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商情和选情:谁的危险关系?

作者:李雨霏 

来源:复旦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

美国深陷疫情泥潭,再次进入第三波爆发;美国经济表现下滑,特朗普的一张竞选“王牌”被挑战;最后冲刺,特朗普与拜登的竞争加剧,摇摆州集会能否激发出更多选票,力挽狂澜,一切静待尘埃落定。


深陷沼泽:无法控制的新冠疫情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0月28日0点,美国新增病例73240例,累计确诊病例突破877万例;新增死亡病例985例,累计死亡病例22.6万例,是世界范围内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过去一周美国每天平均新增80000例,这是自八月以来的最高纪录,最近新增100万确诊病例仅耗时32天,说明新冠疫情在美传播越来越快,新增病例全美所有州都在攀升,逐渐接近医疗资源的承载极限。

美国各州累计确诊病例数与死亡病例数。图片来源:NPR。

与春季相比,目前的统计数据更为准确地反映了新冠病毒真实传播情况,美国大部分地区已经进入新冠疫情爆发起来的第三波激增。尽管特朗普总统坚称,病例激增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测试显著增加,但也证明了疫情再次进入集中爆发阶段,然而限制性措施却逐渐在放宽。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在对宾夕法尼亚州旅客的隔离问题处理不力后,决定不再对临近其他两州新泽西州、康涅狄格州的旅客实施限制,尽管这些州新冠病例仍在增加。同时人们已经厌倦了讨论新冠疫情,也厌倦了不能外出、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口罩等一系列限制性措施。

在多个关键州,竞选集会轮番上演也让疫情反弹在所难免。美国传染病学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S. Fauci)公开表示,最近的竞选集会是在“冒险”。上周俄亥俄州、威斯康星州、北卡罗来纳州等病例增长速度,超过疫情爆发来的最高纪录。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学专家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博士(Dr. Michael Osterholm)提出了警告,随着人们不再依从社交隔离,未来六到十二周将是疫情爆发以来的“至暗时刻”。

各州新增病例曲线图。图片来源: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

长期以来特朗普与防控疫情的机构之间存在着难以化解的龃龉。特别是特朗普“治愈”返回白宫后的种种言论,包括在其竞选集会上大肆宣扬治疗方法与药物的优点,引发了医学界的普遍不满。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主任史蒂芬·哈恩(Stephen Hahn)表示,尽管对新冠治疗用药慎之又慎,行政部门批准等离子治疗等行为,大大损害了FDA的独立性与权威性。

美国每天新增的确诊病例。数据来源: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2020.10.26);图片来源:CNBC。

与此同时,疫情防控与推动经济复苏的张力在各州依然存在。北达科他州州长道格·伯根(Doug Burgum)多次表示“遏制新冠病毒传播不是政府的工作”,而南达科他州州长克瑞斯提·诺姆(Kristi L. Noem)甚至举办了50万人参加摩托车集会。

美国疾控中心10月20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1月26日至10月3日的新冠疫情期间,全美死亡人数比往年的平均数字多出近30万。疾控中心虽未提供超额死亡的具体解释,但表示其中包括与新冠直接或间接相关的死亡病例。其中不仅老年人群体是易感人群,年轻人中的死亡数也是空前的。数据显示,在25岁至44岁的年轻群体中,死亡病例增长了26.5%之多,这个比例甚至超过了85岁以上群体的14.4%。此外,各年龄段的非裔与西班牙裔人的死亡病例也是超乎寻常地增加,其中非裔死亡病例增长了33%,西班牙裔增长了54%,而白人只有12%。然而,这些数字仅仅显露了这场疫情的部分残酷,真正让所有美国人都难以脱身的则是经济危机。


救助分歧仍在,竞选马不停蹄


竞选的最后冲刺阶段,几个关键州对于两位总统候选人能否赢得足够选举人团票具有决定性影响。随之而来的,是佛罗里达、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爱荷华、密歇根等地已经被各种竞选活动“淹没”,普通人更是在各种选举信息中没有喘息的机会。

宾夕法尼亚州,18日库里·布克(Cory Booker)和安德鲁·杨(Andrew Yang)为拜登站台;20日特朗普亲自和小唐纳德(Donald Jr.)到场;21日则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而这一切都需要金钱帮忙。据统计,自大选开始以来各方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竞选活动已花费接近2亿美元,其中拜登一方为1.125亿美元,特朗普为7420万美元。尽管最新民调数据仍显示拜登领先4-5个百分点,但双方谁都不敢放松,特别是在摇摆州,仍将“精疲力竭”地跑到最后。

