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局官宣:稳步扩大资本市场互联互通

作者:常佩琦

来源:上海证券报

“人民币升值的幅度还是相对温和的。”
“外汇局会进一步配合人民银行持续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维护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汇率能发挥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即使出现部分时期、部分渠道跨境资本流入增多,也不会改变国际收支中长期总体平衡的格局。”
“不要把汇率避险工具当做投机套利工具,承担不必要风险。”
“下一步,将进一步推进债券市场开放,继续分批次发放QDII额度,探索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跨境投资管理改革,稳步扩大资本市场互联互通等。”
……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今天上午举办的2020年前三季度外汇收支数据新闻发布会上传递出一个个重磅信息。


四个“好于预期”


发布会上,王春英提出了四个“好于预期”:在国内基本面的支撑下,中国国际收支运行的平衡性好于预期,人民币汇率的稳健性好于预期,外汇市场交易的理性程度好于预期,跨境双向的投资活跃度好于预期。

第一,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外汇储备总体稳定。

第二,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在全球主要货币中表现稳健。未来,国内经济基本面相对优势会继续发挥稳定外汇市场的基础性作用,但是考虑到外部因素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人民币汇率仍然会围绕合理均衡水平上下波动。

第三,市场行为更加理性,外汇供求持续呈现基本平衡。

第四,跨境双向投资依然活跃,跨境资金流动平稳有序。据外汇局统计,今年1-9月,境外投资者增持境内的债券和股票达到1321亿美元,增长47%。从跨境资金流出看,今年前三季度对外直接投资789亿美元,同比略降2.6%;境内主体通过“港股通”购买港股4244亿元人民币。

王春英判断,展望未来,在国内经济、政策、市场等因素的支撑下,中国外汇市场有条件延续平稳发展态势。


人民币升值幅度相对温和


随着中国经济基本面持续向好,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显著。如何看待近期人民币汇率的强劲表现?

王春英指出,近期人民币升值,主要是受到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中国率先控制了疫情,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中国将是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出口形势良好,境外长期资金有序增持人民币资产,人民币汇率在市场供求推动下有所升值。这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下,市场供求对汇率形成发挥决定作用的应有之意。总体来看,人民币升值的幅度还是相对温和的。”王春英称,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4.5%,美元指数下跌4.3%,欧元对美元升值5.9%,日元对美元升值4.1%。比较来看,人民币与主要货币表现基本一致。

未来人民币是否会加速升值?

“在内外部因素共同作用下,未来人民币汇率有望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继续保持双向波动和基本稳定。“王春英说,聪明的市场总是能看到硬币的正反两面,既充分认可国内经济基本面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同时也高度关注各种外部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可能使人民币保持有涨有跌、双向波动。

一些指标也反映了市场观点。比如,从能够反映汇率预期的境内风险逆转指标(看涨美元/看跌人民币期权和看跌美元/看涨人民币期权的波动率之差)看,10月以来平均值0.97%,维持了正值,远低于2016年初的3.03%,在2018年5月,人民币处于升值时期,这个值是0.03%。

“目前的0.97%处于近几年的中间水平,也显示目前市场对中长期人民币汇率预期是趋于中性的。”王春英称。


企业应积极防范汇率风险


在人民币双向波动弹性增强的背景下,王春英建议企业积极防范汇率风险,树立风险中性理念。

第一,需要改变人民币不是升就是贬的单边直线性思维,树立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意识。
第二,要合理审慎交易,做好风险评估,对汇率敞口进行适度套保。
第三,要尽可能控制货币错配,合理安排资产负债币种结构。
第四,不要把汇率避险工具当做投机套利工具,承担不必要风险。


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有助于

拓宽跨境资本均衡流动渠道


在当前我国金融开放步伐加快以及全球低利率环境下,我国是否会面临资金大幅流入?外汇局如何保障跨境资本的平稳流动?

王春英分析指出,我国内在条件有利于中国跨境资金均衡流动。

首先,中国国际收支尤其是经常账户已经从高顺差趋向基本平衡。近年来,基本平衡的国际收支格局已经形成,这种受结构性因素影响形成的格局不会轻易发生改变。国际收支经常账户从高顺差转向基本平衡,这是受内部条件或者内部环境影响的一个明显变化。

其次,双向开放有助于拓宽跨境资本均衡流动渠道。在便利、吸引境外资金投资中国境内市场的同时,也在不断开放、便利境内投资者参与境外投资和参与全球资产配置。

“这两方面的开放,有利于拓宽跨境资本均衡流动的渠道。”王春英援引数据称,在证券投资项下,近年来境外投资者净增持境内证券稳中有增,2018、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规模保持在1200亿-1300多亿美元左右的水平。对外证券投资方面,2014年11月以来到今年9月末,港股通“南下”资金累计流出1.3万亿人民币。

“我国金融开放是双向的,资金流动也是双向的,金融市场的双向开放有助于拓宽跨境资本均衡流动渠道。”王春英说。

最后,市场调节机制更加成熟理性。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加,市场主体汇率预期更加理性,而且适度分化,没有出现非常一致性的单边升贬值预期,短期套利资金大幅减少。

“市场交易以实需、套保规避风险和资产保值增值为主。这种理性交易有利于维护跨境资金在平稳、合理、均衡范围内流动。汇率能发挥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即使出现部分时期、部分渠道跨境资本流入增多,也不会改变国际收支中长期总体平衡的格局。”王春英表示。


稳步推进资本市场开放


下一步,外汇局会推出哪些资本市场开放举措?

王春英透露,外汇局坚持一个指导思想和原则,继续围绕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服务实体来稳步推进资本市场开放。

她举例称,如进一步推进债券市场开放,继续分批次发放QDII额度,探索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跨境投资管理改革,稳步扩大资本市场互联互通等。

“外汇局也将会同有关部门共同研究推进资本市场开放政策和渠道整合,把现行管道式的、分市场的、区域性的开放模式逐步转向统一的制度规则性开放,提高跨境投融资交易的便利。”王春英说。
王春英还透露,外汇局正在研究有关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制度(QFLP)试点改革方案,进一步拓展投资范围,简化登记手续,便利资金汇兑,探索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跨境投融资管理模式,继续支持北京吸引更多全球一流投资机构落户。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