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光鲜又怎样,华尔街大行仍要降薪裁员

来源:Wind

华尔街大行近期财报十分亮眼,高盛净利润还接近翻倍,行业回暖。华尔街大行一年中通常三季度盈利表现较好,现在最有吸引力的话题就是大行们今年的奖金了。不过,今年比较特殊,尽管财报光鲜亮丽,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裁员降薪。

今年三月,摩根士丹利、花旗、富国银行和德银等都表示,在艰难时期暂停裁员。半年多过去,银行利润回升之际,裁员重新提上日程,而留下来的人则要面对奖金削减的现实。今年,最热门的话题不是奖金会下降多少,而是不同部门之间利润鸿沟将如何影响奖金分配。

交易员、分析师和银行家因为市场交易量、债务及股票承销业务暴增而对银行利润贡献颇多。但他们可能会因为奖金与贡献并不相称而感到失望。因为,当全球经济陷入“二次探底”衰退时,全球最大的贷款银行都会提高贷款损失准备金。

美国银行、摩根大通和花旗等美国最大的贷款银行对其员工透露的信息很明确:银行家们银应该对在2020年之后,还能被雇佣并领取“丰厚”的报酬而感到幸运。尽管在新冠病毒全球爆发初期和近两月期间,交易员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创造了巨大的利润,但上述几家大行明确表示,奖金未必与他们创造的盈利相匹配。

摩根大通和花旗的高管向媒体透露,他们通过强调银行已经为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导致可能出现的违约率上而做准备,以此来试图管理员工对2020年奖金的心理预期。

一位投行高管表示,“奖金使我们正在努力解决的一个巨大问题”,因为该行试图平衡以结果为导向论薪酬和履行“好公民”义务。事实上,监管者和政策制定者已经开始限制了对银行股东的支出,以便为潜在的贷款损失提供缓冲。

投行奖金向来是很微妙的社会话题,一方面高官们要平衡交易员和银行家的期望值与投资者对成本的控制要求,另一方面还要平息公众对银行高报酬的仇视情绪。

只是,投行今年的奖金分配挑战更大而已。薪酬咨询机构 Johnson & Associates 创始人Alan Johnson 评价称:“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银行不同部门之间营收差距首次出现戏剧性的差别。”这种差别今年在银行的零售、咨询业务与交易业务方面的体现最为明显。花旗、摩根大通和美国银行在今年前九个月就减计了480亿美元的贷款损失,是去年同期的3倍。

不过,Alan Johnson 称,投行之间的状况是不一样的。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的投行部门员工可能分到的奖金更多,因为这两家银行对新冠疫情方面贷款的敞口较小,两家银行今年贷款损失合计只有350亿美元。

据报道,一位熟悉摩根大通的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鉴于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向交易员和其他员工发放巨额奖金是愚蠢的,“在中长期广泛经济预期不明朗的时候,考虑向员工发放巨额奖金是愚蠢的、毫无原则的。”

而花旗和美国银行的内部人士坚持认为,他们的奖金应该和行业表现保持同步。比如,一个部门的利润上升了50%,该部门的员工可以期待奖金上升25%。

不仅是华尔街,欧洲投行也面临相似的情况。巴克莱、德意志银行和法兴银行在内的投行都在全力重振萎靡不振的业务,在负利率时代试图稳定股东信心,高官们认为降低奖金已成定局。

即便今年银行普遍比较艰难,但对于分析师和交易员来说仍然是一个不错的年份,至少他们可以期待奖金比其他业务更加挣扎部门的同事更多。 Johnson & Associates 表示,今年国际投行各部门之间的奖金差距很大,一些投行零售部门的奖金可能会缩减30%,或者更多。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