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经济学的中产阶级重塑梦

作者:邓志超 严子渔

来源:复旦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

近期,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拜登经济学》的社论。《经济学人》将拜登经济学解释为:一个试图解决贫富差距、完善基础设施、并修补美国社会四年以来的裂痕等问题的“更大的政府”。《经济学人》同时认为,此次美国大选,世界将聚光灯过度地投到了特朗普身上,而对拜登的主张和纲领则缺乏系统性的分析与研究,而有一种可能是,如果拜登当选,拜登所秉承的经济政策将会对美国乃至世界经济产生重要影响。

那么什么是拜登经济学的关键?其政策目标是什么?主要涉及的内容又有什么呢?

图1:《经济学人》封面。来源:the Economist


“拜登经济学”的关键点是中产阶级


中产阶级是“拜登经济学”优先“讨好”的对象,这是因为拜登清楚地知道美国中产阶级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自身选举的成败。中产阶级向来是美国社会的主体阶级,更是美国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体现的具体人群。2016年,美国成年人家庭中52%为中等收入家庭,占据绝对多数。尽管近四年来美国社会结构有恶化迹象,中产阶级人数正在减少,但中产阶级仍是美国社会的主流群体,因此他们的政治观点对选情结果至关重要。

“拜登经济学”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让中产得到实惠,回归中产阶级昔日的“风光”。疫情冲击下,相对于富裕阶层,中产阶级遭受的打击更大,这是因为富裕阶层的财富多集中在金融资产和信息产业股权上,疫情并没有对这两者产生冲击,反而在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下受益颇多。而另一方面,中低收入人群在此次疫情中本来遭受到了严重冲击,但他们的收入在美联储无限QE和CARES法案的作用下不降反升。相较之下,中产阶级的近况最为堪忧,而事实上这也是中产阶级普遍反感特朗普、对特朗普支持率下降的原因之一。

图2: “拜登经济学”在谷歌近一个月的搜索趋势。数据来源:Google Trends/植信投资研究院。


“拜登经济学”目标:重塑更为多元的中产阶级主流地位


“拜登经济学”与“奥巴马经济学”一脉相承,力图满足精英阶级的前提下,重塑中产阶级在美国社会中流砥柱的地位。

围绕中产阶级,拜登提出了包括更新基础设施、促进环境保护与种族平等的一揽子政策图景,具体包括:承诺十年内投入1.3万亿美元用于更新基础设施,其中1/3用于绿色能源研发与推广,最终达到零碳排放目标;就任第一年拨款500亿美元用于修复道路与桥梁;投入200亿美元用于改善偏远地区宽带服务;投入100亿美元为贫困地区提供新的交通设施。

此外,拜登还希望通过创造新的工作岗位、修建新的交通设施来改善少数族裔聚集的“边缘”社区的环境,从而达到减排与平权的目标。细分析可以发现,拜登与特朗普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主张不谋而合。特朗普主张在新一轮新冠救助法案中也囊括2万亿美元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但该计划因未与其他共和党人达成共识而被暂时搁置。


比特朗普更为具体的

经济与就业刺激计划


与特朗普提出的“雇美国人,买美国货”相比,拜登的刺激计划不仅囊括了此前桑德斯的一系列提议,而且对中产阶级进一步作出了有利安排。特朗普试图通过行政手段与关税使制造业回流美国,而拜登则计划采取一系列凯恩斯主义色彩的产业政策:将最低时薪提升至15美元、增强工会力量、减免公立大学的学费与学生贷款;进行超过4千亿美元非基础设施的政府采购;在尖端技术领域追加3千亿美元投资;完善国内供应链,降低对外国的依赖。

相比特朗普所承诺的创造一千万个工作岗位,拜登则谨慎地认为这些计划能创造500万个工作岗位。在对象上,特朗普经济刺激计划着眼于长期被忽视的工薪阶级,而拜登则采取了迎合中产阶级的策略。

图3: 2020年以来美国失业率。数据来源: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植信投资研究院;注:尽管有所好转,长期失业者(U1)占失业率比例上升;标准失业率(U3)外的失望就业者和非自愿非全职工作者的比例(U6)也在上升。这一现象揭示美国潜在的产业结构问题。


