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 Beta教父:美股6个月内将沧桑巨变 建议投资银行和能源股

来源:腾讯美股

疫情已经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包括著名投资人、金融作家阿诺特(Rob Arnott)在内,比如他近期以来一直在执行所谓“合理社交疏离”原则。

“我现在和人碰肘来代替握手,谈话时彼此相隔2英尺。”这位“Smart Beta投资教父”解释道,“大多数时候,我要么是一个人在办公室,要么是在家和家人一起。”

截至6月底,阿诺特创建并担任董事长的Research Affiliates旗下资产大约为1420亿美元。这位66岁的投资先锋表示,自己身体状况良好,并不太害怕新冠病毒,但是另外一件事情却让他颇为担心,这就是“美股市场当中颇有一些泡沫”。

他解释道,目前市场上可谓是乱象丛生——刺激政策促成的资产泡沫,Robinhood等平台助推的散户极端活跃,以及封锁造成的科技板块注定不可持续的过分繁荣。

阿诺特的Smart Beta投资方法以积极和消极的策略相互结合,寻求超过市值加权基准指标的高回报。他预言说:“未来三到六个月之内,我们就会看到一些重大转变发生。”


01

科技泡沫


说起科技股飙涨,其标志性的存在无疑是所谓FAANG股票,即Facebook、亚马逊、苹果、奈飞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在整个标普500指数当中的权重一度达到了27%,阿诺特说,这就是一个等待破灭的泡沫。

阿诺特的数据显示,苹果的市值一度超过了全部罗素2000小型股指数成份股之和,也曾经一度超过了英国大盘指标富时100指数成份股之和。

“这就意味着,市场相信苹果能够为股东创造出的利润将超过整个英国经济。”阿诺特感叹,“这实在是太狂野了。”

特斯拉的股价在峰值时曾经要相当于丰田的两倍,但是后者的汽车产量相当于特斯拉的三十倍,而且从1970年代以来就从来不曾亏损过。

“这也就是说,峰值的特斯拉,他们每生产一辆汽车对应的是50万美元市值,而与此同时,丰田近十年的这一数字却是2万美元。从这一指标着眼,丰田已经是整个主流车厂当中股价最昂贵的了,但是特斯拉的昂贵程度还要相当于丰田的二十五倍。”

虽然阿诺特已经不是第一次就科技泡沫发出警告了,但是他依然未能说服投资者,后者对科技宠儿的出价依然如故。

“泡沫的下一步发展方向,依然是上涨可能性超过下跌,但是,一旦泡沫真的破灭,那过程将是极为迅速的。想要全身而退,机会几乎为零。”阿诺特指出,“我总是说,在泡沫期间购买股票,就像在压路机面前捡硬币——你确实可能捡到一些硬币,但是你根本不知道压路机什么时候会压到你的手。”

关键是,疫情相关的一些数据完全可能成为改变局面的催化剂。虽然由于测试日益铺开,美国确诊病例数字在增加,但是死亡速度已经明确减缓了。阿诺特指出,死亡数字目前只有4月峰值时的大约三分之一,在过去六周里一直在以5%到10%的速度持续下滑。

“这就意味着,也许在疫苗问世之前,我们就已经达成群体免疫了。”他解释道,“如果我们真的群体免疫了,那么我们对亚马逊购物和奈飞电影的依赖就将迅速减轻。与此同时,那些低利润率价值型股票面对的威胁也将迅速减轻。这就意味着,我们很可能会看到力度惊人的均值回归发生,科技股将跌回到较为理智的水平,而价值型股票则将因为破产恐惧的消退而复苏。”


02

价值型投资的礼包


鉴于美股已经是一个“尤其昂贵的市场”,阿诺特目前正在新兴市场和非美发达国家市场寻找新的机会。

席勒市盈率,即基于近十年每股盈利,并根据通胀后调整的长期市盈率指标显示,新兴市场股票的昂贵程度只有美股的40%,而新兴市场的价值型股票则只有美国价值型股票的三分之一左右。

“从定价看来,这些股票似乎注定要完蛋了,但事实上,它们当中的大多数都不可能完蛋,因此这就是非常极端的折扣了。”他解释说,“值得指出的是,这些折扣之所以会出现,当然是因为打击和损失的缘故,而结果就是,投资者现在非常不愿意去考虑这些失宠的股票。”

虽说贱买贵卖正是投资的王道,但是人类的天性恰恰抗拒这样去做,而这就意味着,投资者可能因此损失掉非常有利可图的交易机会——现在的市场环境其实已经开始对价值型股票变得有利起来了。

历史角度,成长型股票的估值一般都要相当于价值型股票的4.5倍。2007年,成长型股票相当于价值型股票4倍,而在科技泡沫期间,成长型股票曾经比价值型股票贵出9.5倍,现在更是贵出了12倍。

“这发现让我哦感到震惊。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生还能再次看到两者的相对关系扭曲到这个程度。”阿诺特表示,“二十年后的今天,这种扭曲程度居然还要比当初科技泡沫时还要超出30%。”

“历史数据显示,当两者这种估值比例超过5比1,在未来五年内,价值型股票的复合年均回报率就将达到12%至14%。这可是非常了得的超越表现了。因此,在我看来,当前的市场环境简直就是送给价值型投资者的大礼包。只是,眼下的折扣和其他的折扣一样,总归是打击和损失的产物。”


03

值得考虑的板块


考虑到当下的市场环境和宏观经济背景,阿诺特表示,他希望投资者“去研究那些表现糟糕的股票,问一句:它们的基本面真的像价格所反映的那么可怕吗”?

在阿诺特看来,银行和能源板块正是不受市场喜爱的两个代表,但是它们的基本面恐怕并没有估值所显示的那么糟糕。

“银行板块表现不佳,和零利率的环境有很大关系,但是如果大选产生了新的政府,或者是联储重新排列了政策目标的优先顺序,局面就可能在未来几年发生变化。”阿诺特解释说,“经济想要运转良好,银行是不可或缺的角色,这个板块只是目前面对着巨大的压力而已。可是,这压力真的会持续三年吗?恐怕不见得,这就意味着它们完全可能上演漂亮的反弹。”

另外一个是能源板块,阿诺特评价说,它“高度不为市场所喜,被投资者抛弃,则全是因为普通的原因”。

“我们这个世界真的会在我的有生之年进入无碳经济时代吗?显然不会。至多,在我孩子那一代的有生之年,我们也只是可能达到这个目标而已。”阿诺特分析道,“诚然,我们迟早是要走到无碳的未来的,但是那需要不止一代人的时间。因此,在我看来,能源板块或许正是当下折扣最大的地方。”

许多投资者虽然也已经发现了银行和能源板块的巨大折扣,但是依然视这些投资为畏途,阿诺特不能不感慨:“在这世上所有的生意人当中,也许只有投资者才不喜欢折扣吧。”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