与胶着的选情相比,普通人的生活面临种种困难。根据美国劳工部10月初公布的数据,9月美国失业率为7.9%,较疫情爆发前的2月数据(3.5%)仍增长了4.4个百分点。由于复苏步调不一致,各州的表现非常不平衡,关键州选民的经济状况在大选冲刺阶段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夏威夷州、内华达州、南卡罗莱纳州、印第安那州以及堪萨斯州失业率水平居高不下,失业率上升幅度较大的是德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和北卡罗来纳州,而失业率跌幅较大的则是宾夕法尼亚州、爱荷华州、明尼苏达州和威斯康星州。

疫情爆发之初,美国新增失业人数创历史记录,尽管这几个月以来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恢复了工作,但薪金却也大幅降低。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分析文章指出,新冠疫情影响下,低薪人群首当其冲。目前,在人口数量50万至100万之间的地区中,低薪工人占总劳动力的35%至56%;在人口数量25万至50万之间的中型都市地区,低薪工人占比37%至58%,他们主要分布于零售、服务、制造业等行业,在疫情期间面临时薪下降、失去工作岗位的困境,迫切需要失业救济和联邦层面的救助。

在这部分低薪人群中,非裔、西班牙裔或女性的可能性更高。在这一点上,拜登相对于特朗普来说,有更全面的提高工资的劳工保护计划。罗格斯大学教授、工人组织创新中心研究主管詹妮丝·芬恩(Janice Fine)认为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对于劳工保护与移民政策有非常好的进展,但这种进展已经在特朗普任期被扭转。拜登当选可能依然优先实施这一政策,尽管存在一定难度。因此,疫情下的失业与低薪人群的选票去向,可能决定着即将结束的总统大选。

伊利诺斯州奈尔斯市排队接受COVID-19测试的患者戴着口罩。图片来源:美联社。

当地时间10月22日,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截至10月17日的那一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78.7万人。这也是3月中旬以来,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首周下降到80万以下,但依然不能改变许多美国家庭依靠失业救济维持生计的现实。由于疫情始终不能有效控制,零售、服务、航空等行业纷纷出台裁员计划,导致各州的就业岗位显著下降,可以肯定新冠疫情将对美国造成更为持久的经济破坏。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艾米·芬克尔斯坦因(Amy Finkelstein)指出,自春天以来的疫情最初严重打击新泽西、北卡罗来纳等州,但目前造成的经济破坏遍及全国。在25岁-44岁的人群中有一半是失业人口,大多数人的正常生活已经“难以为继”,年轻选民对特朗普的经济政策颇为不满。在制造业较为集中的“铁锈地带”也不例外,疫情叠加周期性经济衰退造成失业率飙升,达到了突破历史记录的25%,远远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因此,持续不断的疫情加上选民们的经济状况,对于特朗普的选情可谓“雪上加霜”,与此同时,联邦层面的经济救助计划濒临“难产”。

美国国会曾在3月份批准发放每周600美元的失业救济金,这一政策于7月底到期后,特朗普总统将这一救济政策下放到各州。十月初,众议院又通过了一项2.2万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包括了提高新冠检测、扶持失业救济、增加州与地方政府的预算以及支持教育与儿童托管服务。然而这一系列临时救助仍是不足够的。

随着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激增,纽约劳工部的访客被工作人员拒之门外。图片来源美联社。

美联储前主席珍尼特·耶伦(Janet L. Yellen)多次表示,货币政策已经不再是当前的首要问题,首先需要控制疫情,再推动经济恢复正常,但现在失业人数激增,储蓄正在用尽,各州和地方政府在防控疫情上面临巨大的预算缺口,需要财政政策发挥更大作用。美联储主席杰·鲍威尔(Jay Powell)更是警告,白宫如果不再推行新的经济刺激措施,随着救济措施的影响被抵消,劳动参与率还将持续走低,永久性失业人数持续增加,经济复苏将是“漫长而痛苦的”。

尽管华盛顿州、纽约州、新泽西州等地在加快发放失业救济,但仍然是“治标不治本”。而当前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的谈判却依然在府会僵持中。10月,特朗普总统叫停了与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关于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的谈判后,再次引发了金融市场动荡与选民的不满情绪。尽管随后美国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重新参与谈判进程,但双方就新冠疫情防控措施与经济救助计划的规模仍存较大分歧。10月18日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定下了最后48小时的谈判期限,双方才就经济救助计划再次进行谈判。26日晚,参议院多数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宣布参议院暂时休会,直至大选结束后的11月9日,这意味着最终两党仍不会在选举前出台新的经济刺激计划,历时近三个月的谈判告终。

