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头到底如何赚钱?论做空的逻辑和策略

作者:华盛课堂

来源:美股情报局

短线赚一点股票下跌的钱不难,但通过精准做空某只股票大赚一笔难度却相当高,像利弗莫尔、索罗斯等通过做空成名的大佬更是少之又少,因为,做空是顶级高手的巅峰对决。


一、做空的基础逻辑:顺水推舟,或主动“狩猎”


成功的做空策略都是相似的,失败的做空各有各的不同。那么,那些成功的空头们,到底都是如何选择做空目标,又是如何成功狙击目标的呢?其实,主要有以下两种途径。

1. 利用公开风险

要做空一家上市公司,最简单的逻辑就是利用公开的风险。

所谓公开风险,就是市场公认会对上市公司股价产生影响的因素。比如企业业绩下滑、出现丑闻、面临新的强大竞争者、企业折价配股等等。

虽然听起来很容易,但是执行起来却并不简单,因为这种方式最讲究一个字,那就是“快”。只有获取消息快、卖空速度快、平仓也够快的投资者才能持续赚到公开风险暴露时股价下跌的差价。

而速度不够快的投资者,当你收到消息准备卖空之时,可能股价已经差不多跌到位了,或者即使没跌到位,也很难再借到股票并及时卖空了。

2. 利用非公开风险(信息不对称)  

小空头通过快速评估公开风险赚钱,而有实力的大空头,则通过寻找、调研和揭露市场未知的风险来赚钱,这才是“大肉”。

什么是市场未知的风险呢?例如,股市上从来不缺的财务造假、欺诈等,都是通过公开信息无法获知的。而做空最大的难点,便是研究一家上市公司时,不仅需要看它对投资者说了什么,更要重点关注它是否隐瞒了什么。因为已知的风险,哪怕再严重,也有底线和边界。但未知的风险,会让人心里没底,这才是最可怕的。

因此,发现一家企业在重要问题上遮遮掩掩,甚至是刻意造假,都是很好的做空机会。做空机构往往就喜欢盯着这些企业,收集证据,然后向监管部门举报,向媒体曝光。

通过发现风险做空,在选取目标时也有技巧,选择大众不够理解的行业,相对更容易成功。美国做空机构为什么最喜欢做空中概股?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们看准了美国投资者对中概股的不理解。人的本能是害怕不确定性,对于不理解的行业,任何一个小问题都可能引起恐慌,持股者内心很难坚定。巴菲特曾经拒绝投资高科技行业的股票,就是因为他不理解这个行业。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尽量排除股权高度集中和空头高度集中的个股,前者要么是大股东集中持有,要么是投资机构抱团重仓,非常难做空,贵州茅台的股价为何如此坚挺?其实就是基金抱团重仓,大家一致看齐坚决不卖,这种股票你自然没有办法做空。而后者意味着空头头寸达到拥挤的地步,很可能出现“轧空”现象,股价稍微一拉,很多空头就爆仓了,不得不买入股票平掉做空头寸,空转多则进一步拉升了股价。


二、正式狙击:兵不厌诈


找到了风险和做空机会,接下来就是正式出手了,大空头们在这个阶段,往往会采取多种策略,来提高成功率并放大收益。最常见的策略就是敏感度策略、反差度策略和关联度策略。

1. 敏感度策略

敏感度,就是当下市场和投资者对一个问题的关注程度,市场关注度越高,敏感度就越高。通常人都有一种错觉,越关注的东西,越觉得它重要,一个小问题,一旦关注度上升,其影响就会被放大,更容易导致恐慌。

做空机构瞅准了这点,在曝光某一类问题时,往往会集中在某一个时间段,或者集中打击某一类公司。有实力的做空机构会单独行动,更多时候则是多家机构达成默契,或者结成联盟,布局设阵,借用媒体传播,营造出风声鹤唳的氛围。而当这些空头瞄准了多家企业时,往往会先打击实力较弱的一家,先把问题曝光提高敏感度,再逐一击破实力强的同类企业。我们常听到的境外资金 “阴谋做空中国”的说法,虽然有些夸张,但还真是有迹可循的。

理解了大空头的这个常用招数,普通的做空者就可以“借势”行动,或迅速跟着做空,或借助当下市场的敏感问题,寻找相关联的公司,大机构吃到肉,小空头也不难跟着喝口汤。

2. 关联度策略

如果说敏感度策略是从外围突击,那关联度策略就是从内部突破。

关联度是什么?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问题与其他问题是否存在关联,类似于医学上的传染性。一个关联度很强的问题被暴露,意味着在其他相关联的地方存在隐患的可能性大大上升,这就可能引发连锁性的恐慌反应。

拿危机公关史上的经典案例—强生泰诺胶囊中毒的案例来举例说明。当第一个因为服用泰诺胶囊而致死的案例出现之后,它没有体现出很高的关联度,因为相对巨量的销量和用户群体,一个死亡案例并不说明什么。但是当死亡案例接连出现之后,问题就立刻变得复杂了,关联度急剧升高,于是恐慌性的连锁反应出现了:每一颗泰诺胶囊都有可能有毒、甚至强生其他的产品也可能会被怀疑,强生的股价也随之崩盘。

一般而言,越接近企业核心的问题,牵扯的面就越广,关联度就越高,越容易让投资者恐慌。所以,一些很厉害的商业调查公司,会不惜代价派出商业间谍,卧底到目标公司的核心部门,或者花高价从企业内部核心人员那里获得有价值的信息。

当然,即使没有来自源头的信息,如果下游的问题收集的足够多、足够广,也会让投资者确信这些问题的根源来源于企业的上游,让投资者相信存在未知的风险,也会有同样的效果。

敏感度策略和关联度策略,一个是从外围、用相同的问题打击不同的公司;一个则是从内部,用不尽相同的问题打击同一个公司,可以说是实实在在的内外夹击。

3. 反差度策略

除了敏感度和关联度,最常被利用的就是反差度策略。实际上就是俗话说的“期望越高、失望越大”。同样的问题,外界对你的期望越高,你的风险其实就越大。

制造反差度有两种常见的方法。一是明里唱多而实际做空,就是“捧杀”,先把你捧得很高,然后再狠狠的摔下来。另一个是参照对比,找一个相反的正面典型,把你塑造成反面典型,形成一个明显的反差。

当空头利用公开风险唱空一家公司的时候,有时会找一个相似的反面典型做参照,来压低做空对象的估值;但利用反差度策略的话,可能就会找一个相反的正面典型做参照,来形成一个很大的反差,比如某某企业业绩比该公司更强,已经遭遇了某危机,一正一反之间,所追求的效果却是相同的。

看完以上的内容,你可能会觉得做空没有那么难,但知道这些还不够,做空也需要控制成本,失败了也得知道如何快速撤离。融券成本高昂、收益风险不成正比的特点使得沽空不宜长线作战。忽略沽空与做多在持仓成本,潜在收益率和波动风险方面的巨大差异,是大部分做空操作被烫屁股的主要原因。


三、总结


对于做空投资来说,可以从公开风险、主动寻找风险点入手,也利用投资者对上市公司的不不理解,发现做空的机会。其次在执行做空时,可以运用敏感度策略、关联度策略、反差度策略来提高胜率和放大收益。但做空也需要有风险意识,严格控制成本且避免长线作战,讲究顺水推舟,落井下石,灵活作战。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