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弹尽粮绝了吗?

来源:经济日报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美联储“身先士卒”,直接下场担任做市商参与交易,避免了美国金融系统陷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面临的困境。但是,随着美联储政策窘境显露,这家央行日益寄希望于美国政府实施更大规模的财政补助,从而为美国经济托底。

在为期3天的国会听证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强调,“如果国会和美联储都提供支持”,经济复苏速度将会更快。这是美联储自疫情暴发以来,再次强调财政政策的关键作用。人们不禁疑惑,美国中央银行真的弹尽粮绝了吗?

一般来说,美国中央银行手中的工具分为四类,即货币政策工具、市场功能工具、宏观审慎工具和微观审慎工具。由于后两类工具主要涉及市场监管,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中,美联储主要动用了货币政策工具和市场功能工具,但在目前形势下,美联储对进一步使用上述工具心存疑虑。

在货币政策工具中,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已经降到了0到0.25%之间,接近于零。下一步若继续打利率工具的主意,则要实施负利率政策,市场预估未来12个月内,美联储可能实施负利率政策,各家金融机构通过各种资本市场持续向美联储施压,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尽管日本央行、欧洲央行都在试验负利率,英国央行也认为负利率政策可行,但鲍威尔对于负利率有自己的看法。他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负利率等于存款要赔钱,因而不能使用。而且,一旦美联储实施负利率政策,美元可能成为套息货币,各种资金会蜂拥买入美元,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巨大动荡,其后果可能是美联储无法承受的

同属利率工具的收益率曲线控制,可以在不将名义利率转负的情况下,达到降息效果。虽然美联储已经开始研究这一工具,但对实施后的全面影响难以把握,因而表示将继续研究其可行性。

货币政策的另一个重要工具是资产负债表工具。美联储通过买入或者卖出美债及其他证券来达到宽松或者收缩货币的效果。截至8月26日,美联储增量资产中70%以上为美债,其次为抵押支持证券(MBS),大概贡献了14%;信贷工具使用仅贡献了6%左右。这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实施第一次量化宽松(QE1)期间大有不同,QE1期间75%以上增量资产为MBS,主要是为了兜底房利美、房地美相关债务及其担保的MBS。而此次操作,美联储除需要稳定金融市场外,还需要为财政措施提供有效支撑,截至7月份,联邦公共债务较3月份增加了3.3万亿美元,其中40%为美联储持有

使用资产负债表工具可以有效影响市场,但其问题也很明显。QE1时大量买入MBS,说明当时问题主要在房地产市场。本次大量购买美债,说明出问题的是美国赖以生存的国家信用。美联储直接大量购买美国国债,将美国债务货币化,打击了美元信用,这种招数只可偶尔使用,不可接二连三。即使金融机构哭天喊地地要求扩表,即使美国财政部部长姆努钦喊话“现在不是担心财政赤字和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时候”,但对于美联储来说,怎能不再三思量?

对于市场功能工具,美联储在疫情暴发后先后推出了9项计划,解决了部分问题,避免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出现的险境重演。但是,对于其他解决就业和影响面最广的一些项目,到目前为止,企业都不以为然。

例如,在一项名为大众商业贷款计划的项目中,美国政府计划提供6000亿美元贷款,旨在帮助中小企业度过由疫情导致的经济困境。在此计划下,商业银行向企业提供贷款,然后将每笔贷款的大部分出售给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商业银行只保留一小部分。如果企业未能偿还贷款,财政部随时准备为美联储的损失买单。但是人们担心,急需现金的公司不太可能获得批准,而信誉较好的借款人可能会找到类似或条件更好的贷款。因此这项计划的实际效果大打折扣。

姆努钦甚至也表示,美联储的贷款计划已经尽其所能。今年3月份,国会批准财政部拨款4540亿美元,以弥补美联储贷款项目的损失,姆努钦授权为美联储的5个不同贷款项目提供了1950亿美元资金。美联储和财政部利用这一支持建立的5个贷款计划,理论上将允许近3万亿美元的新借款,但美联储实际发放金额还不到200亿美元。

半年来,美联储使出浑身解数,左支右绌,但仍难尽如人意。鲍威尔说,最根本的问题是,美联储可以印钱,但不能花钱。如果公司和个人不支出,中央银行再努力也难见实效。美联储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提供经济救助是有效的,国会可能需要拿出更多资金提供补助,这样才能提振仍举步维艰的经济。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