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容易分手难 美联储等央行退出大规模刺激之路或将受阻

来源:彭博

美联储和其他央行最终将会发现,在与政府和金融市场联手采取行动以免疫情造成经济萧条后,要想分手并不容易。

当货币当局试图减码量化宽松和其他刺激措施时,迷恋低息资金的投资者和立法者可能会大力反对。

“他们日益落入我所说的‘无退出范式’,”安联首席经济顾问兼彭博视角专栏作家Mohamed El-Erian上周在小组讨论中说。

Mohamed El-Erian

问题并不紧迫——实际上,如果这意味着经济表现强劲,那么央行官员可能会很愿意遇到这个问题。

相反,面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疫情反扑,在上周完全在网上召开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会议上,决策者的核心议题是为世界经济提供更多支持,而不是减少。各央行正在竭尽全力,通过大规模资产购买来提振金融市场,并推动政府借贷成本降至历史新低。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一再要求提供更多援助以支持经济,直到经济明显摆脱困境为止。“如果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继续同步进行,复苏会更加强劲,步伐更快,”他10月6日对商业经济学家表示。

可能要到疫苗获准并分发而且美国和世界经济开始恢复正常之后,麻烦才会开始。如果届时美联储和其他央行无法缩减紧急刺激措施,那么持续的流动性泛滥可能会引发资产泡沫乃至过快的通胀。

桥水投资研究主管Rebecca Patterson认为,由于持续的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美国最终会出现较快的通胀,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过去几十年来,投资者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一点,”她10月13日在对外关系委员会的简报会上说。“无论是否会出现,为这种风险情景做准备都是非常重要的。”

Patterson说,经济政策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范式,独立的央行和政府紧密合作,共同抗击疫情。货币政策制定者加大力度购买政府债券,而财政政策制定者则在发行更多债券来为庞大的预算赤字提供资金。“财政已经成为占据主导地位的推动因素,”Patterson说。

杰罗姆·鲍威尔

央行和政府的关系“有点像进入了蜜月期,因为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前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Peter Praet说。

“没有通胀,因此央行要求财政当局增加支出以支持总体需求,”Praet于10月15日在国际金融研究所(IIF)主持的小组讨论中说。“但是当他们的利益开始分化时,形势就会非常微妙了。”

前美联储理事Randall Kroszner对此表示认同。他在与Praet相同的小组讨论中表示,政府累积的巨额债务“将使央行在感到有必要时难以加息”,因为这会增加借贷成本。

现为芝加哥大学教授的Kroszner说,国会向财政部拨款与央行共同设立紧急贷款安排,这实际上就是授权扩大资产负债表,因此从政治上说,美联储也很难削减其庞大的资产负债表。

债务泛滥可能还会带来其他后果。美联储负责监管的副主席Randal Quarles表示,美国国债市场现在规模非常巨大,在面临压力时仅凭自身可能无法顺利运转。

他10月14日在胡佛研究所组织的一次虚拟讨论会上表示,美联储是否必须继续购买国债以帮助市场运转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美联储目前每月购买约8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

Quarles第二天澄清了这些言论。他在IIF表示,他并不是要暗示他认为美联储有必要永久性地支持美国国债市场。

Randal Quarles

欧洲、日本和英国央行的领导人周日在国际银行业研讨会视频会议上强调了保持央行独立性的重要性。

“我们必须避免被普遍认为是财政占据支配地位,”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说。

英国央行行长安德鲁·贝利则表示,央行与政府协作以帮助经济度过今年的新冠危机,这并未削弱央行的独立性。

MUFG Securities Americas的John Herrmann表示,债券市场低估了美国经济的反弹力度,这可能会在明年引发一场“小型减码风暴”。在2013年的减码风暴中,美联储暗示会开始缩减债券购买规模之后,债券收益率飙升。

El-Erian称,美国央行“对市场的影响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以至于美联储每次试图退缩时,市场都会”通过抛售和收紧金融环境的方式“迫使他们重新介入”

前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Paul Tucker也认同,金融市场已经开始期待央行的定期支持,因为多年来货币政策制定者实际上就是这么做的。

“我等待着,期望央行官员能为金融稳定做些什么,就像保罗·沃尔克为通胀所做的那样,即打破人们的这种心理:资本主义市场实际上完全依赖美联储和其他央行,不管发生什么都会支撑价格上涨,”Tucker说。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