总体而言,两党就防控疫情与经济复苏之间的立场有很大差距。在救济规模与范围上,姆努钦的提议仍低于佩洛西预期,尽管他提议的总规模接近1.9万亿美元,包括了对地方和家庭的救助。共和党多数人士希望率先达成一个小规模的、针对性更强的救助方案,特别是对中小企业与航空行业的救助。在防控疫情方面,姆努钦接受了民主党对提高检测的要求,并承诺努力减少对多元群体的伤害,但佩洛西强调的病例追踪等防控措施,仍被姆努钦搁置一边。

此外,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听证会结束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共和党人才开始计划提起一项5000亿美元的救助方案,而上周他还向共和党参议员表示在大选前不寻求与佩洛西达成协议。不过佩洛西对参议院的救助计划无甚关心,因为参众两院的分歧在于救助金的使用方式以及附带条件:共和党更在意疫情中雇主在工人患病时是否享有诉讼豁免权,而民主党则强调支持州和地方政府提供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此外,共和党内部对救助协议也不统一,这与党内在各州的竞选选情密切相关。随着竞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对特朗普总统来说,有无作为不是竞选的首要,不惜一切代价赢得最后连任才是关键。


谁能笑到最后?

市场信号显示双方差距接近


美国大选年对于全球经济金融市场总是不稳定的一年。新冠疫情爆发前,美国经济呈较快增长态势,2019年实现了2.3%的增长,失业率保持在3.5%的低位,经济可以说是特朗普竞选的一张“王牌”。然而,2020年新冠疫情是超乎意料的那只“黑天鹅”,在疫情爆发之初美国股市多次熔断崩溃,叠加美联储紧随其后的货币宽松政策,使全球经济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看,都暗藏危机。

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持续加剧蔓延,美国经济受到巨大冲击,第一季度GDP负增长4.8%,第二季度下滑31.4%,仍是上世纪40年代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其中占美国经济总量约70%的个人消费支出降幅为33.2%,服务支出下滑41.8%,反映企业投资状况的非住宅类固定资产投资下降27.2%。此外出口、投资与地方支出急剧萎缩也导致第二季度经济表现不佳。

从金融市场与美元的近期表现来看,市场对拜登胜选的押注表现明显。从9月以来的市场走势可以看出,美股的上涨趋势已经从以纳斯达克上市的科技等成长板块为主演变为更为均衡的上涨,周期股的表现逐渐追上了成长股,中小盘股得到的关注度也逐渐压过了大盘股,这被国际市场称为“Blue Wave”,是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胜选预期的反应,同时也意味着特朗普对公司减税与政府监管力度收紧,因此也是对科技龙头与行业寡头加税、增加监管的预期反映。同时从债市看,十年期美债收益率近期有所攀升,也体现出市场对拜登胜选后的押注。

尽管今年以来金融市场剧烈波动,风险增加,但市场的信号可能比民调数据更直接。相关人士表示,从市场表现来看,特朗普并未与拜登拉开太大差距。国防、航空、化石燃料类的股票上涨了约50%,是特朗普增加军事预算带来的结果。而拜登主张推动绿色能源,大力推进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包括一项2万亿美元的零碳排放计划,并结束陆上与海上的油气开采。尽管受到保守派广泛批评,但市场反应这波“蓝色波浪”(Blue Wave)打击了传统能源板块。华盛顿战略研究公司基石(Cornerstone Macro)分析师安迪·拉佩里尔(Andy Laperriere)等表示,拜登的一揽子计划代表着更光明的未来,不过只有加税才能支撑这些计划,因此如果拜登当选,市场预期减税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不过这波“蓝色波浪”的市场表现不够稳定。虽然华尔街期待它能为民主党选情带来积极影响,但周期性和价值股的增加,是以科技股和成长股为代价的。这种价值轮换表明民主党席卷态势可能不会持续。根据艾维克(Evercore ISI)最新报告称,股市活动反映不太可能出现支持民主党的11月“蓝色波浪”。瑞银集团(UBS)则表示不论是否发生“蓝色波浪”,都不能过于乐观,否则市场很可能出现大量抛售的情况。

根据以往经验,大选之前股市上涨表明支持现任总统连任,如果股市走低,则更多支持新的领导人。鉴于目前股市上涨、美元略微走低,市场信号可能表明两人候选人之间的差距比大多数人预期的更加接近。

