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美元,特朗普正在下一盘大棋?

作者:财主家没有余粮啦 

来源:财主家的余

前两天,和一个朋友讨论起美元,他是相信川普能够再次当选的,在这个前提之下,他坚定认为:

为了实现 “再次伟大”,美国现在的疯狂印钞,是在决绝地实施“断尾求生”策略。

具体怎么个“断尾求生”法呢?

按照他的观点,现在的特朗普政府正在“下一盘大棋”,目的就是和美联储合作,使劲儿扩大印钞,形成实质上的大通胀,然后美国政府可以收到很多税(通胀之后,从数字上看,税收额度将会大幅度增加),然后美国政府用税收盈余来偿还国债,再接下来,减少财政支出,把美国政府债务出清一部分,轻装上阵,美国就可以实现特朗普的“再次伟大”了。

我不得不说的是,这位老兄——

你真是,把各国关于政府债务的那点儿小心思,全部都给透露出来了。

是的,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所有那些发行国债的政府(我说的是“所有”,也就是说,全世界这么多国家,没有一个例外),都是这样的思路,政府和央行一直都不断增发货币,形成实质上的通胀,然后税收增加、国家财力增加,然后用贬值后的货币偿还原来的债务。

不过,我要小小地纠正一下的是,他说到的这个过程里,减少财政支出基本是不可能的,对各国政府来说,收入1万亿能花掉,收入10万亿也能花掉,收入100万亿也肯定能花掉,政府用财政盈余来偿还旧的债务,对“现代政府”、尤其是西方的民主政府来说,基本上是不可能去做的事情。

原因嘛,我们后面再讲。

简单说,对现代政府来说,只有借债多或者少的问题,遇到经济危机或战争,也经常会有超乎想象的天量国债发行(比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以及2020年3月份以来的美国联邦政府),但大家想象中的“天量政府债务偿还”,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不信?

我把二战结束之后75年时间里美国总统任期内的债务变化列表如下。

说明:

1)数据来源:美国财政部网站;

2)二战后的美国总统任期,基本是按照日历年计算(1月为总统权力交接月),但联邦政府年度债务统计是按照财政年计算(前一年的10月1日至当年9月30日),所以此处的联邦政府债务数据,采用的是总统任期结束前一财政年数据,但特朗普任期采用的是当前数据。

查看上面的表格,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75年间,没有任何一届政府,从绝对数额上减少过以美元计价的联邦政府债务;

2)对于美国信用有点良心,或者说有点儿责任的总统,如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约翰逊、克林顿等总统,对联邦政府债务负担增加有限,让美国政府债务/GDP下降;

3)无论从政府债务绝对值还是债务/GDP比例增加来看,二战以来美国最不负责任的总统,是老布什、小布什、里根、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

5位使劲儿借债的总统中,里根是托前面7任总统的福,有条件增加债务且不至于影响美元信用,老布什是遇到1990-1991经济衰退,小布什遇到2001年经济衰退+911恐怖袭击,奥巴马遇到2007-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债务暴涨都可以找个理由。

只有特朗普上任之时,美国经济正在持续扩张而且在西方国家一枝独秀,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对美元的信用价值稍稍有点儿责任心的人,都应该在这个时候尽量少借债,但特朗普却在经济最好的时候,借下最多的债务去讨好选民,还实施自里根以来的大减税政策……

终于,他把美国的联邦政府债务,提高到了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水平!

所以,如果考虑每一届总统上任之时面临的经济状况,总统任期时长等,关于美国政府债务和美元信用,特朗普绝对是75年来美国最流氓、最不负责任、最恬不知耻的总统。

一个只在乎短期选民利益,却对长远的政府债务、美元价值、美国信用使劲儿挥霍的总统,一个一点儿长久责任都不肯担的短视者,你说他在下一盘无比长远的大棋,为了美国的债务出清和美国再次伟大,我是从脚指头上都不会相信的。

以美国为例,我现在可以给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二战之后几乎所有西方政府,只有拼命增加债务,却从来都没有减少债务的做法。

在西方民主社会,每一届政府都是有明确的任期的,任期内的国家归你管,任期之外的事情与你屁关系都没有。

如果有这样一届政府,在自己任上使劲儿向民众征税,然后用征税得到的钱,去偿还前面的政府所借下的债务,这样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呢?

