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疫情夺去百万生命之日

作者:张秋屈原高

今天是黑暗的一天。

今天早晨,一则信息刷屏,截至2020年9月28日,全球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已经超过100万。

来源:Worldometers

没有战争、没有天灾、没有核爆、也没有火山喷发!这是一场发生在承平岁月的人类灾难。面对这100万无辜逝去的生命,我们应有怎样的反思?

此次疫情,是对人类世界运行模式的一次极限施压。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这场灾难与自己无关。

也许与人类历史上的大灾难相比,这次疫情还算比较轻的,例如两次世界大战,1918全球流感爆发。但是,在灾难降临的时候,人类作为一个集体表现出的畏缩、无能、苟且、以及缺乏担当,这些东西仿佛写进了基因,一次次地重演。


1


正统十四年,瓦拉蒙古入侵明朝,明英宗朱祁镇帅兵北上应敌,因情报失灵指挥失当在土木堡被俘。中国两千年皇朝史,最高统治者被俘的,除了北宋徽钦二宗,就是这位明英宗正统皇帝。

皇帝被俘,明朝顿时群龙无首。有的认为应当立一位新的皇帝,有的认为皇帝只是被俘,没有死亡,不可以拥立新君;还有的人主张南迁金陵,从长计议。

时任兵部侍郎的于谦,力排南迁之议,积极地调兵筹粮,防守北京,并拥立郕王为帝。后来,于谦率领军民在德胜门与蒙古侵略军展开了激战,打退了瓦拉蒙古。

来源:网络

于谦的做法,虽然迅速平定了蒙古入侵,稳定了明朝的政府;但引来了汹涌的攻讦,后来也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土木堡之变中于谦的所作所为以及最终命运的悲剧,如宿命般,刻入了明朝君臣相处的模式。作为臣子,在面临重大灾难的时候挺身而出,稳定大局,最终韩元被杀,成为有明一朝始终无法挣脱一个悲剧轮回。

180年后,崇祯二年,已经登基称制的后金统帅皇太极由长城隘口渗透入明朝领土,进而一路南下,兵锋直指京东四镇。而作为抵御后金的中坚砥柱的袁崇焕,此时远在山海关。袁崇焕面临两个选择——第一,杀回北京勤王护驾;第二,坐视崇祯帝被俘。

在没有得到皇帝旨意的前提下,袁崇焕的最佳选择应该是第二条。但史实是,袁崇焕在没有“奉旨”的情况下,调动兵马千里入京救驾——一日夜跑了900里路程。

后来在永定门,袁崇焕打退了皇太极。然而就在皇太极撤兵之日,袁崇焕被崇祯帝以“议军饷”为名义骗进城,随后下狱,一年后处死,千刀万剐。

于谦的悲剧再次发生。而走不出这个逻辑轮回的大明朝,在此后苟延残喘十余年,终于走向了它的末日。


2


有意思的是,在蒙古入侵北京与后金入侵北京之间,整整隔着180年。当中经历了明朝定都北京之后国力逐渐强盛,达到鼎盛,以及万历后期逐渐转衰的过程。

三轮甲子,盛世承平。入无法家拂士,出无敌国外患。大明朝朋党林立,腐败滋生。

孟子曰:国不患难而患承平。

据史料记载,崇祯二年皇太极兵叩永定门的时候,城墙上的守兵不会操作红衣大炮,甚至连这种装置叫什么、做什么用都不知道,以为是摆设装饰。后来崇祯帝命令每名百姓出去捡一块石头交给守城军队,以为这样能抵挡满洲铁骑。

崇祯十七年,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帝最后一次召开朝廷会议,议题便是“是否迁都南京”。然而有了袁崇焕的前车之鉴,朝臣无一人敢出声。你说迁都,他不想迁都,他要杀你;你说不迁都,他想迁都,他也杀你。

来源:网络

结果没有一个人说话,愣是把崇祯帝晾在了太和殿龙椅上。

几周后,李自成打破西直门,百官兽散,崇祯帝煤山自缢。

一个强大如明朝的王朝,一群当时全中国最聪明的大脑,到最后关头,面对重大灾难,决策能力集体失能。是的,他们每个人都是精致利己的;但是把他们放在一起,就连求生这件简单的事都不会做了。

崇祯怕说出想迁都的心理丢份儿,毕竟有明一朝,天子守国门是优良传统;朝臣呢,怕摸不准皇帝的心思,说出错话被杀头。

闯王打到西直门的时候,崇祯帝面对钱粮极度短缺的局面,曾经号召捐钱,但无人响应。就连皇后的亲爹,崇祯的国舅,最后也只别别扭扭地拿出了2万两,这笔钱里面,皇后的月例银子还占了大头。

最后李自成进京,拷掠百官,那些面对大明王朝一毛不拔的官员,最后也没能保住自己的财产。

灾难中,每个人都在想如何保护自己。诚然,保护了自己,才能保护别人、保护大家;但如果“大家”都完蛋了,“自己”难道可以单独存在吗?这是一个艰难的平衡。

古人云:人人不损一毛,天下治矣。

但古人也云过: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3


1860年,英法联军侵入北京,火烧圆明园,大清王朝首都沦陷,国破山河不在。同年,美国爆发南北战争,一个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在大洋彼岸迅速崛起。

美国的崛起之路,始终存在这一个“超级假想敌”。

来源:网络

1774年,美国独立战争胜利,十三方殖民地脱离英国的统治。此后,英国长期是美国的假想敌,直到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确立美元成为世界贸易的制定货币,美国才彻底甩开了昔日宗主国的阴影。

