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时代,扎克伯格变成了“政治动物”!

来源:凤凰网科技

扎克伯格

导语:社交巨头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原本对政治漠不关心,把政策制定权交给副手。但是在特朗普时代,他却变成了一位活跃的政治操盘手。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华尔街日报》今天刊文披露了扎克伯格的这一转变历程。文章称,随着Facebook影响力与日俱增,政策争议性越来越大,政治嗅觉成为了扎克伯格要掌握的一项必备能力。

以下是综合分析:

在Facebook发展成为一股全球性力量的十多年时间里,扎克伯格已明确表示自己不关心政治。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的早期顾问竭力让他关注有关华府国会议员的简报,但是他常常说更乐意把政治事务交给其他人打理。

然而,这只是过去的扎克伯格,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位活跃的政治操盘手。知情人士称,他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同进餐,定期与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会谈,还施压国会议员和官员审查苹果、TikTok等对手。

扎克伯格最新开展的政治行动也是为了保护Facebook免受政治压力,从太平洋两岸的反垄断审查到其隐私做法、平台散播虚假信息和阴谋论而招致的批评。Facebook还面临TikTok等新对手发起的竞争威胁。现在对于Facebook来说,与政治领导人、媒体名人以及维权人士建立关系对于其维持在社交媒体领域的霸主地位至关重要。


活跃的政治操盘手


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扎克伯格把大部分政策规划交给了他的副手。而现在,36岁的扎克伯格与保守的思想家、民权组织会谈,在今年的Facebook大选政策制定上亲力亲为。其中许多政策,尤其是影响政治广告和用户帖子的政策,一直存在争议,招致了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士的批评,包括特朗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同时,Facebook内部也对一些政策存在批评声音。

不过,政治争议似乎并未拖累Facebook营收的快速增长。Facebook去年营收超过700亿美元,而在2016年时还不到280亿美元。

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曾经担任英国副首相,两年前被扎克伯格招来担任Facebook全球政策和沟通事务主管。Facebook已宣布,将美国大选前的最后一周禁止投放新的政治广告。克莱格称,扎克伯格“密切参与了”这一决定。扎克伯格不予置评。

就在本月,Facebook宣布将在选举日投票结束后暂停所有政治广告,将禁止在选举日贴文鼓励他人前往监票时使用军事化语言或者旨在达到恐吓、实施控制或者展示权力的目的。过去一周,Facebook还禁止贴文否认大屠杀,扭转了长期以来的政策,并表示将封杀宣传反疫苗信息的广告。

接着在本周三,Facebook和Twitter同时限制了一篇《纽约邮报》文章的分享,这篇报道中包含对拜登及其儿子亨特的指控,遭到拜登竞选团队的否认。《纽约邮报》随后发表社论,谴责Facebook和Twitter的这一行为,表示“没有人对其报道的准确性提出异议”。


Facebook壮大带动扎克伯格政治意识


扎克伯格的转变在很多方面跟随了Facebook的发展脚步。现在,Facebook不再是那个基于高校的社交网络,已发展成了美国政治系统的一个核心要素,也是美国两党的出气筒。过去四年,各方对于Facebook影响力的严格审查已经使得提高政治嗅觉成为了扎克伯格的一项必修课。Facebook的庞大覆盖面、对于言论自由的看重有时会使得该公司成为虚假信息、仇恨言论、恐怖分子宣传以及其他难于控制帖子的超级传播者。

扎克伯格已经训诫了Facebook内部广泛左倾的员工,让他们知道公司的用户基础更为保守,并就没有撤下特朗普发布的一条帖子进行了辩护,该帖子被一些员工认为违反了Facebook规则。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的立场让他疏离了知名民主党人士和民权维权人士,并让Facebook公司内许多人受挫,有时包括Facebook COO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桑德伯格不予置评。

