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债不如当老赖?贾跃亭在美国“无债一身轻”,戴威开启人生新阶段

作者:孙浪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从刘立荣一把赌局输掉金立,欠款2亿未偿还;到戴威一面欠着上千万ofo用户的押金,一面又拖欠供应商巨额款项;还有被罗永浩调侃的“下周回国”却3年不见人影的贾跃亭等等,逃避债务的企业家可说数不胜数。

罗永浩已还4亿欠债一事在一档综艺节目的助推下闹得沸沸扬扬。

9月23日晚的脱口秀大会决赛上,罗永浩献出了自己的脱口秀首秀。其自曝始于2018年底的6亿欠款,已还了近4亿,没有意外的话,最近一年里应该能还完欠款。

在罗永浩的脱口秀首秀中,他用自己辛酸的经历博得了众人一笑,也顺便推广了自己的业务:直播带货、综艺演出、广告代言、婚丧嫁娶主持、旺铺开张剪彩等。所有能赚的钱,他现在都想赚。还并自我调侃道,债务还清后要拍一部纪录片叫《真还传》。如此认真还债的罗永浩也被网友戏称为“真男人”。

不过像罗永浩这样的“真男人”只是极少数,绝大多数“身陷囹圄”的企业家做出的选择还是成为一个“老赖”。

从刘立荣一把赌局输掉金立,欠款2亿未偿还;到戴威一面欠着上千万ofo用户的押金,一面又拖欠供应商巨额款项;还有被罗永浩调侃的“下周回国”却3年不见人影的贾跃亭等等,逃避债务的企业家可说数不胜数。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例子太多,让罗永浩这一勤勤恳恳还债的人显得难能可贵,尽管这只是一个应尽的本分。


靠脑白金翻身,还清2.5亿债款


上一个将还债闹得这么大的还是20多年前的史玉柱。

如果说史玉柱的第一次创业是一个励志故事的话,那么其跌落谷底后再度创业则是一个传奇。1988年,史玉柱靠一套文字处理软件起家,用七年时间将自己的巨人公司旗下业务拓展到电脑、财务软件、酒店管理系统、生物工程项目等诸多行业。自己也被《福布斯》列为内地富豪榜第8位。一时间,掌声、鲜花赞美蜂拥而至,成为史玉柱的人生高点。

很快,史玉柱被放大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决意进入房地产行业,并立志要建“中国第一高楼”。1994年,巨人大厦动工,预计建72层,花费12亿元。不过这时史玉柱手里只有1亿元,除了靠旗下保健品业务输血,大部分寄希望于卖“楼花”筹资。但最终,这栋楼也拖垮了“巨人”。

据了解,1997年初,公司现金流断裂。欠款高达2.5亿元,并且公司账目上没有可用现金。为此,史玉柱还背上了“中国首负”的臭名。那时,所有人都以为史玉柱会跑路。

但是,史玉柱却开始了自己的还债之旅。1998年,一家名叫珠海康奇的公司出现在江苏江阴市,注册资金为史玉柱借来的50万元。据史玉柱回忆,当时,他打算以这家公司的名义用10年时间还清“欠老百姓的钱”。

或许是命运眷顾,史玉柱打造的一款至今仍为传奇的保健品加速了这个时间的到来,那就是脑白金。1999年,保健品脑白金一炮而红,电视里充斥着“送礼只送脑白金”的广告,据史玉柱回忆,仅2000年一年,脑白金的销售额就达到13亿元,并在全国拥有200多个销售点,这让史玉柱不仅可以还清债务还能东山再起。

2001年,史玉柱在上海报纸刊登广告,宣布向当年巨人大厦的债主们还款。尽管这场还钱风波被他炒得人尽皆知,而且也没能掩盖住外界对脑白金过度营销的质疑,但对曾经的债权人来讲,史玉柱这种做法还算仁至义尽。


乐视危机一年不到被抛弃,还甩掉“一身债务”


只可惜认真还债的寥寥无几,但成为“老赖”的倒是不少。近两年最受人关注的就是乐视网的贾跃亭。

乐视网最巅峰时市值曾高达1700亿,但旗下很多业务都处于亏损状态。2016年底,乐视资金链断裂,乐视也迅速崩塌。而作为创始人的贾跃亭不到一年便将其抛弃。

不仅如此,据媒体报道,在危机到来之前,贾跃亭就已通过减持和转让股权,从乐视套现超百亿元。其中减持所得的57亿元,贾跃亭宣布将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营运资金使用,五年免利息。不过在乐视网资金困难的2016年,贾跃亭却选择抽离资金。2017半年报显示,贾跃亭对乐视网的承诺借款已经全部收回。