数据来源:LPL Financial;图片来源:Fortune。

有迹象表明,民调或许还是低估了特朗普的支持率。民调网站Five FiveThirtyEight分析师奈特·斯维尔(Nate Silver)认为ISM制造业指数是预测选举的最佳指标,“如果ISM指数在此期间的平均水平高于50(表明制造业部门正在扩张),那么这对现任总统及其政党来说往往是个好兆头,而ISM的平均水平低于50(反映制造业正在萎缩)通常对应于新领导控制了白宫。”到今年前9个月为止,该指数为50.3,说明特朗普仍有较大可能稳固传统票仓,继续僵持“战斗”到最后。

Politico分析文章称,对于华尔街来说,他们可能最不希望看到的是分裂的结果:拜登赢得白宫而民主党人未能赢得参议院,或者特朗普在有争议的结果中获胜,国会变得更加分裂。这将可能导致华盛顿陷入更多僵局,新的财政刺激规模更小,甚至没有。

目前选情胶着的情况下,两位候选人拼的不仅是民意,还有竞选资金是否充足。根据CNN报道,特朗普此前曾前往加利福尼亚州举行筹款活动,其中亿万富翁赌场大亨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及其妻子向特朗普捐赠高达7500万美元。不过从目前联邦选举委员会(FEC)收到的双方报告来看,特朗普在资金充足度上仍然不具优势。根据NPR披露的10月上半月数据来看,截至目前,拜登团队的现金余额是特朗普团队的将近4倍。尽管如此,特朗普竞选团队表示,他们有信心将足够的资源来维持总统竞选连任的努力。

金主的偏好到底对选举结果产生怎样的影响,目前不得而知。但特朗普团队依然会如2016年一样动用草根的支持力量来对冲可能的厌恶风险财团或者华尔街对自己不利的偏好,至于这一对冲效果如何,目前选情观察专业人士对此也难以断定。

拜登团队与特朗普团队竞选资金情况。数据来源:FEC;图片来源:NPR。


投票误差解读,

2016会否重新上演?


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宾夕法尼亚州(领先1.9个百分点)、密歇根州(领先3.4个百分点)和威斯康星州(领先6.5个百分点)的民意调查中领先特朗普。最后,特朗普以微弱优势赢得这三个州,震惊世界。

《财富》杂志数据显示,这次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还在密歇根州(领先8.1个百分点)、宾夕法尼亚州(领先5.3个百分点)和威斯康星州(领先4.6个百分点)高于民意调查平均值。不仅如此,拜登在特朗普四年前赢得的七个州中均处于领先地位,包括亚利桑那州(领先2.4个百分点)、佛罗里达州(领先1.5个百分点)、爱荷华州(领先0.8个百分点)和北卡罗来纳州(领先1.2个百分点)。而特朗普则在佐治亚州(领先0.4个百分点),俄亥俄州(领先0.6个百分点)和德克萨斯州(领先2.6个百分点)保持窄幅领先。

对于统计范围内投票误差的解读,双方各执一词。特朗普阵营认为投票误差意味着拜登的领先幅度在逐步缩小,在“选举日”逆袭的往事可能会再次上演;而拜登阵营也并未放松警惕。虽然《财富》杂志使用RealClearPolitics 在2016年的数据进行了比对,发现拜登当选的胜率远远高于特朗普。《财富》杂志指出,如果拜登以微弱优势赢得佛罗里达州(0.5分)、明尼苏达州(1.3分)和德克萨斯州(0.4分),他就获得了这些州的77票选票,成功赢得270票选举人票。因此,无论是模糊的市场表现,抑或是民意预测,都集中关注2016年的惊奇逆转是否会再次上演。

数据来源:RealClearPolitics;图片来源:Fortune。

这一点从佛罗里达墨西哥湾沿岸的皮涅拉斯县的民调中也能窥得一点先机。自1980年以来,这个县的选票都准确地选出了每届总统大选的获胜者——除了2000年。今年,特朗普与拜登在佛罗里达的拉锯战仍在持续,拜登需要至少2%的差距才能在该州胜出。

目前佛罗里达州在总统大选上非常分裂,特朗普的支持率有所上升,根据RealClearPolitics数据,拜登领先2.1个百分点,仍然需要争取佛州多数地区的民众。特朗普阵营的竞选活动着力强调经济复苏的势头以争取选民。彭博社报道,最近联邦数据显示,9月份佛罗里达州的失业率从两个月前的11.4%降至7.6%(奥兰多地区的失业率高达9.8%,是个例外)。

图片来源:Financial Times。


结语


目前新冠疫情在全球出现反弹,美国越陷越深,失去先机。在这场大选中,不仅要同新冠疫情作斗争,还要同经济衰退、市场动荡作斗争。多线作战很难取胜。特朗普视竞选为第一要务,内政外交都是用来争取连任的。现在全世界都在焦虑等待大选结果,尽管这个结果可能预示着下一场危机的开端。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