扎克伯格2018年在国会接受质询

上月,拜登竞选经理向扎克伯格致信,把Facebook称之为“美国投票程序虚假信息的头号传播者”。拜登则表示,他从来不是扎克伯格的“铁粉”。

“任何对于Facebook不公平对待一个政党的暗讽都是完全错误的。”Facebook发言人表示,他还补充称扎克伯格是Facebook选举诚信和公民参与努力背后的“推动力”。

“扎克伯格坚信,公司必须制定规则来保护言论自由,并且我们会公平地运用这些规则。”Facebook发言人补充称,“作为CEO,他的部分工作就是参与政策议题,与民主党、共和党政策制定者以及政府派别的其他声音展开接触。”

拜登和特朗普竞选团队都继续大力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知情人士称,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的顶尖高管相比,特朗普竞选团队更多的把扎克伯格视为一名实用主义者,但是特朗普竞选团队也尖锐地批评了Facebook的政策。“就像硅谷‘黑手党’的其他成员一样,Facebook错误地相信他们是真相的仲裁者、选举的决定者。”特朗普竞选团队发言人萨曼莎·萨哲(Samantha Zager)表示,她补充称科技公司正不断屏蔽特朗普和保守派的言论。

非营利研究组织政治响应中心(CRP)的数据显示,身价超过900亿美元的扎克伯格已经向少量民主党和共和党事业及其候选人捐款。但是,一些接近扎克伯格的人士称,他所属的唯一政党就是“Facebook政党”。扎克伯格的公开言论和知情人士透露,这些年来,扎克伯格唯一不变的就是他的广泛信仰:言论自由应该是至高无上的、Facebook总体来说是对世界有益的。

扎克伯格政治意识的提高也影响了他的个人捐赠。扎克伯格夫妇已经向非营利机构捐赠了4亿美元的个人资金,这些非营利机构帮助地方政府分担雇佣投票站工作人员等选举成本,提供个人防护设备以及分享准确的选举日信息。保守派正试图阻止这些私人资金被用于分担公共成本,而自由派人士则批评此举是虚伪的,因为他们认为Facebook允许用户发布选举和投票的虚假信息。


2016年大选成转折点


2004年,扎克伯格与他人联合在哈佛创建了Facebook,那时他还是一名学生。在哈佛了解他的人称,扎克伯格充其量算是一个中左翼人士。知情人士称,在当年的总统选举投票进行前,他担心小布什会连任,在最后几周一直紧盯大选局势。

但是他并不是十分热衷于政治。知情人士称,在扎克伯格创建Facebook几年后,政治顾问们与他会面想要了解一下如何通过他的个人观点形成公司政策。顾问们解释了美国政治派别的差异,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当扎克伯格认为自己最好被定义为自由意志主义者,而不是与任何美国政党紧密联系在一起时,会议宣告结束。

“他对政治毫不关心,”科技行业律师蒂姆·斯巴拉帕尼(Tim Sparapani)称,他是Facebook首位公共政策总监,一直任职到2011年,也一直在批评Facebook,“想要知道他的政治观点,你得从他的口中骗出来。”

Facebook的政治团队由桑德伯格领导,后者曾经是克林顿政府时期的行政官员,在2008年加盟Facebook。该团队负责处理了大部分Facebook对外宣传活动,与美国及其全球的立法者建立关系。扎克伯格一开始聚焦的是移民改革,并在2013年联合创建了非营利组织Fwd.US以推动移民改革。

在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后,扎克伯格这种不干涉政治的做法发生了改变。外界批评Facebook未能遏制误导性假新闻文章和其他虚假信息,许多人认为这些虚假信息加剧了美国人的分裂,使得竞选造势活动比往年更卑鄙。这些批评让扎克伯格感到震惊。

“2016年发生的一切为之后的四年蒙上了一层很深的阴影,”克莱格称,“Facebook被外界指责玩忽职守。”

于是,扎克伯格决定必须做出改变。他公开把自己描绘成一个正在进行中的半成品,对自我反省持开放态度,渴望了解其它观点。2017年,他完成了30个州的倾听之旅,这一延长后的行程带有政治竞选运动的标志。2018年4月,他首次在国会作证,回答关于Facebook数据隐私控制的提问。2019年,扎克伯格就科技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与学者和其他高管举行了一系列讨论会。

