盾。在经贸议题上也应该有所行动。

毛振华认为,第一,坚持寻找共同利益。中国和美国在经济利益上,还是存在着巨大的互补性。我们要加大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加大经济金融上的开放力度。第二,要寻找在国际框架下的多边合作机制。在国际组织重构的过程中发挥中国的积极作用。国内还需要有更底线的思维,包括补短板,加大供给侧改革,节约等。中国要做好自己的改革,做好在市场经济框架下的世界合作。

陈琪认为,经贸有可能会发挥三个作用:一是促进中美关系,二是稳定中美关系,三是抑制中美关系。首先,中美结构性矛盾加大的情况下,经贸合作促进中美关系的空间非常有限。其次,即便特朗普没有连任,到明年新总统上台之前还有80天左右。特朗普有可能会制造一些新的遗产,这个新的不是继续原来强化的中美经贸的对抗方向,有可能会往回收,也就是他要为自己以后着想,要在中美关系当中有点个人做生意的空间。最后如果特朗普连任,也会容纳更多的建制派进来,中美经贸议题合作空间有可能会打开。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