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煜辉:数据姓什么,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作者:刘煜辉

数据替换砖头,从金融的角度细思起来 ,或是洪荒之力。

无非就是传统生态下的金融深化,或者金融内生化的过程,是以城市土地、房地产等不可再生性的不动产为背书为依托,行金融信用扩张之“暴力”。

自从有了斯(金融自由化),人类社会系统的信用的创造便不再主要依托于经济所产生的真实收入流,而主要依托资产抵押成为创造信用的主要方式,房地产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

简化之,砖头实质上成了今天法币系统的背书和储备,虽然名义上还是国家机器。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中,砖头成了一切货币的发生器,当人类社会从传统生态向数字生态快速演进过程中,数据正在接管砖头在过去半个世纪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数字生态下的金融深化,数据无疑未来实质上将成了法币系统的背书和储备,随着经济活动数字化转型加快,数据对提高生产效率的乘数作用凸现,成为最具时代特征新生产要素。终极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甚至是唯一的生产要素。

理论上讲,人的活动的每一个数据分子都能成为信用,这可比经济学经典里面的货币中性的初设条件,即依托经济活动的收入流来创造信用,要提高了几级浮佗,不仅实现了,更是完全、彻底、纯粹地实现。

所以我讲这是洪荒之力。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到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人类实践活动整体就是酱紫的。这可是否定之否定。

人成了数据的slave,今天我们只是房奴,未来数据掌握在谁的手里,谁事实上就拥有了人类社会系统的rule 。

这个谁就得有超出万物生灵的伟光正,有一套治理,让它遵循天然、自然、和谐,静守中庸、动致中和,万物生灵方至大同。

所以这几天我一直讲,信用要有人性信用有伦理,违了必招灾祸。

今天的中国毫无疑问正走在这最大的风口上,因为咱家目前是全球唯一的一个实现了把互联网彻底基础设施化的国家。从这个角度上,我们都应该感谢马老师,他用他那俾睨天下的雄心,让我们思考,数据姓什么?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能姓C吗 ?

正如今天早上我转发的文章“四大行的反击”中的一句话点中了全部的要害:

“蚂蚁积累下的制胜资源——全民大数据,是否是用户的个人隐私,如果不是,它是否应该成为国有资产或者公共资源?”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