因为征税,这一届政府领导人,会被民众骂死,美国的这套总统体制还好,只要总统不主动辞职,也没有明显的犯罪,虽然被骂,但这一届任期的总统,还是可以一直当下去,要是像日本、英国这样的西方国家,民众抗议之下,这一届政府直接就可以下台了——即便是美国这样的国家,如果一个总统向民众增税,那连任的事情他就不用考虑了。

都下台了,无法连任了,你还怎么考虑货币的长期信用,怎么考虑国家的长远利益?

更进一步地说,如果我这一届政府当恶人,向民众增税,而且勤勤恳恳节俭还债,只不过是让自己过得紧紧巴巴,结果却是给下一届政府留足了借债的空间,而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届的政府和你有毛线关系……

怎么说呢?

这就相当于一个人,看着锅里的香喷喷的肉不吃,却硬要选择自己吃屎,然后把肉留给另外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和自己敌对的人来吃。

你说,哪一个人愿意干这样的事?

反过来,如果有这样一届政府,在台上使劲儿借国债,拿着这些借来的钱,一方面可以收买更多的选民,也可以开展各种政绩工程,另一方面,也可以用这些钱给自己相关的人群暗暗输送利益,这在美国,被称为“猪肉桶政治”——只要通过国债,借来大把大把的钱,你好我好他也好,只要保证自己任上,国债不会爆掉(信用货币体系之下,国债的确不会爆掉),那就是皆大欢喜的事情,而且还可以给自己的连任加分。

我才不管财政是不是健康,政府债务是不是危险,我能给所有人发钱,只要选民们都拥护我,经济蒸蒸日上,股市一路上涨,失业率降到最低,这都是我的能力,都是我的选票,都是我终身的名声,我在台上一年,比你们当政40年做得还要多,我难道不比你们更伟大?

想想看,这些话,是不是都是特朗普的原话?

有人问了,这一届借债太多,后面的政府怎么办?

——后面政府怎么做,管我屁事?!

——我如果是共和党,下一任政府如果是民主党,我巴不得债务在他们手里爆掉呢!

我要把锅里的肉都全部吃完,还要去抢别人锅里的肉,然后,让继任我当总统的人一直吃屎,这就是特朗普的思路!

好了,现在假定你是美国总统,请问——

你选择吃肉还是吃屎?

为什么我说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约翰逊、克林顿这些总统有点儿良心、有点儿对美国和美元的责任感,就是他们在任上的时候,一直拥有一点儿底线,虽然没有减少美国的政府债务,但也没有大幅度增加债务额度,利用经济的发展,自然而然地降低了美国的债务负担,自己偶尔吃一下肉(增加一点儿债务),但让债务的增长低于经济总量的增长,没有抢别人锅里的肉,甚至还留下了肉汤,更不会故意让别人吃屎。

特别是曾担任过美国陆军参谋长的艾森豪威尔当政期间,美国曾两次遭遇经济衰退,但美国政府一直没有大规模增加债务——

这叫什么?

这叫对国家厚道!

从图表上也可以看出,在以上5位总统当政的时间,美国政府债务绝对值并没有减少,但因为经济发展,美国的GDP增加,这样一来,债务负担就是一路降低了。用一句我们很熟悉的话来评论:

用发展的思路来解决政府债务问题。

这正是我这位朋友,在文章开头所提到的债务解决逻辑,所有那些债务不出问题的国家,都是在采用这种方式来解决债务问题。

问题是——

人心不足蛇吞象,人,以及由人组成的政府,怎么会一直满足于这种温吞吞的方式呢?