小心翼翼地对富人加税


税收方面,“拜登经济学”的计划可以看作是对党内桑德斯等左翼的妥协。相比于试图在15年内将亿万富翁总财富减半的“桑德斯经济学”,“拜登经济学”更为现实,拜登主张对富人小幅加税,再以这部分税收部分对冲其刺激经济所需的开支,这显然与特朗普政府2017年通过的富人大规模减税计划背道而驰。拜登许诺将个税的最高累进税率自37%调整至39.6%;将公司税自21%增加至28%;对美国企业在海外子公司的利润课以21%的税收;要求年收入40万美元以上的人群缴纳社会保障税。这些措施预计将在未来十年为美国政府增加4万亿美元的税收,其中收入前1%的家庭将会负担增税总额的3/4,而这部分超高收入家庭的收入预计也将下降14%。

覆盖面更广、更合理的医保

拜登任副总统时通过“可承受医疗法案”(即“奥巴马医保”)的制定攫取了重大政治资本。此次大选,拜登主张在10年内投入7.5千亿美元用于扩大奥巴马医保的覆盖范围,从而实现97%的医保覆盖率。而特朗普政府则主张削减医保支出,并以新的方案替代奥巴马医保。然而截至第一次候选人辩论,特朗普仍未公布具体的替代方案,只是声称会降低药品的价格。目前看来,拜登的医保方案比特朗普更加“靠谱”,也更为经济。沃伦和桑德斯提议新增公共开支占GDP的比重达16-23%,而即使拜登的所有提议获得通过,公共开支增量仅为GDP的3%,且其中有一半可以被增税所覆盖。

图4: Tax Policy Center对拜登的税收政策对税后收入影响的估算;数据来源:TPC/Los Angeles Times。

减少美国对中国供应的依赖

“拜登经济学”中也包含了拜登的对华经济政策。拜登与特朗普都主张减少美在贸易上对中国的依赖。虽然拜登并不直接主张缩减中美的贸易规模,但仍然提出要减少美国国内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对美国企业在海外子公司的利润课以更高的税收,并承诺采取“有利于美国工人的税收政策”。

另外,拜登主张以环境保护、知识产权与技术转移限制为手段,联合意识形态一致的盟友共同遏制中国。虽然在此前的活动中,拜登更专注于推动国内经济发展,但也表示计划通过恢复TPP谈判、重返巴黎协定、加入特朗普政府退出的国际组织等方式,恢复美国的国际影响力。

未来一个时期,无论何人当选,特朗普式的美国对华极限施压状态会有所缓和,但中美两国关系相对冷淡将可能常态化,拜登试图重塑美国国际影响力的努力也可能对中国的国际地位提升形成制约。


看好拜登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不是特朗普”


作为一个谨慎的现实主义者,拜登的诸多提议描绘了让所有人满意的图景,然而最终却可能没有人满意,美国舆论界对“拜登经济学”的评价中持这种观点的不在少数。

激进的媒体批评他缺乏魄力,如《经济学人》指出拜登的实用主义让他不够大胆,对于碳排放市场、科技企业的垄断等议题只字未提。不少评论认为,即使拜登的提议可能使2050年的公共债务达到GDP的200%,但鉴于疫情期间特朗普政府已经带头通过无限QE与赤字货币化来支持大规模刺激计划,美联储也已上调通胀预期,预计未来利率可能在一个较长时期内维持为零,债务压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从保守派的角度来看,拜登以及穆迪、高盛等支持拜登的机构也犯了“凯恩斯主义的偏见”,拜登试图通过税收与采购拉动需求的主张可能反了冒进而低效的致命错误。《华尔街日报》称,若“拜登经济学”得以实施,2030年全美家庭的中位数收入将减少6500美元,人均GDP减少8%。除此之外,也有批评声音认为,拜登低估了其方案所需的代价,如扩大奥巴马医保的成本是在未考虑准入年龄下调的情况下估算的,真实的数值很有可能远超预测值。

图5: 讽刺拜登与希拉里的漫画。来源:A.F. Branco Cartoons。注:一些声音认为“拜登经济学”不过是民主党“换汤不换药”的传统,而拜登的民调优势也并不足以支持他赢得大选

作为职业政治家,拜登无疑会将自己的治国理念与方案描述得天花乱坠,他也曾多次攻击特朗普“他没有任何计划”。然而客观而言,拜登方案虽然看上去很美,但实际效用并不见得比特朗普的承诺更可靠,其试图使所有人满意的尝试也未必能成功。然而若拜登当选,其施政的方式相较于特朗普政府直接粗糙的内政外交会圆滑缓和得多,事实上,这也是当前许多选民投票给拜登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他不是特朗普!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