与此同时,2017年7月,贾跃亭放弃拯救摇摇欲坠的乐视网前往美国,至今未归。

直至今年7月初,贾跃亭在个人微博发布公开信,宣布其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程序最终完成,这也意味着贾跃亭在美国的债务自动解除,可以保住在美国的大部分资产。只要不回国就是“无债一身轻”了。

甚至这一方案实施后,债权人在四年内也不能在其他国家向他追债,而且美国法院也会帮助贾跃亭向中国法院请求,将他移除“双限”和“失信被执行人”。对此,有乐视投资人愤怒道,贾跃亭“金蝉已脱壳”。


欠数亿押金未退,公司已无踪影


受关注的老赖除贾跃亭之外还有戴威,毕竟ofo的数亿元押金还未曾退还。

其实在ofo危机显现之初,戴威曾表示会为欠的每一分钱负责。不过这句话也随着ofo越来越大的危机而随风消散。

2018年下半年ofo爆发资金危机,无法正常给用户退押。2018年12月17日,ofo上线退押金系统,24小时申请退押用户突破千万,以最低99元押金计算,待退押金规模在10亿元以上。

不过和贾跃亭不同的是,戴威一开始想过要挽回。2018年12月19日,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在一封内部全员信中承认,公司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他无数次地感到力不从心,想把运营资金全砍掉,甚至解散公司、申请破产。但他最终还是选择扛起压力,“跪着活下去”。

据了解,为了节流,ofo先后进行了裁员、搬家等一系列动作,还尝试了各种变现方式,包括做车身广告、利用流量来做内容,接广告。不过这些方法最终均被证明无法让ofo从资金告急的困境中脱离出来。

于是戴威放弃了。2020年1月,ofo创始人戴威退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经理,独留一具ofo的空壳。而如今无论是公司所在地,还是客服电话,都已无法联系到ofo的工作人员。现在的ofo小黄车APP更像一个来路可疑的导流、返利的网购网站,开屏字幕是“全网返利,购物省钱”,图标变成“ofo返利”,“共享单车”四个字已经被挤到屏幕最下方。

早在2018年12月,戴威因未履行给付义务,被北京市海淀区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截至目前,戴威已第35次被法院限制消费,不得乘坐飞机高铁。

尽管如此,在7月31日,已久不露面戴威发朋友圈称自己成为了一位父亲,宣布人生步入新阶段,已然完全将ofo抛之脑后。


赌博使公司资金链断裂,人已不见踪影


若说贾跃亭和戴威是因为公司经营不善出现危机而跑路的话,促使金立的董事长刘立荣成为老赖的契机或许是因为赌博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事件。

成立于2002年的金立曾经在国内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由刘德华念出的的“金品质,立天下”广告语曾让金立风光无两。就在2016年,根据Counterpoint的数据,金立全年出货量还有4000万部,居国产手机第三。

直到2017年底,金立骤然崩塌。当时有传闻说,刘立荣在澳门赌博,一下子输了好几个亿。此后地点从澳门变到香港,再变成塞班的公海,金额也从几亿到10几亿甚至百亿。直到2018年11月,在香港香格里拉酒店大堂里,刘立荣对媒体承认赌博输掉了十几亿元,其中不乏“借用”公司的钱。

不论是多少,被挪用资金后的金立资金链断裂已成必然。随后,刘立荣“跑路”的传闻也甚嚣尘上,媒体甚至给他起了个“翻版贾跃亭”的称号。

对此,2018年1月,刘立荣在接受《证劵时报》采访时说,“我不会跑路,债务会一步步偿还,金立对解决这次危机是有信心的,希望能有一个宽松的环境来解决问题,甚至在必要时可放弃金立的控制权”。但春节后人们发现,刘立荣就去了香港滞留数月。在香格里拉最后一次亮相后,至今杳无音讯。

值得一提的是,刘立荣因欠款2亿未偿还,已于2018年10月28日进入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了“老赖”。

据了解,2018年1月,金立董事长刘立荣所持41.4%股权及夫妻二人财产被法院冻结;3月底,金立工业园宣布裁员万人;9月下旬,近50家中小供应商聚集金立总部维权,讨要欠款;2018年底,深圳中院受理了金立的破产清算申请。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3月21日,已通知558家债权人申报债权,共372家进行申报,经审查,认定金立债权总额173.59亿元人民币。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