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爷:牛羊下山

来源:兽楼处

2012年央视举办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礼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还没有展示出一统江湖的气势,房地产还是吾辈楷模。

九个年度经济人物,只有一个半算得上互联网公司,杨元庆算半个,马云算一个。而宁高宁、王健林、郁亮和宋志平等,都和房地产相关。

央企领导和地产老板都不擅长演讲。现场直播的颁奖典礼气氛沉闷,轮到马云和王健林上台前,导演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前半段太沉闷了,你们都是民营企业家。

能不能调侃一下,活跃气氛?

两大富豪就这样登台,成了央视的工具人。

气氛是从国民公公调侃马爸爸的衣品活跃起来的。王健林说,没想到马云穿这个就出来了。马云争辩说,我们努力的一切都是为了做自己,我穿西装不像自己,但穿这个像自己。

马爸爸的衣品一直是互联网业的泥石流。那天他穿着天蓝色毛衣,白色休闲裤,再搭配一条黑黄竖条的拼接围巾,精神小伙马上有了村口杀马特的感觉。

大家都知道的名场面,发生在电商辩论上。马云挑头说未来电商会基本取代传统商业,这是生活方式的变革。

旗下几百个万达广场的老王翻了个白眼。他说要不咱俩打赌,如果十年后电商市场份额占50%,他给马云1个亿。反之亦然。

亿万观众面前,马爸爸和国民公公的这梁子,算是公开结上了。

第二年的双十一,淘宝卖了350亿,创造了当时的记录。马云当晚对记者说了狠话,如果2020年商业地产仍占中国商业零售大半江山,说明我们经济转型没有做好,说明我们这代人的努力,不如他们上一代人。

他说,大家记住,2020年如果王健林赢的话:

我们这个社会就输了,我们这代年轻人就输了。

不知马云的数学是谁教的,“十年之约”本该是2022年到期的。他还拉大旗,冠上了“我们这个社会”和“我们这代年轻人”的名义,就像多年后他在外滩金融峰会上抛出来的话术,动辄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改革”。

一个月后的双十二,当上了2013年胡润中国首富的老王,解释赌局只是活跃气氛的玩笑。他说被问烦了,亿元赌局作废吧。老王心里应该也憋着气,他后来挖了很多人,并拉上BAT里另外两个巨头,大家一起搞电商。

很快,2020年来了。腾百万早没了,上半年疫情严重,线下哀鸿遍野。就算如此,中国电商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也不到三成,商业地产仍占大半江山。

但马爸爸说的“我们这个社会”,输了吗?


1


上周,今年的胡润中国富豪榜公布了。

疫情冲击了全球经济,但中国富豪累积的财富却又创新高。财富超过20亿的企业家,比去年多了500来人,总财富比去年增加了近10万亿元人民币。这一点也不像6亿人月收入两千元以下的国家。

看了下,榜单平均年龄是55.9岁,财富仍牢牢掌握在上一代人手中。马云说的对,这代年轻人的确输了。

但“这代年轻人”里,并不包括马云。

“悔创阿里”、“对钱没有兴趣”的他,今年第四次成为中国首富。去年他身家还是两千七百亿,今年增长到四千亿了。这意味着过去一年,每天一觉醒来,马首富财富就又增加了三个多小目标。

放水游戏,还是5%人赚其余95%人钱的游戏。经济好,富豪能赚钱。经济不好,他们更能赚钱。看看最近的圈钱大跃进,批量产生无数亿万富翁;而芸芸打工人能谋求的,只是一份996的福报。

房地产过去是中国最盛产富豪的行业,长期霸占富豪榜和年度经济人物前几名。十年前的深圳特区三十周年庆祝会上,四个上台发言的企业家里,两个跟地产有关——傅育宁和李超人。中央领导甚至特意抽出时间单独会见李超人。

到了半个月前举行的深圳特区四十周年庆祝仪式,最重头的40年40人名单里,已经没有一个地产商。建筑设计院的待遇,都要比干房地产的要好。上台发言的,有个是中建集团旗下的中建科工华南大区总工程师。

今年的胡润榜上,地产业上榜人数占比也出现历年最大降幅。连中介老板左晖身家都超过了房企老板孙宏斌、卢志强、郭广昌等人。

这是房地产业正转向存量市场的一个信号。

财富缩水最严重的开发商,是王健林。他跌出前十,下滑到第30名,财富缩水8%,是缩水程度最大的企业家之一。


2


上周,万达出售了芝加哥的物业项目。这是他们在海外的最后一处资产。

2012年,响应国家“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号召,老王也开始了海外买买买的步伐。他差点买出了一个中国最成功的民营国际化公司。

