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玻璃接力硅料成上涨主力,这些龙头公司产能在扩张

作者:阮晓琴

来源:上海证券报

“紧张得不得了!”

这是一家光伏玻璃龙头企业负责人回复“产能是否紧张”时说的一句话。供应紧张的结果就是涨价。

记者最新获悉,光伏玻璃10月每平方米报价再度上涨3至5元,环比涨幅超10%,8月以来价格已上涨四成多。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光伏玻璃扩产速度远不及组件,供应紧张或持续到2021年。


需求旺盛


光伏玻璃供应自7月开始持续偏紧。8月,市场主流的3.2毫米光伏玻璃每平方米价格上涨2元至26元,9月再度上涨4元至30元,10月再涨3-5元至33-35元,累计涨幅达41.67%。而一些规模小点的光伏玻璃企业,10月报价甚至提高到40元/平方米。

业内人士分析,光伏玻璃价格上涨的原因,主要是光伏行业大幅扩产,光伏玻璃供不应求。

实现平价上网后,为进一步降低成本、抢占技术高点,扩产成为光伏行业普遍状态。数据显示,2020年前9月,已有49家企业宣布了扩产计划,其中,以硅片、电池、组件最为集中,扩产计划规模高达787.29GW,投资金额达到3221亿元。

而9月之后,“十四五”规划中新能源占比远超预期的消息又在圈内流传。由于新能源主要是光伏和风电,“十四五”光伏装机量有望大幅提升的预期为行业扩产又添了一把火,叠加四季度本就是光伏行业的旺季,下游企业信心恢复,交易又变得活跃起来。

业内人士还透露,一些地方政府如浙江义乌,对光伏组件厂家实行买设备政府补贴的政策,这进一步刺激了行业投资光伏的积极性。

光伏玻璃需求提升,还有一个原因是经济性更好的光伏双面发电组件占比快速提升。

国电投、大唐、华能等央企2020年度光伏组件招标中,双面组件占据半壁江山。2019年双面组件占比为14%,中国光伏行业协会预计2025年可能接近60%。相比原先主流的单面发电组件,显然双面发电组件的光伏玻璃用量更多。

一边是下游需求持续上升,另一边是新增产能受限。2018年和2020年,为化解产能严重过剩,工信部等出台政策严禁平板玻璃(含光伏玻璃)行业新增产能,建设新的玻璃窑炉只能通过产能置换方式进行。而且,新建一个窑炉资金门槛挺高,需要6、7亿元投资,因而这两年光伏玻璃新增产能并不多,跟不上需求增长的步伐。

业内预计,2021年光伏玻璃供应仍将维持偏紧状态,光伏玻璃价格或继续维持高位,不排除后续继续提价的可能。


行业龙头大幅扩产


我国是全球玻璃产量最大的国家,2019年平板玻璃产量达9.27亿重量箱,其中光伏玻璃占比约14%。我国光伏玻璃产量在全球占比超过90%。信义光能、福莱特、彩虹、金信、南玻等五家企业占据了我国光伏行业整体产能的80%左右。

供不应求形势下,行业积极寻求突破口。企业积极新建光伏玻璃项目。有的企业甚至跑到东南亚的马来西亚和越南去建厂。

从资本市场来看,港股信义光能、A股福莱特、南玻新增产能较多,亚玛顿也有部分新增产能。

信义光能是全球光伏玻璃最大生产商,兼营太阳能电站业务。2019年光伏玻璃收入67亿港元,占总营业收入之比为74%。

全球第二大光伏玻璃生产商福莱特2019年营业收入48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为6.88亿元。收入构成中,光伏玻璃的销售收入为37.47亿元,占比78%。

福莱特明确表示,未来三到五年将充分扩大产能。2019年,公司在安徽凤阳建设的第一个生产基地、年产90万吨光伏玻璃生产基地已建成并全部投产。该基地的二期项目正在建设中,拟投资17亿元,新建75 万吨光伏玻璃产能,预计2021年投入运营。另外,公司还在越南新建一个年产约60万吨的光伏玻璃项目,争取2020年投入运营。

南玻业务面比较广泛,2019年105亿元的营业收入中,玻璃业务和太阳能业务(包括组件等)分别为79亿和15亿元。公司拥有两条太阳能玻璃原片生产线、12条太阳能玻璃深加工生产线,具有年产43万吨太阳能玻璃原片、6000万平米/年深加工产能。

今年3月,公司披露,拟募资45亿元,在安徽凤阳建设光伏玻璃项目等。

亚玛顿主营业务为光伏玻璃镀膜技术的研发和生产。公司光伏玻璃窑炉不多,主要通过外购光伏玻璃原片进行加工并销售。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11.84亿元,扣非后净亏损1.13亿元。收入构成中,太阳能玻璃为7.57亿元,占比64%。

今年8月,亚玛顿发布定增方案,拟定增募资不超过10亿元,用于光伏玻璃深加工建设项目等。其中光伏玻璃总投资额超5亿元,主要用于在安徽凤阳硅工业园新建12条光伏玻璃深加工生产线。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