在幕后,扎克伯格进一步采取措施确保Facebook不会被视为支持某一党派,这努力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强化Facebook对言论自由的支持来实现。一些民主党官员担心虚假信息会破坏政治披露,认为扎克伯格越来越顺从保守派,因为保守派一向反对限制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表达。他开始提出越来越多与政策相关的问题,更多的参与对平台上争议内容的决策,包括在2018年决定删除极右翼脱口秀主持人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的视频。克莱格称,扎克伯格倾向于参与Facebook政策不够清晰的事件,但是会把执行交给副手。


左右逢源


在Facebook资深董事会成员彼得·泰尔(Peter Thiel)和全球政策主管乔尔·卡普兰(Joel Kaplan)的帮助下,扎克伯格近期还在发展与知名保守派人士的关系。泰尔是知名的特朗普支持者,而卡普兰曾担任小布什的副幕僚长。

扎克伯格还与特朗普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保持联系,两人有时会通过聊天应用WhatsApp讨论Facebook政策。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今年还分别与库什纳、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讨论过TikTok的美国业务。

“任何对于扎克伯格鼓励政府封禁TikTok的暗示都是错误的。”Facebook发言人称。

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还对政府官员称,尽管苹果运营着被很大一部分美国人使用的操作系统,但是它并未受到与Facebook同样多的审查。

随着科技平台在过去的一年宣布了新的政治内容政策,库什纳对扎克伯格表示,其中的一些举措可能会伤害到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竞选运动。

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还与右翼出版商建立了关系,这些出版商推动了Facebook平台的参与度,包括右翼媒体Daily Wire新闻网创始人、特朗普支持者本·夏皮罗(Ben Shapiro)。Daily Wire因为分享虚假和扭曲新闻不断被Facebook事实核查人员标记。但是Facebook旗下分析工具CrowdTangle的数据显示,从用户互动角度来看,Daily Wire常常是Facebook上最受欢迎的网站之一。

右翼媒体Daily Wire创始人夏皮罗

去年,扎克伯格邀请夏皮罗到他的家中共进晚餐。尽管两人算不上朋友,但是他们有时会讨论更为广泛的政治和哲学议题,其中许多都存在分歧。夏皮罗在一份声明中称,他不会对与自己交流的人士置评,因为媒体界有许多人试图污蔑保守派与不同政见人士之间的开放式交流。

知情人士称,2017年年底,当Facebook调整其信息流算法以便将政治新闻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时,公司政策高管担心这一调整会对右翼势力产生重大影响,包括Daily Wire。于是,Facebook工程师重新设计了他们本已规划好的调整,这样一来,《琼斯母亲》等左翼杂志受到的影响就要此前计划的要大。扎克伯格批准了这一计划。Facebook发言人表示:“我们做出的调整不是为了影响个别出版商。”

“我并未发现任何与Facebook建立的关系能够让我们的业务特别受益的。”Daily Wire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杰里米·波尔音(Jeremy Boreing)称。他还表示,Facebook在2016年12月宣布的事实核查计划已经导致Daily Wire遭受“严重损失”,该计划有时“完全不准确”。Daily Wire依靠Facebook获取流量,从而创造广告收入。

左翼人士则认为,扎克伯格对于推广改革议程的新闻网站一直不够容忍。去年,一个由8家推广改革的本地新闻网站组成的网络“速递新闻编辑室”(Courier Newsroom)推出。这些网站部分由与民主党捐赠者关系密切的非营利机构所有。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辩称,考虑到“速递新闻编辑室”的政治关系,它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新闻机构。

这一讨论促成了Facebook在8月份推出的一项新政策,该政策限制了由党派支持的网站覆盖面,采取的措施是阻止他们的主页被纳入Facebook新闻,限制他们访问Messenger、WhatsApp聊天平台,减少他们的广告。