从杜鲁门到约翰逊,连续4任总统都在降低美国政府债务/GDP的比例,后来的三位总统,尼克松、福特和卡特,虽然债务总额也在增长,但债务/GDP比例基本没有什么变化,虽然说这3位总统名声一般,甚至还有尼克松这样的骗子总统,但从美国债务上来说,这3位至少是在吃自己锅里的肉,不抢别人的肉。

因为前面数任总统的努力,把美国政府债务控制在极低的水平,这给里根抬高美国债务提供了空间,里根是第一个开始慷他人之慨的总统,用吃肉的说法来形容,就是前面的那些总统所攒下的肉,里根一下子给吃掉了一大半。

吃别人的肉,让后来者无肉可吃,就是从里根这里开始的

接下来的5位总统任期里,除了克林顿之外,都是喜欢吃别人的肉的——按照欧元区成立的时候,把安全的国家债务水平定在60%来说,在老布什和小布什时期的债务/GDP比例,都已经把前辈所留下的肉都吃光了,还抢吃了别人的肉。

债务/GDP超过80%,那就不仅仅是抢吃别人的肉了,而是故意让别人吃屎了——因为债务/GDP的比例一旦超过80%,肯定会影响经济正常增长的。

奥巴马开始让别人吃屎,特朗普这种自恋的主儿,当然不会选择吃屎,而是想着把后面继任总统的人的肉全部抢过来,让他们一直吃屎!他为什么这么痛恨奥巴马,就是因为奥巴马想让他吃屎!

最可笑的是,从里根时代以来每一届抢吃别人的肉、甚至是让别人吃屎的总统,在任上大都装模作样地制定了解决联邦债务问题的详细的长期计划,但总结这种长期计划,却基本都是:

从自己离任开始,政府应该严格预算约束,增加财政收入,减少财政赤字,要为美国的未来负责,要为美元的信用负责!

说到底,还是让别人吃屎嘛!

有人进一步问了,既然特朗普没有“大棋”在下,那么你推断一下美元和美国债务,未来会怎么样走呢?

不会怎么走,走一步看一步,能过一天是一天。

不出问题的话,就这么耗着,还是尽可能自己多吃肉,让别人吃屎。

如果出了问题的话,无非就是把责任推给前任,即便到了最倒霉的地步,像1971年前后,美元价值暴跌,也无非是像尼克松那样,脸皮厚一点儿,对着电视发表一个公开讲话,宣布实施所谓的“新经济政策”或者“新货币政策”……

换句话说,即使特朗普有我朋友说的这种想法,想下一盘大棋,他的任期时间也远远不够,他需要事先修改美国法律,把只能连任两个任期的规定给去掉,让自己一直当总统……

关于美国政府如此高的债务,绝对不要指望他能够足值偿还,但说到具体的赖账手法(官方语言一定是“新货币政策”或“新经济政策”),我这里不妨举几个例子。

其一,就是全面实施MMT理论,把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合并,直接美元印钞偿还所有债务,无非是一次性将美元贬值到位;

其二,是我前面写的文章中说到的,发行衰退保险债券也是一种思路,即便不叫“衰退保险债券”,想方设法发行一种零利率的债券,然后用这种债券充当抵押品来印钞,不用支付债券利息,本金也不用还,政府债务哪怕高到天上去也不用担心。

这种思路,其实是MMT的变种,

其三,这是一个比较无耻但又好玩和好笑的方法,也是2012年标普因为美国债务调降美国国家信用评级的时候,200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在媒体上提议的的方法,如果不采用MMT,也不采用0利息债券来充当美元的抵押品,我觉得这个思路会有极大极大概率被实施。

这种思路叫“铂金币”思路,就是由财政部制造几枚铂金币(当然,其他贵金属也可以,甚至是支票都可以),面值直接标注1万亿美元,扔给美联储的一个特殊账户,然后,美联储需要印出来1万亿美元交给财政部,财政部就可以用这1万亿美元来偿还债务了——当然,这种铂金币不能在市场上流通,永远只能放在美联储的特殊账户里。

像现在这种情况,直接制造10枚价值1万亿美元的铂金币,美国政府债务立马就可以降低到17万亿美元,债务/GDP瞬间就可以降至100%的红线以下。

……

老实说,这些解决途径,可能不仅仅克鲁格曼之流的人是这样想的,美国政府恐怕也是这样想的。

有人问了,有没有不这么难堪、不这么无耻、不这么明显的贬值美元债务的解决思路?

——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大家,没有!

以人类现在的思维体系,能走的路,早就被奥巴马到特朗普政府用到极致了,前面说了,人的人性,由人所组成的政府的人性,决定了美国政府债务规模的刚性增加,决定了信用货币体系的最终结局。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