二战期间,美国最大的敌人是日本。从胡佛到罗斯福,是否参与欧洲战场始终是美国政府摇摆不定的选项;然而1941年,日本人的轰炸机飞进了停泊在珍珠港的航母的舱内,战争已经是美国人躲不掉的命数。

二战之后,苏联又成了它最大的敌人。当古巴的导弹密密麻麻地对准加勒比海德克萨斯新奥尔良的时候,当肯尼迪与赫鲁晓夫互相躲躲闪闪,谁也不愿意按下核弹按钮的时候,战争的阴影却意外地变成了人类的福祉。

20世纪80年代,苏联的一天天衰落已经不可避免,而美国再次为乐观情绪所充斥。随着苏联解体的一声巨响,美国宣告冷战的胜利,此后的十年,二十年间,没有谁能阻挡这个超级大国称霸全球的步伐。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用拉丁语附会出一个别扭的词汇“美国和平”(Pax Americana)来逢迎这个虚幻的盛世。(欧洲历史上曾经有罗马和平 Pax Romana,指的是罗马帝国统治下的欧洲和平

这个盛世最终的走向如何呢?80-90年代互联网泡沫狂飙,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成就了一大批富人,后来这波泡沫在千禧年前后破灭,一地鸡毛;随着中国加入WTO,全球经济再度开启了一波狂飙,到2006年演变为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投机狂潮,最终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走向破灭。继之而来的,是低增长的陷阱,是货币无穷无尽放水的狂潮,是此起彼伏的地缘政治危机,以及大国之间关键领域的冲突。

盛世来自于增长。而增长的逻辑,必然经历从增量博弈到存量博弈,最后走向缩量博弈的道路。缩量博弈,用大白话讲,就叫自相残杀。盛世最终的结果,就是难以为继。


4


美国享有全世界最强大的医疗体系。然而今年3月开始,随着美国的感染人数在极短的时间里从几十增长到几百、几千、一万的时候,人们才开始意识到——再好的医疗水平、再多的医疗资源,也架不住人类的自私、冷漠、伪善、反智。

承平岁月,人们不相信灾难会降临,因而疏于防备。这只是表面的理由。

更真实更残忍的逻辑是,承平岁月,贫富分化,资源向少数人迅速聚集;一旦灾难降临,少数人可以凭借强大的信息优势提前保命,而大多数人先是不知道发生灾难,后面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时,只能听天由命。

今年2月底,川普还在天天吹嘘,不要戴口罩、这只是流感;而此时,美国股市已经开始放量滞涨,这是大量资金出逃大盘见顶的迹象。疫情已经盖不住了,具有信息优势和知识优势的人,提前套现。

来源:央视新闻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于美国而言,是完全可以扼杀在早期阶段的;然而,正是民众的无知傲慢,富豪的作壁上观,加上政客煽风点火、借题发挥,才导致最终演化为20万无辜生命消逝的悲剧。

这令我想起当年二战之前,面对希特勒的步步紧逼,英国首相张伯伦曾经采取消极绥靖的对策,幻想只要不招惹希特勒,就能保住英伦三岛的一片繁荣。

美国也是同样的逻辑,面对日本和德国分别在两个大洋另一端作妖,当时美国国内反战的声音非常嚣张,他们认为只要不招惹东条和希特勒,就能保住北美大陆的一片锦绣。然而珍珠港的隆隆炮声,撕碎了一切幻想。

面对灾难,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有的像鸵鸟一样把脑袋钻进沙堆想要逃避,例如美国总统川普;有的求神拜佛若无其事听天由命,例如日本、新加坡这些国家;还有的拿着鬼话当人话说,颠倒是黑白,例如英国首相鲍里斯——

也许他们知道,正确的事情很简单,只要积极检测,做好隔离,减少聚集,公共场合随时消毒,就够了;但是也许他们受许多利益的牵绊,最后结果只能是明知该怎么做,却只能绕行。

每个人都精致利己,最终断送的是整个人类。


5


截至最新,全球已经有17个国家累积死亡人数超过1万。这17个国家分别是:

美国、巴西、印度、墨西哥、英国、意大利、秘鲁、法国、西班牙、伊朗、哥伦比亚、俄罗斯、南非、阿根廷、智利、厄瓜多尔、印度尼西亚。

其中,美国和巴西死亡人数超过10万,分别为20万和14万;印度死亡人数9.5万,马上即将突破10万大关。而墨西哥和英国死亡人数分别在7万和4万。剩下的普遍在3万多或低于3万。

再说一遍:和平岁月,没有战争、没有天灾、没有地震海啸、没有核爆,100万人被瘟疫夺去性命,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人道主义灾难!

而需要为这场灾难负责的,是全人类!雪崩来临,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就在本文落笔成文之际,疫情仍在继续,世界的每个角落,随时都在确诊,随时都在死人。每一个字都在滴血,每一秒钟都痛苦不堪。

现在全世界都在研究疫苗,但真的有用吗?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不也是有许多国家迅速控制住了疫情蔓延吗?

因此,唯有认清此次疫情悲剧的本质,是人类世界运行与合作模式出现了底层裂痕;唯有认清这个逻辑,才能及时改正错误,将人类从这场人道主义灾难中解救出来!然而眼下,世界各国之间还在互相指责攻讦,贸易战、科技战、货币战一轮轮地上演,如流氓打群架,如巨婴哭着喊着要奶吃!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醒醒吧!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