“速递新闻编辑室”背后的非营利机构是Acronym,它批评了Facebook的政策,认为该公司支持保守新闻源。

扎克伯格也开始与改革派组织进行会面。改革派组织领袖认为,如果扎克伯格正在与夏皮罗等保守派发展个人关系,那么他也应该听听另外一边的声音。这些对话并不总是能够顺利进行。

民权组织“改变颜色”(Color of Change)主席拉沙德·罗宾逊(Rashad Robinson)认为,扎克伯格似乎不理解Facebook应该如何为解决选民压制问题贡献力量。

“我与某位手握巨大权力的人谈过,但是他没有认真对待或者不了解这些议题,根本没有准备好,没有资格承担这项任务。”罗宾逊称。


慈善基金会也要政治正确


扎克伯格还一直在试图引导他与妻子成立的慈善基金会“陈·扎克伯格倡议”(CZI )走上一条安全的政治路线。知情人士称,近几年,CZI的管理人员对于可能被视为明显政治化的项目越来越警惕。

“我们资助了许多左翼的改革派组织,也有中间派、右翼,介于两者之间的组织。”CZI称。

知情人士称,一个意外“中枪者”就是扎克伯格积极向特朗普政府寻求移民改革的计划。2018年,在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导致家庭分离危机期间,CZI员工讨论了接管扎克伯格在2013年联合创建的移民改革组织Fwd.US。

几个月后,扎克伯格对员工们表示移民议题“太棘手”。CZI决定不接收Fwd.US,但依旧会资助该组织,同时把工作聚焦在两党关注的议题上,例如平价住房、刑事司法改革。

前奥巴马政府顾问大卫·普劳夫(David Plouffe)曾经担任CZI顶级管理人员,直到2019年离职。他表示,CZI之所以选择不寻求承担更多移民议题工作,是因为Fwd.US已经在这一议题上投入了相当大的资源。CZI发言人称,其广泛的移民改革计划正处于初期阶段,该基金会资助聚焦家庭分离的组织。


扎克伯格参政打破Facebook权力平衡


在Facebook公司,扎克伯格更加深入地参与政治事务改变了他与长期“二号人物”桑德伯格的权力平衡。桑德伯格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支持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

知情人士称,桑德伯格告诉一些同事和伙伴,她并不认同Facebook在政治内容上的特定决策,包括Facebook没有在去年春天撤下一个恶搞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视频。这个视频经过处理,使得佩洛西看起来就像喝醉了一样。

桑德伯格

桑德伯格当时辩称,应该撤下这一视频,但是扎克伯格相信降低该视频在Facebook上的能见度是一个更好的做法。在去年Facebook赞助的一个活动上,桑德伯格表示她和扎克伯格“总是存在分歧”,“但是我们彼此沟通,相互支持”。

长期以来,不管是在Facebook内部还是外部,桑德伯格与扎克伯格的权力常常被视为“几乎相同”。但是现在,一些桑德伯格的同事已经听到桑德伯格使用这么一种表达方式来突显两人之间权力的失衡。

“我为取悦扎克伯格和董事会而工作。”桑德伯格有时会这么说。


盖茨的教训


也许,有一个人会赞同扎克伯格积极投身政治事务,他就是微软公司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

盖茨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谈到了微软当年遭到的反垄断审查。他表示,自己在运营微软时自己犯下的主要错误就是没有意识到与华盛顿(政府)发展关系的重要性,要与政府积极接触。

他表示,在他运营微软时,自己对于公司体量日益变大引发的政府审查的看法一直很幼稚。他现在认为,科技巨头遭到反垄断监管的几率“非常高”。“我在运营微软时很幼稚,没有意识到我们的成功会引起政府的注意,”盖茨说,“我犯了一些错误,当时还说‘我从不去华盛顿特区’。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那时很幼稚。”

盖茨现在认为,科技巨头在发展与政府的关系上做得很好。“这些公司没有犯下相同的错误,他们在那里安排了许多人从事这项工作。贝佐斯在华盛顿特区上甚至还有座漂亮的房子。他们可能会犯下其他一些错误,但是每个人都吸取了我的教训,现在做得更好了。”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