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货币宽松是应对疫情唯一有效之策

作者:郭昕妤

来源:腾讯财经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兼首席财务官Leslie Maasdorp表示,当前情况与08年金融危机是不同的: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全球许多国家的政策利率都处于极低的水平。虽然债务货币化或将对全球经济产生长期负面影响,但是短期来看,货币宽松是唯一有效应对之策。


“全球经济是相互依存的,不太可能再退回到自己本国的供应链,未来更可能的是区域化。中国继续资本市场开放和改革,有助于人民币进一步实现国际化。”这是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兼首席财务官Leslie Maasdorp(莱斯利·马斯多普)在近期举办的“2020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发表的观点。

会议期间,记者与马斯多普对话,探讨了更多他对于全球宏观经济与政策、新兴市场前景等议题的看法。他的主要观点包括:

*目前,预测经济复苏的形态和前景依然为时过早,因为我们依然处在疫情之中。当下,更重要的是维持生计和增加就业,各国政府也正在通过财政手段帮助缺乏经济能力的企业和家庭渡过难关。

*当前情况与08年金融危机是不同的: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全球许多国家的政策利率都处于极低的水平。虽然这可能将对全球经济产生长期负面影响,但是短期来看,货币宽松是唯一有效应对之策。

*全球化将继续存在、而且不可逆转,未来也许会呈现更多的区域化特征,但我们不太可能回到地方保护主义的方式。全球经济接下来面临的最大的风险之一是保护主义和内向型政策的兴起。

*人民币国际化必须建立在资本市场开放和改革的前提下,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New Development Bank,NDB)是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共同设立的多边发展银行,成立于2014年7月,总部设在上海,旨在为金砖国家及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项目提供投资资源和技术支持,作为现有多边和区域金融机构的补充,促进全球增长与可持续发展。Leslie Maasdorp是新开发银行四位副行长之一,兼任该行首席财务官,负责银行的司库、投资组合管理、财务和会计职能,他曾任巴克莱银行资本副主席、南非联合资本公司首席执行官、美银美林南非分行董事总经理兼行长。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对话实录,已经本人审校:


预测经济复苏的形态和前景依然为时过早


问:您如何看待新兴市场(如金砖国家等)的经济前景?它们可能呈现怎样的复苏形态?

Leslie Maasdorp:经济复苏的形态是很难准确预测的。因为我们依然处在疫情之中,或许还可能迎来第二轮、第三轮爆发,新兴市场依然面临商品价格低迷、就业岗位减少、服务业等许多部门受到冲击等多重困境。

当下,更重要的是维持生计和增加就业,各国政府也正在通过财政手段(如临时减免税收、提供补贴等)帮助缺乏经济能力的企业和家庭渡过难关,以此最终帮助经济复苏。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那么社会矛盾和冲突就有可能会爆发。

问:如果将新兴市场与发达国家相比,两者的经济前景有什么差异?谁会率先复苏并领跑?

Leslie Maasdorp:如上所述,我们现在很难预测哪个经济体有可能率先走出危机、如何走出危机。

也许,新兴市场有可能更快走出危机,因为从人口组成来看,新兴市场的年轻人占比更高,而年轻人通常更有消费需求,这可能有助于推升消费反弹。此外,货币宽松、财政扩张等政策的结果是人们有更多钱可以花、政府有更多就业岗位可以提供,这些都有助于新兴市场出现经济活动的短期反弹。

这只是一个视角。一切最终将取决于疫情将持续多久。


应对疫情,货币宽松是唯一有效之策


问:对于部分发达经济体实施的无限量QE和财政赤字货币化,您怎么看?这是否适合新兴经济体,比如中国?

Leslie Maasdorp:我认为,QE是为了应对当下这个非常不同的时期。我们现在面对的情况与08年金融危机是不同的:现在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全球许多国家的政策利率都处于极低的水平,此前这仅限于欧洲部分国家和日本。这才是个开始,现在要谈论中长期影响还为时过早。

有分析认为,债务货币化将对全球经济产生长期负面影响,经济可能会陷入长期停滞,这是令人担忧的。

问:在2020年余下的时间里,全球货币政策应该继续保持宽松吗?

Leslie Maasdorp:我们依然处在危机之中。短期看,这是目前唯一有效的政策,没有其他政策工具可以应对这场大流行危机。


人民币国际化需要中国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和改革


问:后疫情时代,我们看到部分大国关系正在发生变化。您如何看待“逆全球化”?

Leslie Maasdorp:我认为,全球化将继续存在、而且不可逆转。全球化是全球经济繁荣的基础,已经为世界带来了巨大的收益。未来也许会呈现更多的区域化特征,但我们不太可能再回到地方保护主义的方式。

问:“逆全球化”的趋势是否对人民币国际化产生影响?

Leslie Maasdorp:人民币国际化必须建立在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开放和改革的前提下,两者是不可分割的。中国要继续扩大对外开放、在国际金融市场当中引入更多的竞争,包括资管公司、对冲基金、商业银行、不同银行等等,这自然会吸引更多外资流入。

问:疫情以来,美联储大幅量化宽松,会不会削弱或动摇美元在全球货币当中的地位?

Leslie Maasdorp:美元是全球主要的储备货币,自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以来一直如此,这不是短期可以改变的。在各国央行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报告的全球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约为60-65%。相对应的,人民币占比仅约为4-5%。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和改革非常重要的原因,这能给市场对于人民币以更强的信心。


全球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保护主义和内向型政策的兴起


问: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这样的国际多边机构将提供什么样的支持,帮助新兴经济体对抗疫情?

Leslie Maasdorp:多边机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为了应对危机应运而生的,并在化解全球性危机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像疫情全球大流行这样的问题靠一个国家是没有办法的,我们需要的是多边解决方案。我希望强调多边机构在这里面的重要性,是因为我们越来越多的看到,有更多保护主义抬头的迹象。

在这样危机的时刻,世界也寻求多边机构能够站出来承担其责任。这一次疫情危机,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等多家多边银行机构都迅速宣布了重大援助计划。我们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向中国提供了10亿美元(约合70亿元人民币)的紧急援助贷款,也向印度、南非和巴西均提供了10亿美元的贷款。

问:您觉得新兴市场经济和全球经济接下来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Leslie Maasdorp:在我看来,最大的危险之一是保护主义和内向型政策的兴起。历史证明,在一战和二战期间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贸易保护主义,世界各国倾向于保护自己的产业,这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很大的伤害。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