但2017年6月22日那天之后,他又用了三年多时间,亲手拆掉自己搭建的海外帝国。

上周,有消息说万达花了35亿美元买的美国第二大院线AMC,已濒临破产。

这笔买卖,老王应该没有亏太多。它的交易实际总价是26亿美元,这其中包含AMC原有的19亿美元债务,万达实际出资6亿美元及1亿美元设备改造费。从2012年至今,万达已经通过股票和股份转让收回了8亿多美元。

还是上周,有传言说万达将出售武汉万达汉街项目给北京华联集团,用以打造华中首座SKP商城。

我问了下,目前双方确有接触。不过可能并非媒体说的整体转让,形式双方在商议中。

从万达城、万达酒店到万达海外资产,天知道老王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到此次兜售万达压箱底的资产武汉汉街,老王已经退无可退了。

一场疫情,对线下实体的打击,是难以描述的。疫情期间,万达集团对外宣布,免除全国323个万达广场内的所有商户一个月的租金及物业费,这笔费用超过40亿。

所以,地产集团在万达内部重新获得了重视。但几个月前,地产集团的总裁吕正韬也离职了。他的离去,非常突然。

没人能说得清老王心底的无奈。这几年,我们只看得到这个以前一口一个小目标、自己的钱爱怎么投就怎么投的他,疲于奔命,一点点解构掉自己。

上周四,许久没在公开场合露面的老王,参加了首届川渝民营企业家合作峰会。论坛上他不再是那个口无遮拦的王首富,他说赚慢钱、辛苦钱的时代到来了。

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活下来才是王道。

微博底下点赞最高的一条评论是:老王瘦了,没以前富态了。

他原计划2020年把万达做成一家国际化公司后,光荣退休。但连退休,马首富都比他早。


3


前几天,马首富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做了一场演讲,引起了极大影响。他说的一些观点,其实人尽皆知。

人们唯一好奇的是,为什么是他敢说这样的话?   

不到四千字的演讲,马首富批评了传统银行的当铺思想,喜欢给不需要钱的企业贷款;批评了巴塞尔协议是老人俱乐部,批评了政府的监管逻辑;他说要依靠基于大数据的信用体系,为未来、为年轻人建立一个全新的金融体系。

羽扇纶巾,一竿子就把全世界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金融体系打死了。差点就说没有人比他更懂金融了。

马首富一直在讲船新的金融体系,但蚂蚁金服最大的收入来源还是放贷。花呗算不算消费贷,借呗算不算现金贷,大家吵了很久,股市监管层现在说不算,银行监管层就一直不说话。

放贷是人类最久远的生意,别管是易经,还是金瓶梅,放贷的模式无非是便宜资金拿进来,加上利息放出去。唯一船新的,可能是指用户8成以上都是“我们这代年轻人”:

八零后和九零后。

所以马首富最关心的还是年轻人。年轻人这个词汇,在他的演讲里,出现了5次。听完演讲,包叔觉得备受重视。他说自从认识马云之后,他获得四大成功:

登录成功,支付成功,借款成功,还款成功!

最有意思的话题,是他说到赤壁之战。他说曹操把船连起来的思考,就是最早的航母思考。但是一把火让中国一千年再也没有人敢去想航母这个事。

这是一个错误消灭一个创新。

台上的人真敢吹,台下的人真敢听。

在演讲最后,马首富还很骄傲地提到,蚂蚁金服这个有史以来全人类最大的上市,是在纽约城以外的地方定价的。

记得阿里上市第二年,马首富就说如果能有第二次人生,他会让他的公司保持私有化:

当你IPO后,人生就会变得艰难。

真希望明年秋天,马首富别又悔上蚂蚁了。还有几天时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马云的演讲是在上午,下午还有一场演讲,嘉宾是财政部副部长邹佳怡。

她说要防止金融科技诱导过度金融消费,防止金融科技成为规避监管、非法套利的手段,防止金融科技助长“赢者通吃”的垄断。她说:

金融科技并没有改变依靠信用、使用杠杆的金融本质。

奈何本人没文化,听不懂领导在讲谁。

2012年的央视经济年度人物颁奖礼上,主持人感慨马云跟员工谈愿景时很像忽悠。王健林说马云忽悠的功夫,比赵本山厉害多了。马云争辩说,忽悠是自己不相信,让别人相信,他是自己都相信,希望人家也相信。

马首富还说过,我不在乎钱,我对钱没有兴趣。昨天我看到蚂蚁金服的股票代码和发行价,我相信了他说的话。

听完马云的演讲后,一直申购不到蚂蚁股票的包叔打算叫杯奶茶外卖,消化一下刚才吃的饼。“饿了么”建议他开通超级吃货卡,可以领好几张五块钱红包。

包叔狠心开通了吃货卡,然后“饿了么”就恭喜他获得了花呗“吃货卡专享额度”:

1500元。

这1500元只能在饿了么使用。

做了三十年吃货,包叔第一次感觉到了社会的温暖,“我们这代年轻人”终于连吃饭也要借款了。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