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VS特朗普:下任美国总统将如何影响油市?

作者:Ellen R. Wald 

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

美国的政策会对石油价格产生巨大的影响,无论是在供应还是需求方面。

原因是:在疫情之前,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和消费国;美国的外交政策决定也会影响外国的石油生产和贸易。

WTI原油期货周线图,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鉴于这种对石油市场的重大影响,交易员必须关注美国总统大选将如何影响该商品的生产和价格。美国大选定于11月3日举行,现任总统特朗普和前任副总统拜登之间的首次总统辩论定于9月29日周二。

如果特朗普得以连任,预计联邦政府将继续对美国国内石油和天然气生产采取相同的政策。另一方面,如果拜登成为总统,美国联邦政府在油气生产方面的政策可能会完全改变,但目前尚不完全明朗。

谈到能源政策,拜登的立场并不向来一致。他曾表示,想结束化石燃料的使用,并实施“绿色新政”;但他也说过,绝对不会禁止水力压裂。

如果拜登澄清他的立场,我们将有更多的了解;但即便如此,情况也会很复杂,因为候选人在竞选活动中所作出的陈述,并不总是和他们当选后的政策一致。例如,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是一名石油商,被认为是石油工业的朋友,但是到环保主义者奥巴马的任期,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工业才迎来了真正的繁荣。

在选举日来临之前,我们将在专栏里根据获胜的候选人来探讨美国油气生产(和需求)所面临的可能情景。

如果特朗普连任,交易员会预期美国将沿用当前的外交政策。阻止伊朗和委内瑞拉出口石油和天然气的制裁措施可能会继续甚至加剧。而拜登可能会制定另一种外交政策。他曾表示将对伊朗实施彻底不同的政策,但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包括放松对伊朗石油的制裁。

根据普氏能源资讯,8月伊朗的石油产量为195万桶/日。如果拜登获胜,伊朗可能将这看作是向市场投放更多石油的理由,无论是私下秘密投放,还是光明正大地投放。中国可能还会从伊朗处购买更多的石油。如果美国放松制裁,伊朗的其他客户,包括印度和韩国,亦可能会恢复从该国购买石油和天然气,但现在还不能指望欧洲公司也进入伊朗的石油市场。对于他们来说,伊朗仍然不是一个前景乐观的商业环境。

如果伊朗在拜登任职期间提高产量和销量,那么欧佩克的政策将受到影响。假如伊朗以此前的美国制裁给该国经济制造了很大的困难为由,要求获得产量超出配额的特殊待遇,那么欧佩克+的减产协议会面临破裂的风险。要是伊朗的石油在低迷的需求得以显著改善之前进入到市场,油价或进一步走低。不过,伊朗的石油生产恢复将需要一些时间,因此可以合理地假设,在伊朗的产量回升至350万桶或400万桶/日之前,需求有望出现大幅回升。

拜登的胜利还可能导致美国解除对委内瑞拉石油的制裁。但是,委内瑞拉的石油市场状况很差,以至于该国可能在一段时间之内都无法出口任何石油。过去几年,委内瑞拉石油行业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才逃离该国,令提高产量的努力进一步复杂化。

实际上,在委内瑞拉工业重新恢复之前,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伊朗原油和汽油出口到委内瑞拉。委内瑞拉也可能会引入大量的俄罗斯甚至中国的投资和人员,以帮助启动石油行业。即便石油市场供过于求,但由于委内瑞拉主要生产的是重质原油,所以如果其重返市场,仍然有很高的需求,甚至在美国市场也是这样。因此,尽管存在重大障碍(人才流失、费用、政府腐败、基础设施退化),委内瑞拉仍可能会吸引有关利益方参与到该行业的恢复。

本周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则政治新闻也引起了石油市场的关注。加州州长加文·纽瑟姆(Gavin Newsom)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拟从2035年开始,禁止销售燃油车。加州是美国最大的州,拥有约4000万人口。不过,这个行政令实际上没有听上去那么重要,因为纽瑟姆可能缺乏执行该行政令的权限,而且从现在到2035年之间,未来的州长很容易将该命令推翻。

此外,这也是一则不切实际的命令,因为加州的电网并不具备应对大量电动车用电需求的能力。虽然该行政令可能会被其他州效仿,但除非汽车制造商开始调整策略、对该行政令作出回应,否则原油交易者无需过度解读。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